<xmp id="p475b">
    <p id="p475b"><delect id="p475b"><form id="p475b"></form></delect></p>

  • <wbr id="p475b"><output id="p475b"></output></wbr>

      1. 網站地圖
      2. 設為首頁
      3. 關于我們
      ?

      拜登時期美歐關系走向及對華影響

      發布時間:2022-08-24 14:26
      摘 要 I
      ABSTRACT II
      緒 論 1
      0.1 選題背景和意義 1
      0.1.1 選題背景 1
      0.1.2 選題意義 2
      0.2 研究現狀 3
      0.2.1 國內研究現狀 3
      0.2.2 國外研究現狀 7
      0.3 研究方法 12
      0.3.1 文獻分析法 12
      0.3.2 歷史分析法 12
      0.4 難點和創新點 12
      0.4.1 難點 12
      0.4.2 創新點 12
      1二戰后美歐關系的演變 14
      1.1 美歐關系的發展歷程 14
      1.1.1 美國逐漸控制西歐(20 世紀 40 年代末-20 世紀 60 年代) 14
      1.1.2西歐探索獨立自主的道路(20 世紀70 年代-20世紀 80年代)..15
      1.1.3美歐合作逐漸深化(20 世紀90 年代---奧巴馬時期) 16
      1.2特朗普政府對于美歐關系的破壞 17
      1.2.1 美歐經貿關系遭受重創 17
      IV
      1.2.2 美歐結構性矛盾突出 18
      1.3特朗普政府弱化美歐關系的影響 19
      1.3.1 歐盟對美國的信任感大幅減弱 19
      1.3.2 歐洲戰略自主傾向愈發明顯 20
      2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原因和舉措 21
      2.1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原因 21
      2.1.1美國意圖重振國際領導力 21
      2.1.2美國試圖爭取歐盟配合其外交政策 22
      2.1.3美國企圖拉攏歐盟進一步展開對華戰略競爭 23
      2.2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舉措 24
      2.2.1 重申美歐共同的價值觀 24
      2.2.2重視北約在美國對外戰略中的作用 25
      2.2.3在國際事務中回歸多邊主義 26
      2.2.4加快與歐盟在對華政策上達成共識 27
      3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對中國的影響 28
      3.1促進美國與歐盟在對華政策上達成共識 28
      3.1.1美歐認為中國崛起挑戰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 28
      3.1.2美歐在人權問題上指責中國 29
      3.1.3美歐反對中國主導數字技術和相關產業 30
      3.2中歐關系將受到美國牽制 31
      3.2.1 美國將影響歐盟的對華認知 31
      3.2.2歐盟將進一步防范中國的經濟和科技競爭 32
      3.2.3歐盟將在地區熱點問題上配合美國 32
      3.2.4俄烏沖突為美歐合作提供新的契機 34
      V
      3.3 中國將面臨更大的戰略壓力 34
      3.3.1 美國將利用北約遏制中國 34
      3.3.2 美歐可能構建新的協調機制 35
      3.3.3美歐推出基建計劃以對抗“一帶一路”倡議 36
      4中國應對美歐關系重塑的戰略選擇 37
      4.1 冷靜看待美歐涉華協調 37
      4.1.1 管控中美競爭的烈度 37
      4.1.2 促進中歐務實合作 39
      4.2推動構建中美歐三邊互動機制 39
      4.2.1 尋找中美歐三方的利益交匯點 40
      4.2.2 積極支持歐盟“戰略自主” 40
      4.3繼續推動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41
      43
      參 考 文 獻 45
      致 謝 50
      攻讀學位期間發表論文以及參加科研情況 52

      VI 0.1 選題背景和意義 二戰后,美國通過馬歇爾計劃等措施扶持西歐,為西歐國家的經濟復蘇和戰 后重建做出了巨大貢獻。同時,美國也積極拉攏西歐成為其對抗蘇聯的堅定盟友。 蘇聯解體后,美國一躍成為唯一的超級大國,歐洲國家的支持和協助是美國在冷 戰后塑造世界秩序的重要基礎。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 任美國總統后,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實施了一系列單邊主義政策,不僅將中 國視為其戰略競爭對手,對于美國的傳統盟友也頻頻出擊。特朗普認為美國的盟 友削弱了美國,因此在他執政時期,美國迫使歐盟在經貿問題上做出讓步,并讓 北約成員國分擔更多的防務費用。2021年1月20 日,新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 上任后,明確提出修復與盟友的關系、恢復美國的領導力是本屆美國政府外交政 策的核心訴求,這包括在安全、技術、環保和價值觀等多個領域緩和美歐關系, 歐洲盟國對于美國的回歸也表示歡迎。
      0.1.1 選題背景

      當前,國際格局正在經歷著深刻的調整與變革。以美國為主導的自由主義國 際體系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期間遭到嚴重破壞。隨著世界多極化深入發展,中國 等發展中國家的力量顯著增強。曾經的超級大國——美國的實力卻有所下降,國 際格局東升西降的趨勢愈發明顯。拜登就任總統后,多次宣稱“美國回來了”, 旨在表達新一屆美國政府對歐洲盟友的重視,因此未來美歐關系的走向將成為影 響國際格局發展變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時,反復聲稱現有的國際體系對于美國“不公平”。商 人出身的特朗普在處理國際事務時帶有鮮明的重視經濟利益的色彩。在經貿領域, 特朗普不僅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對于歐洲盟友也重新談判貿易協定。除此 之外,特朗普政府還施壓德國放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美歐關系因此急轉 直下。
      近年來,美國戰略界認為中國崛起從根本上改變了國際力量的平衡。因此, 特朗普任內對華政策的進攻性明顯增強。拜登上臺后,致力于團結盟友一同應對 中國日益上升的影響力。因此,修復跨大西洋關系是拜登任內的重要任務。首先, 拜登政府重新重視北約組織在其對外政策中的作用, 2021 年 6月 14日,北約在
      1
      布魯塞爾總部舉行會議,會議達成的聯合公報明確將中國定位為北約的“系統性 挑戰”。
      ①這表明北約正在逐漸被美國納入對華戰略競爭的軌道;其次,在意識形態 領域,拜登力主召開“全球民主峰會”,他希望通過“全球民主峰會”表達美國 將與盟友和伙伴站在一起,打擊網絡攻擊、虛假信息、數字威權主義等民主國家 面臨的新威脅,并重新強調人權和民主價值觀;然而,將中國定義為系統性挑戰 并不意味著歐洲視中國為當前最嚴重的威脅,從歐洲傳統的地緣政治角度來看, 歐洲國家和北約組織的主要安全關切是俄羅斯,并且公報也強調歐洲應當與中國 保持建設性對話,并在諸如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對華接觸。
      在中美關系持續低迷的背景下,美歐關系的復蘇對于中國的影響至關重要。 美歐之間有著相同的意識形態,相似的政治制度和深厚的歷史淵源。若美歐協調 其外交政策,在對華問題上達成一致,將會對中美關系和中歐關系產生直接影響。 備受矚目的《中歐投資協定》因中國對歐盟的制裁而暫時凍結,這也為美國進一 步拉攏歐盟提供了契機。雖然拜登試圖重新擁抱歐洲,但他更加注重的是服務于 美國的中產階級外交,盟友被視為提升美國影響力和競爭力的工具。與此同時, 近些年歐洲“戰略自主”的意識愈發清晰,對于美國的建議也未必言聽計從,遭 到破壞的美歐關系在短期內不可能恢復如初。因此,美國的“聯歐制華”戰略能 否奏效還有待觀察。


      0.1.2 選題意義
      目前,中美歐戰略大三角的演進是學界關注的重要議題之一。美歐關系如何 發展將直接影響到未來的中美關系和中歐關系。拜登上臺之后,改變了特朗普輕 視盟友的態度,這使中美歐三邊關系日趨復雜。
      第一,特朗普雖然未能連任總統,但其對華政策的主要內容卻被拜登政府所 繼承。中美在全球層面的博弈未來將會影響國際關系的變化和國際秩序的重組, 中歐關系將直接受到中美戰略競爭的影響。因此,對于當前美歐關系的研究將有 助于把握中美關系未來的發展方向。
      ① Sabine Siebold,Steve Holland,Robin Emmott.NATO adopts tough line on China at Biden's debut summit with alliance[EB/01].
      https://www.reuters.com/world/europe/nato-welcomes-biden-pivotal-post-trump-summit-2021-06-14-html,2021-0 6-21
      2
      第二,研究美歐關系的走向有助于深入了解中美、中歐關系。在中美關系陷入低 谷的同時,中歐關系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歐盟對華政策雖承認中歐雙方存在合作 的領域,但也強調了雙邊關系在信息安全、科學技術和價值觀方面的競爭性。拜 登政府重振跨大西洋聯盟將使美歐在對華政策上更趨一致。因此,當前對于中美 歐三邊關系的研究更為迫切。
      0.2 研究現狀
      0.2.1 國內研究現狀
      (一)關于美歐關系的國內研究現狀
      國內學者對于美歐關系的研究有以下論述。中國人民大學的許海云教授寫作 的《鍛造冷戰聯盟---美國大西洋聯盟政策研究(1945-1955)》一書深入分析了 美歐聯合思想的源起、戰后美歐關系格局及其變化和美國外交政策的轉變等問題。 許教授認為,戰后初期美國聯盟政策的思想淵源有兩點,即歐洲聯邦主義與美歐 聯盟思想。美歐聯合思想是在歐洲聯邦主義的基礎上,伴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 開端及其演進而成長起來,為戰后美歐雙方的政治、經濟與安全融合打下了堅實 的思想基礎。①南開大學劉豐教授撰寫的《聯盟與國際秩序》一文探討了聯盟在 國際秩序形成和演變過程中的作用方式與機制。文章認為美國盟友與美國關系的 緊密程度取決于地緣利益的重要性和國內政治兩個因素,并且分析了聯盟對于維 持兩級體系的作用和在美國單極霸權下美國與盟友之間產生矛盾的三方面原因, 即利益需求差異、成本負擔矛盾和戰略承諾模糊。②外交學院的凌勝利教授撰寫 的《修復聯盟關系:拜登政府的重要任務》一文論述了美國修復聯盟關系的重點 即修復美歐關系、整合亞太聯盟以及推動五眼聯盟轉型。③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 的崔洪建研究員撰寫的《歐美關系將會修復還是重塑》一文認為重塑歐美關系更 符合當前雙方的政治現實并且探討了雙方將會在經貿領域、抗擊疫情和氣候變化 等多邊事務上重啟合作。同時,文章也指出即使短期內美歐關系有所改善,也難 掩雙方政治基礎薄弱的的事實。特朗普任內對于美歐雙邊關系的破壞難以在短時
      ①許海云.鍛造冷戰聯盟一一美國大西洋聯盟政策研究(1945-1955) [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7:1-41
      ②劉豐.聯盟與國際秩序[J].當代美國評論,2019(3) :3-19
      ③凌勝利•修復聯盟關系:拜登政府的重要任務[J].世界知識,2020(12):53-55


      3
      間內恢復如初。①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的胡黌發表的《拜登任期,歐洲尋求重塑 跨大西洋關系》一文認為歐美關系已回不到過去,雖然拜登表示要修復與歐洲盟 友的關系,但諸如北約國家軍費開支、美歐貿易逆差和“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 等問題仍然是美歐利益分歧的重點領域。在對華態度上,不同于美國對中國敵視 的態度,歐洲雖認為中國是日益上升的競爭對手,但同時也認識到與中國的關系 是多面性的。未來在中美歐三邊關系中,歐洲人將更多地基于自身的利益和價值 觀行事。②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周琪寫作的《歐美關系的裂痕及發展趨勢》 一文分析了冷戰后歐美關系的演進歷程并列舉了歐美政策分歧的案例。文章還列 出了特朗普在任總統期間的單邊主義行為對于美歐關系的破壞,美歐雙方追求的 安全和經濟利益的差異將導致未來美歐關系的裂痕進一步加深。③中國國際問題 研究院研究員金玲發表的《歐美關系重塑:構建從盟友到伙伴的新平衡》一文指 出了維系大西洋關系的三大支柱,即以北約為核心的安全支柱、以多邊主義為基 礎的國際規則支柱和以共同利益與價值觀為基礎的身份認同支柱。雖然拜登就任 總統后有意回歸多邊主義,恢復與歐洲盟友的關系,但是歐美間的戰略疏離感已 成事實,歐洲追求戰略自主已成為其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因此歐美關系總體繼 續呈弱化的態勢,雙邊關系將從傳統的盟友關系走向日趨平衡的伙伴關系。④金 玲的另一篇文章《跨大西洋關系:走向松散聯盟》一文則指出美歐矛盾具有內生 性特征,分別是:“國際地位和力量特性不同決定雙方單、多邊主義的觀念之爭、 參與全球化程度及治理模式不同決定雙方在貿易問題上的立場不同和美歐安全 利益偏移增加了雙方安全責任分擔的矛盾”。⑤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孫成昊和董一凡撰寫的《美歐競爭新動 向:同盟框架下的博弈與前景》一文分析了美歐在經貿領域和安全領域的分歧, 但也指出這種分歧不會超出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和價值觀的框架之外。文章還預測
      ①崔洪建.歐美關系將會修復還是重塑J].現代國際關系,2020(12): 13-14
      ②胡黌.拜登任期,歐洲尋求重塑跨大西洋關系J].世界知識,2020(12):52-53
      ③周琪.歐美關系的裂痕及發展趨勢[J].歐洲研究,2018(6):83-105
      ④金玲.歐美關系重塑:構建從盟友到伙伴的新平衡J].國際問題研究,2021(2) :49-67
      ⑤金玲.跨大西洋關系:走向松散聯盟J].國際問題研究,2018(4):34-48
      4 了美歐關系的發展對于中國的影響,即歐洲游走于中美之間、中美歐三足鼎立和 美歐聯手對華。①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的《美國藍皮書:美國研究報告 (2019)》中的一篇文章《跨大西洋關系現狀及其發展前景》分析了跨大西洋關系 可能的發展前景——弱化的美歐關系和強化的美歐關系,而這兩種關系變化又對 應著四種可能的圖景。在弱化的美歐關系下,若歐盟內部凝和獨立于美國,并實 施不同于美國的政策,則會出現歐盟超級大國;反之若歐盟內部無法和解,在面 對美國立場和政策時歐洲內部出現分裂,則會出現分裂的美歐關系。在強化的美 歐關系下,若歐洲與美國合作順利,順從美國的政策和偏好,則會出現美國霸權; 反之若歐盟核心成員國和美國保持緊密關系,歐盟內部則會出現分化。②

      (二)關于中歐關系的國內研究現狀
      國內學者對于中歐關系的研究也頗有成果。張利華、史志欽主編的《中國與 歐盟關系研究》一書認為自歐盟成立以來,歐盟委員會對華的政治態度先后經歷 了建設性伙伴、全面伙伴、全面戰略伙伴關系之成熟伙伴、全面戰略伙伴關系之 競爭與合作伙伴四個時期。中歐在許多重大國際政治問題上有共同的利益和主張。 如促進國際關系民主化、加強聯合國的作用、建立多極化的世界格局、消除貧困 和打擊恐怖主義等。然而,由于雙方在歷史傳統、社會制度和價值觀念等方面存 在較大差異,所以,雙方在積極發展關系的過程中難免出現矛盾和摩擦。③ 張永安、楊逢珉所著的《歐盟對華政策及中歐關系》的第五章闡述了 20 世 紀 90 年代以來的歐盟對華的經貿政策。主要表現在:支持中國參與國際事務、 高度評價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關注中國的人權發展和加強同中國的科技合作。 該文章指出歐盟追求的首要目標是:穩定在外交政策和安全方面同中國的關系, 支持中國進一步改革,幫助和支持中國的可持續發展,同貧困現象作斗爭,在實 行法制和尊重人權方面同中國政府合作。④復旦大學中歐關系研究中心發布的《歐 洲對華政策報告》(2020)總結了歐盟的對華政策。該報告認為新冠疫情促使歐 盟意識到中國在應對全球性挑戰時作為合作伙伴的重要性并促使歐盟追求現實
      ①孫成昊,董一凡•美歐競爭新動向:同盟框架下的博弈與前景[J].當代美國評論,2020(2):101-121
      ②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美國藍皮書:美國研究報告(2019) [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 214-230
      ③張利華,史志欽•中國與歐盟關系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岀版社,2012:89-104
      ④張永安,楊逢珉•歐盟對華政策及中歐關系[M]北京:時事岀版社,2012:132-164

      5
      且一致的對華政策。未來歐盟將按不同議題對中國進行不同的戰略定位并在對華 政策上尋求與美國的協調。①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的孫海泳撰寫的《美歐對華科 技遏制與美歐跨大西洋合作》一文論述了美歐在對華科技產業政策領域存在一定 共識,并分析了美歐遏制中國科技產業的發展前景。②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的《國際形勢黃皮書: 全球政治與安 全報告(2021)》中有一篇文章題為《大國關系與國際秩序》,該文認為中歐關 系合作大于競爭,在美國收縮國際義務的同時,中歐均奉行多邊主義的價值觀念, 一帶一路倡議為中歐合作提供了新的平臺,而疫情大流行又為中歐合作提供了廣 闊空間。該文章還指出美歐關系對中歐關系有顯著影響,美國不僅是中美關系惡 化的始作俑者也是大西洋裂痕的制造者,未來中歐關系走向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 國對于跨大西洋關系的調整。③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的孫成昊和董一凡撰寫 的《拜登任內美歐同盟關系走向及其戰略影響》一文認為拜登執政后美國將聯手 歐盟在部分領域向中國施加壓力。一方面,美歐可能會在科技領域強化對華封鎖, 利用雙邊或多邊合作框架,乃至以“民主國家”或“志同道合的伙伴”構建新的 合作協調機制;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可能會改變對華競爭的方式。從特朗普時代 的抹黑、制裁中國轉向解決美國的國內問題,提升自身的綜合實力。同時文章認 為歐盟在對華問題上將努力保持獨立的政策取向,中歐雙方仍有較大合作空間并 保持合作加競爭的相處模式。④
      綜上,國內學者對于美歐關系和中歐關系的看法主要集中于以下三點:第一, 拜登上任后,重塑美歐關系是其任期內的重要任務。但是特朗普執政期間美歐關 系已遭受重創,雙方合作基礎大大削弱,短期內不可能恢復如初。第二,過去中 國和歐盟曾是密切的合作伙伴。然而,隨著中國實力的上升以及中美關系惡化, 中歐關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響,雙方在人權問題和新興技術等領域出現了一
      ①復旦大學中歐關系研究中心,上海歐洲學會.2020年歐洲對華政策報告[R].2021(3):4-8
      ②孫海泳.美歐對華科技遏制與美歐跨大西洋合作[J].宏觀經濟管理,2020 (8) : 84-90
      ③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形勢黃皮書: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2021) [M].北京:社會 科學文獻出版社,2021:18-32
      ④孫成昊,董一凡.拜登任內美歐同盟關系走向及其戰略影響[J].美國問題研究,2021 (1) : 193-211
      6
      些分歧;第三,拜登可能聯手歐盟對華施壓,甚至與盟友組建新的協調機制。因 此,未來歐盟如何與中國發展關系將受到拜登政府的壓力。

      0.2.2 國外研究現狀
      (一)關于美歐關系的國外研究現狀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教授斯蒂芬•沃爾特(Stephen M.Walt)所著的《聯 盟的起源》 (The Origins of Alliance) 探討了影響聯盟建立的因素,如意識形態、 對外援助和跨國滲透。沃爾特認為國家結盟以制衡威脅而不僅僅是制衡實力。面 臨外部威脅的國家將與其他國家結盟,以反對構成威脅的國家。實力的分配是影 響威脅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威脅的水平受到地緣的毗鄰性、進攻能力和被認 知的意圖的影響。具有威脅性國家的綜合實力越強大,其他國家結盟進行反對的 可能性越大。由于國家制衡威脅,因此美國能創造和維持一個全球性的聯盟,該 聯盟的能力遠遠超過冷戰時期的蘇聯及其盟友。①
      此外,一些智庫的學者對于美國和歐洲盟友的關系進行了深入分析。例如, 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研究員泰德• R •布隆德(Ted R.Bromund) 和丹尼爾•科奇斯(Daniel Kochis)撰寫的《2021年美國對歐政策的五大優先事 項》(The Top Five U.S. Priorities for European Policy in 2021)列舉了美國對歐洲 政策的五個優先事項,分別是:締結美英自由貿易協定、維持并提升北約的威懾 力、共同面對新冠疫情的挑戰、一致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和確保美國和歐洲盟友 不游離于“三海倡議”之外。②傳統基金會的另一篇研究報告《美國為何需要大 西洋戰略》(Why the United States Needs an Atlantic Strategy)認為大西洋戰略的最 終目標是在該地區營造一個繁榮、安全和穩定的環境,為美國在全球實現其戰略 目標提供保障。該策略的短期目標是保持美國享有舒適的地緣政治現狀。長期目 標是遏制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對抗性非國家行為者在整個大西洋地區尋求更大的 影響力。為了使美國實現這個目標,其政策必須以大西洋地區的五個戰略主題為 基礎。這些戰略主題可以簡稱為五個"S”,即Stability> Security> Serenity> Sovereignty和Success。該報告認為,美國有能力實施有效的大西洋戰略,所需
      ①斯蒂芬•沃爾特•聯盟的起源[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17-40
      ②Ted R.Bromund,PhD,and Daniel Kochis.The Top Five U.S. Priorities for European Policy in 2021[R],The Heritage Foundation,January 13,2021:1-7

      7
      要的是政治意愿和實現這些目標的方法。①歐盟安全研究所(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出版的《如何拯救跨大西洋關系》(Turning the Tide—How to rescu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認為國際體系進入新的權力交接時期, 不確定因素和不穩定因素增多。在此背景下,新冠疫情大流行加速了該進程,導 致包括跨大西洋關系在內的共同體分化。對于關鍵基礎設施、供應鏈和新型武器 的依賴正在加速推進民主國家的內部危機。這些新的威脅正在塑造著未來,同時 也加劇了美歐地緣政治的脆弱性。在該著作中,作者還認為跨大西洋關系中的離 心力有其結構性原因且不容忽視,但是跨大西洋主義和歐洲戰略自主并非互相排 斥的地緣政治概念。因此,當前美歐之間的主要任務應是圍繞互補原則,重新平 衡大西洋兩岸的關系,將美國和歐盟之間的關系重塑為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②而 該機構出版的另一部著作《歐盟與北約——關鍵的伙伴》 (The EU and NATO—The essential partners)認為跨大西洋關系是北美和歐洲安全與防務的基 礎,它維持了以規則為基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并概述了歐盟與北約合作的領 域,包括應對多樣化的威脅、海洋合作、網絡安全、防衛能力建設、國防工業研 究、聯合軍演以及彈性的伙伴關系等。③
      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Yale Law School Paul Tsai China Center)公 布的長篇智庫報告:《美國對華政策的未來:給拜登政府的建議》 (The Future of US Policy Toward China:Recommendations for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其中關 于美歐關系的部分這樣寫道:為開展跨大西洋合作,美國必須審慎地考慮對歐政 策。美國需要清楚地了解到許多歐洲官員目前對美國懷有不信任感。因此,美國 對歐洲的外交戰略必須致力于重建歐洲對美國的信任,包括相互間志同道合的感 覺以及真實的盟友關系。而且還必須認識到,美國和歐洲經常有利益上的分歧, 甚至有時還是強硬的競爭者。所以美國與歐洲盟友就共同的對華政策不太可能進 行全方位的合作,比較可能的合作領域包括經濟問題、技術問題、人權問題、氣
      ①James Jay Carafano,Why the United States Needs an Atlantic Strategy[R],The Heritage Foundation,December 23,2020:1-24
      ②Simona R.Soare,Turning the Tide—How to rescu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R],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2020:44-59
      ③Gustav Lindstrom and Thierry Tardy,The EU And NATO---The essential partners[R],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2019:5-11

      8
      候變化問題和重振國際體系。①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發 布的《第 117 屆國會中的美歐關系》(U.S.-European Relations in the 117th Congress) 一文承認美國領導下的北約與歐盟的合作有助于促進歐洲盟國的民主和繁榮,這 反過來也強化了美國的外交和安全政策、多邊貿易體系和美國全球領導力的可靠 性。預計拜登政府的許多政策將與歐洲的立場更加緊密地契合。拜登政府宣布與 多邊機構中的國際伙伴合作以應對諸如中國等相關問題的承諾將有助于緩解緊 張局勢,并重建與歐洲各國政府和歐盟的信任。同時,在北約防務開支、數字技 術、貿易爭端和數據隱私等方面美歐間的分歧可能還將持續。②

      (二)關于美歐關系對華影響的國外研究現狀 國外學者關于美歐關系緩和對中國產生的影響多有論述。美國戰略與國際問 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安德烈斯•奧 爾特加(Andres Ortega )撰寫的《美中競爭與跨大西洋關系的命運》(The U.S.-China Race and the Fate of Transatlantic Relations)認為雖然跨大西洋關系在 特朗普任內遭到破壞,但也分析了美歐在諸如價值觀和全球秩序、經濟和地緣政 治等方面具有利益一致性。③傳統基金會的詹姆斯• M •羅伯茨(James M. Roberts) 撰寫的一篇研究報告《拜登總統應領導七國集團應對共產黨中國的堅定立場》 (President Biden Should Lead a Firm G7 Stance Against Communist China) 一文認 為七國集團應捍衛基于市場的民主與經濟自由。包括拜登總統應推動七國集團抵 制中國主導全球機構的企圖、譴責中國是世界上空氣,水和土地污染最嚴重的國 家、反對中國對于維吾爾族的不人道待遇、敦促歐盟重新考慮與中國的投資協議、 支持七國集團與歐盟和日本合作制定一項改革世界貿易組織的計劃和推進美英 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④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發布的研究報告《美歐 對華合作路線圖》(A Roadmap for U.S.-Europe Cooperation on China)詳細闡述了 美歐共同應對中國的合作領域主要集中在:貿易和投資、技術標準和規則、人權
      ①Ryan Hass,Ryan Mcelveen,Robert D.Williams.The Future of US Policy Toward China:Recommendations for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R],Yale Law School Paul Tsai China Center,November 2020:20-24
      ②U.S.-European Relations in the 117th Congress,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R],January 22,2021:1-2
      ③Andres Ortega.The U.S.-China Race and the Fate of Transatlantic Relations[R].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April 2020:3-10
      ④James M. Roberts. President Biden Should Lead a Firm G7 Stance Against Communist China[R].The Heritage Foundation,February 19,2021:1-5
      9
      問題、氣候變化、全球公共衛生問題和國際體系改革。除此之外,還論述了達成 上述合作的主要路徑:承認特朗普政府對于美歐關系帶來的破壞、以長遠的目光 看待美歐關系、認識到重建歐洲的信任感和對華合作的能力需要一定的時間和達 成一種共識,即美國的領導作用源自其圍繞共同問題的召集、傾聽和動員各方的 獨特能力。①
      托斯滕•本納(Thorsten Benner)和湯姆斯•萊特(Thomas Wright)撰寫的一篇 文章《美國在歐洲和亞太地區的盟友與中國的關系》 (China's relations with U.S. allies and partners in Europe and the Asia Pacific) 指出美國應該以長遠的目光看待 未來的國際政治走向,為跨大西洋聯盟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做好準備。在 北約內部,美國應推動一場辯論,即中國在安全領域日益擴大的影響力對于歐洲 意味著什么,以及歐洲和北約應如何做好準備。文章還建議美國和歐盟應該和亞 洲的盟國一同為新興領域(如太空、計算機網絡、人工智能)制定標準和規則。 ②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撰寫的
      《中國的崛起和跨大西洋關系的未來》 (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Future of th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hip)一文認為中國的經濟政策與自由貿易體制不一致,中國 仍維持著大量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阻礙外國商品進入其國內市場,并且還要求 外國企業轉讓技術以留在中國市場。對于網絡空間問題,文章認為中國對待網絡 空間的態度不同于北美和歐洲的自由民主國家。在推進網絡主權原則的基礎上, 中國將互聯網視為自己管轄的空間而非開放的領域。作為國際發展的領導者,對 于安全問題,文章指出中國不斷增強的國力破壞了美國在亞洲領導的安全秩序, 中國軍隊的現代化,尤其是在航海領域已經開始打破地區的權力平衡;至于人權 問題,文章還分析了中國外交破壞了支撐大西洋伙伴關系的自由議程。“不干涉 別國內政”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之一,這一原則經常導致中國否決國際干預或其 他跨大西洋伙伴支持的自由主義目標。此外,中國的不干涉原則使其向侵犯人權 和腐敗猖獗的國家提供不附帶條件的貸款,從而破壞了北美和歐洲國家促進良好
      ①Paul Gewirtz,Ryan Hass,Susan Thornton,Rober Williams,Craig Allen,David Dollar. A Roadmap for U.S.-Europe Cooperation on China[R].Yale Law School Paul Tsai China Center,February 2021:2-9
      ②Thorsten Benner,Thomas Wright. China's relations with U.S. allies and partners in Europe and the Asia Pacific[R].Testimony to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April 5,2018:1-6
      10
      治理和保障人權的希望。因此,美國應支持歐洲的團結和穩定,因為一個混亂和 不穩定的歐洲將無法幫助美國應對世界各地的地緣政治挑戰。①
      2020 年 11 月,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 發布了一份報告《跨大西洋合作的具體議程》 (A Concrete Agenda for Transatlantic Cooperation on China),該份報告認為美歐盡管存在一些 分歧,但跨大西洋聯盟在捍衛基于規則的國際體系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報告還 呼吁美歐應加強團結共同應對中國不公平的貿易、不透明的投資和對他國的政治 干預。②歐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的薩姆•洛(Sam Lowe)研 究員撰寫的《拜登任總統對美歐貿易關系意味著什么》 (What would a Biden presidency mean for US-EU trade relations)一文闡述了拜登政府的任務是消除新 冠病毒大流行對國內經濟造成的沖擊。國內的政治壓力可能集中在重建醫療和公 共衛生等關鍵行業以及增強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上。拜登政府領導下的美國 對待中國的態度不太可能有所緩和。美歐關系面臨的最大挑戰仍然是如何應對中 國崛起的分歧。③2020年12月,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 出臺了一份研究報告《振興跨大西洋力量的戰略》 (Stronger Together:A Strategy to Revitalize Transatlantic Power),這份報告論述了美歐之間對于中國問題的分歧。 歐洲國家通過經濟和商業的視角看待與中國的關系,而華盛頓則將北京視為全方 位(政治,經濟,技術和軍事)的地緣政治競爭者。文章建議美國和歐洲只有共 同合作才能在貿易、技術和多邊參與中發揮必要的杠桿作用,以使中國遵守一系 列的國際規則。④
      綜上,國外學者對于如今的美歐關系及其對華影響的看法主要有以下三點: 第一,大西洋聯盟對于美國在世界上發揮領導力非常重要,美國應該重新重視歐 洲盟友在其外交政策中的作用,并在多領域恢復與歐洲的合作關系;第二,美國
      ①Jennifer Lind.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Future of th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hip[R].Chatham House,July 2019:2-16
      ②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A Concrete Agenda for Transatlantic Cooperation on China[R].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November 2020:24-35
      ③Sam Lowe.What would a Biden presidency mean for US-EU trade relations[R].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28 October 2020:1-3
      ④Torrey Taussig.Stronger Together:A Strategy to Revitalize Transatlantic Power[R].Harvard Kennedy School,December 2020:35-42
      11
      應同歐洲國家一同應對中國的挑戰,并且阻止中國主導新型領域的規則;第三, 美歐在對華問題上存在分歧,歐洲對美國能否修復盟友體系懷有疑慮。因此雙方 在對華合作方面尚有一定局限性。

      0.3 研究方法
      0.3.1 文獻分析法
      寫作本文的過程中充分查閱了大量的英文文獻和中文資料,并且利用圖書館 和互聯網搜集到了相關的智庫報告、評論文章以及專業著作。并對這些資料進行 整理和分析,使本文更加全面地展現從特朗普時期至拜登時期美歐關系的發展歷 程。

      0.3.2 歷史分析法
      本文研究的對象是拜登時期美歐關系的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對于中國的影響。 但鑒于美歐關系有較長的發展脈絡,因此,本文從特朗普時期的美歐關系入手, 通過梳理特朗普時代美歐關系的發展軌跡到拜登政府重塑美歐關系,并且結合當 今國際形勢的發展,進而分析對于中國的影響。

      0.4 難點和創新點
      0.4.1 難點
      第一,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還未完全展開。雖然拜登多次表示盟友對于美國 至關重要,但美國和歐洲對于中國不斷增長的綜合國力有不同的看法。在對華問 題上美歐也并非鐵板一塊,未來美歐關系會發展到何種程度仍有較大不確定性。 這將阻礙跨大西洋聯盟在對華問題上達成共識,歐洲對華政策的前景更加難以預 料,也增大了寫作的難度。
      第二,由于本文涉及到美歐關系、中美關系、中歐關系等多維度的研究,因 此對于各類文獻的梳理同樣是寫作本文的一個難點。除此之外,寫作本文需要追 蹤拜登政府對歐政策的進展,而且還要以一個宏觀的戰略視角來看待這個議題。 最后,本文還需要參考大量的英文文獻,對于筆者英文水平的要求較高也是一個 難點。

      0.4.2 創新點
      第一,本文的現實意義較強。拜登上臺正值新冠疫情蔓延全球,中美關系陷 入低谷之際。在此背景下,美歐關系出現緩和趨勢將直接影響國際局勢的發展和
      12
      美國的對華政策。因此研究當下美歐關系的變化對于今后中美博弈和中歐關系走 向頗為重要。
      第二,目前研究美歐關系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分析拜登修復美歐關系的方式和 日后雙邊關系的發展趨勢。然而,對于拜登修復美歐關系將對中國產生的影響及 中國應如何應對則少有涉及。此外,本文還分析了在美歐關系緩和的背景下中美 歐戰略大三角之間的變化則是另一個創新點。
      13

      1二戰后美歐關系的演變
      1.1美歐關系的發展歷程
      1.1.1美國逐漸控制西歐(20 世紀40 年代末-20世紀 60年代)
      美歐關系即跨大西洋關系,是當今世界重要的雙邊關系之一,是影響國際格 局發展變化的關鍵因素,也是維系大西洋聯盟的一根主要支柱。美歐關系是在二 戰時期英美同盟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形成的。二戰結束后,美國依靠歐洲盟友對抗 蘇聯并逐漸壯大了自己的實力,歐洲也倚仗著美國的安全保護進行了戰后重建, 并啟動了歐洲一體化,經濟實力和政治影響力得到快速提升。
      美國和西歐的聯盟與當時的國際形勢息息相關。戰后初期,西歐各國百廢待 興。為進行戰后重建,恢復國內政治經濟秩序,西歐必須依賴于美國的保護和援 助。在蘇聯事實上已經控制東歐的情況下,西歐的穩定則成為美國遏制蘇聯的戰 略基點。①1947年,美國提出“馬歇爾計劃”扶植西歐經濟復蘇,為控制西歐鋪 平了道路,也為日后西歐的經濟一體化奠定了基礎。隨著東西方對抗加劇,西歐 各國普遍認為蘇聯對自身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出于對自身的安全的擔憂,以英法 兩國為代表的西歐各國積極尋求聯合防衛以確保自身不遭受攻擊。美國出于對抗 蘇聯的考慮,也希望西歐國家組成一個聯合的網絡。因此,美國鼓勵西歐國家間 的密切合作。 1948 年,英國、法國、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簽訂了《布魯塞爾 條約》,美國對此表示支持,并有意將該條約納入北大西洋聯盟。 1949 年,北 大西洋公約組織在美國的倡議下成立。北約成立后,《布魯塞爾條約》的軍事機 構便并入了北約組織,為美國得以從軍事上控制西歐提供了便利。美國通過其在 北約的領導地位,逐漸增強了對西歐的政治和軍事干預。
      1950 年,法國外交部長舒曼(Robert Schuman)提出了建立歐洲煤鋼共同體的
      “舒曼計劃”,該計劃將魯爾的煤鋼資源置于法德兩國共同參與管理的聯合機 構之下,并向西歐所有國家開放,使之成為通向歐洲聯合的突破口。②1951年, 法國、西德、意大利、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簽訂了《歐洲煤鋼聯營條約》, 1953 年,第一批美國觀察員被派往歐洲共同體, 1956年,美國駐歐洲委員會代
      ①劉德斌.國際關系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354
      ②肖月,朱立群.簡明國際關系史(1945-2002) [M].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16:131
      14 表團在盧森堡正式成立。1957年,上述六國又簽訂了建立歐洲經濟共同體和歐 洲原子能共同體的《羅馬條約》,將行業的聯合轉變為國家間的聯合。1965 年, 六國簽訂《布魯塞爾條約》,該條約將煤鋼共同體、原子能共同體和經濟共同 體合并為歐洲共同體。出于自身的戰略利益,美國積極支持西歐聯合,并以此 為契機樹立了自己在西歐的領導地位。

      1.1.2西歐探索獨立自主的道路(20 世紀70 年代-20世紀 80年代)
      進入 20 世紀 70 年代,歐共體進一步擴大。1973 年,英國、愛爾蘭、丹麥 加入歐共體,大大增強了歐共體的政治經濟實力,提高了其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 力。隨著西歐各國經濟實力的上升,歐共體日益成為國際社會不可忽視的一股力 量,政治上的獨立自主傾向也漸漸顯露出來。此時的歐共體開始探索政治聯合, 試圖擺脫對于美國的依附,對外“用一個聲音說話”。法國在戴高樂總統的領導 下開始實施獨立的核政策,拒絕參加美國的“多邊核力量計劃”;聯邦德國總理 勃蘭特(Willy Brandt)提出“新東方政策”,改善了同蘇聯和東歐各國的關系。 西歐擺脫美國控制的呼聲日益高漲。面對這種情形,美國不得不調整對歐政策。 1974 年 6 月,北約成員國簽署了《大西洋關系宣言》,《宣言》強調北約成員 國有“共同的命運”,它們的共同防務是不可分割的,美國部隊繼續留駐歐洲, 對保衛北美和歐洲起著無法替代的作用。①《大西洋關系宣言》重申了美歐之間 的共同利益,調整了美國與歐洲盟國的關系。
      20 世紀80 年代,西歐一體化迅速推進。 1985年,歐共體首腦會議通過《歐 洲一體化文件》, 1986 年,西班牙和葡萄牙加入歐共體,歐共體成員擴大到 12 國。同年,歐共體各國首腦簽署了《歐洲統一文件》,歐洲一體化程度進一步加 深。與此同時,西歐開始在高新技術領域努力趕超美國, 1985 年,當里根政府 宣布投資實施“星球大戰計劃”時,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 提出“尤里卡”計劃,并號召西歐國家在諸如光電子學、大型電子計算機、高速 微電子學、高功率激光和粒子學、新材料和人工智能等尖端領域進行合作,建立 一個“歐洲工藝技術共同體”。②在防務方面,隨著美蘇關系出現緩和跡象,西 歐對于美國的防衛承諾抱有疑慮,深感建設防務能力的重要性。 1982 年,法國
      ①方連慶,王炳元,劉金質.國際關系史[C].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6:465
      ②方連慶,王炳元,劉金質.國際關系史[C].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6:588
      15 和西德決定成立安全-防務共同委員會協調兩國的防務政策。1987年,西德總理 科爾提出建立一支5000人的法德聯合旅。1988年,為應對美國從歐洲撤軍,法 德兩國決定建立“防務理事會”,制定安全領域的共同方案,進一步促進了西歐 的防務聯合,改變了防務完全依賴美國的局面。

      1.1.3美歐合作逐漸深化(20 世紀90 年代---奧巴馬時期)
      蘇聯解體后,美國和北約的軍事威脅基本消失,美國一躍成為唯一的超級大 國,但若要繼續維持與歐洲的伙伴關系,必須為其在歐洲繼續存在提供新的“合 法性”。1989年,美國總統老布什在北約特別首腦會議上提出“新大西洋主義”, 將北約、歐共體和歐安會改造成建設歐洲新秩序的三大支柱,并再次確認美歐是 重要的合作伙伴,此舉對日后美歐關系穩定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1990年,《跨 大西洋宣言》(The Transatlantic Declaration)宣告成立,美國與歐盟的合作以此為 基礎逐漸深化,并在多個層面啟動了定期的政治對話和高級別峰會。合作聚焦經 濟、科技、文化和教育等領域。1993 年歐盟成立后,歐洲一體化水平達到新的 高度, 美歐跨大西洋對話也日漸頻繁。
      克林頓擔任總統期間,美歐關系有了新的發展。1995 年,美歐在馬德里峰 會上通過了《新跨大西洋議程》(New Transatlantic Agenda NTA),該議程包含 美歐合作的四大目標: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維護民主與發展、應對全球挑戰和 加強經濟關系,并將美歐聯合行動的領域擴展到國際貿易、環境保護、安全、衛 生、教育和人道主義援助等,進一步確定了美歐關系今后的走向。1998年5月, 作為《新跨大西洋議程》的延伸,美歐在倫敦峰會上達成了涵蓋雙邊和多邊貿易 的跨大西洋經濟伙伴關系(The Transatlantic Economic Partnership TEP),確定 在貿易領域加強和擴大雙邊和多邊合作的一系列投資。在雙邊方面,跨大西洋經 濟伙伴關系解決了各種類型的貿易障礙,并在商品和服務領域簽訂了相關協議。 在多邊方面,美歐共同致力于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內進一步推動貿易自由化。 小布什政府上臺后,雖然美歐雙方因伊拉克戰爭產生分歧,但美歐經貿關系得到 進一步發展。2007 年 4 月,美歐在華盛頓峰會上簽署了《跨大西洋經濟一體化 框架協議》 (Framework for advancing Transatlantic Economic Integration) ,并成立 了跨大西洋經濟理事會(Transatlantic Economic Council,TEC),表明雙方今后在 貿易安全、金融市場、創新技術和知識產權等領域加強合作。
      16
      2008年,奧巴馬(Barack Obama)當選美國總統后,美歐關系處于一個新的 起點。雖然美國的戰略重點轉向亞太地區,但奧巴馬在上任半年內兩次訪問歐洲 向外界釋放出重視大西洋聯盟的信號。此外,奧巴馬政府在美歐協調與多邊合作 方面也表現出積極的姿態。 2013 年,奧巴馬在其國情咨文中宣布將與歐盟啟動 “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的談判,該協定重點解決市場規則、非關稅壁壘和監管法規。奧巴馬 政府希望打造美歐利益共同體以應對日益變化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
      1.2特朗普政府對于美歐關系的破壞
      數十年來,美歐同盟經歷了政治緊張時期、各種貿易爭端和安全局勢變化的 考驗。盡管美國與歐洲時常對于國際事務表現出不同的看法,但歷屆美國政府都 支持與歐洲發展穩定的關系,并將大西洋聯盟視為維護美國國家安全并擴大美國 全球影響力的重要方式。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 后,美歐關系急轉直下。特朗普對跨大西洋關系的理解植根于他對國際政治的零 和態度和重商主義觀念, 他公開質疑跨大西洋聯盟經濟和安全架構的基本原則, 這令歐洲盟友們深感不安。歐盟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歐政策已經動搖了美歐數十 年來的合作基礎,破壞了美歐對于雙方戰略利益的磋商機制,損害了大西洋兩岸 的凝聚力。許多歐洲領導人認為歐洲必須加強戰略自主,獨自應對國際格局的變 化。

      1.2.1 美歐經貿關系遭受重創
      20 世紀90 年代以來,由于經濟全球化進程加快,資本、人員、技術等生產 要素在全世界范圍內自由流動。美國和歐盟則是經濟全球化、貿易自由化的重要 推動者。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美歐日益加深的貿易投資關系成為維系跨大西洋經 濟關系的主要紐帶。但是自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后,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 推動極具保護主義色彩的貿易政策破壞了美歐之間穩定的經濟關系。特朗普將歐 盟視為競爭對手,甚至公開宣稱“歐盟是一個敵人”,并且對歐盟一直奉行的多 邊貿易體制表示懷疑。他將美國與歐盟及某些成員國的貿易逆差歸咎于歐盟,并 將減少貿易逆差和打擊不公平貿易行為列為優先事項,直接導致跨大西洋的經濟 和貿易關系遭受嚴重打擊。
      特朗普之所以將歐盟列為美國貿易行動的主要目標,其中的一個關鍵驅動因 素是美國在對歐貿易方面的巨額逆差。 2018 年 3 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對來自歐
      17
      盟的鋼鐵和鋁分別征收25%和10%的關稅,還多次威脅要對自歐洲進口的汽車和 汽車零部件征收高達 25%的關稅。這也招致歐盟對美國的煙草、威士忌等商品采 取報復措施。2019年10月,美歐貿易爭端進一步升級。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 室公布的征稅清單,美國對來自法國、德國的飛機征收 10%的關稅,對來自英國 的服裝征收25%的關稅。從而引發了歐盟與美國貿易關系的螺旋式下降。除此之 外,特朗普一再強調他傾向于雙邊協定而非多邊協議。作為“美國優先”政策的 一部分,特朗普政府不僅拒絕重啟已暫停的《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伙伴關系協定》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 的談判,反而在貿易問題上 對歐盟采取更激進的立場。2020 年,特朗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后,對參與 德俄北溪-2 號天然氣管道項目的企業實施制裁,此舉引發德國強烈抗議,直接 導致美德關系遭受沖擊。特朗普在對歐貿易問題上的政策削弱了大西洋兩岸的經 濟前景,損害了跨大西洋的政治關系,也破壞了基于規則的國際貿易體系。 1.2.2 美歐結構性矛盾突出
      美國和歐盟雖然是傳統盟友,但雙方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特朗普上任以來 推進極端利己的單邊主義外交政策,這令美歐結構性矛盾更加激化,也加劇了歐 盟對美國的離心傾向。突出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美國單邊主義訴求和歐盟多邊主義傾向的矛盾。多邊主義是歐盟對外 奉行的基本準則。歐盟及其成員國始終堅定支持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以 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在國際事務中,歐盟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時,希望利用 多邊機制深化與其他國家的合作。美國在特朗普執政時期頻頻退出一些國際組織 和多邊協定,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萬國郵政聯盟、《巴黎 協定》、《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和《伊朗核協議》等。特朗普政府雖然表示 美國會繼續參與多邊機構并發揮主導作用,但是并非對所有國際組織都一視同仁, 美國是否參與國際組織取決于其能否在維護美國國家利益方面發揮作用。這與歐 盟一貫主張的多邊主義背道而馳。

      第二,美歐看待中國崛起的視角不同。2017 年,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 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修正主義對手”,破壞了自中美建交以來美國對華政策 的基本原則。歐盟則反對以單一的地緣政治視角看待國家間關系。特朗普在任時, 美國國會和政府內的鷹派官員在國際社會上頻繁炒作“中國威脅論”,甚至動員 歐洲盟友加入反華陣線,這與歐盟的對華認知存在明顯差異。中歐之間已經建立 18
      起了包括政治、經濟、科技、教育和文化等領域的廣泛聯系。歐盟認為中國已經 深度參與國際事務,不僅國際影響力日益攀升,而且已經在應對全球性問題上發 揮了應有的作用。歐盟對于中國的憂慮主要集中在經貿往來的“不對等”,而并 不認為中國崛起對歐盟的整體利益構成威脅。

      第三,美歐對于防務義務的分擔產生較大爭論。特朗普政府對于北約的戰略 價值提出質疑。他一再表示美國承擔了不應有的跨大西洋安全負擔。 2018 年 7 月,特朗普出席北約峰會時指責大多數北約成員國的防務費用分攤比例過低。為 此,他要求北約成員國將國防開支增加至 GDP 的 2%,并以美國放棄對歐洲的安 全承諾相威脅。 2020年 6月,特朗普還批準削減9500 名駐德美軍的計劃,此舉 遭到德國和歐洲其他盟國的批評。為此,德國前總理默克爾曾表示:我們可以完 全依賴他人的時代已經結束,歐洲不能再完全依靠美國,歐盟必須準備好將歐洲 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①此外,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的地緣戰略中心逐漸偏向 印太地區,歐洲的戰略價值有所下降,雙方安全利益的不一致進一步加深了美歐 之間的分歧。

      1.3特朗普政府弱化美歐關系的影響
      1.3.1歐盟對美國的信任感大幅減弱
      美蘇冷戰終結之后,美國一躍成為全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并自居為全球的 領導者。特朗普之前的歷屆美國政府均秉持民主、法治和人權等價值觀,致力于 捍衛自由主義國際秩序,跨大西洋聯盟也鞏固了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然而, 特朗普政府的極端利己主義行徑惡化了與傳統盟友的關系,歐盟不得不重新審視 跨大西洋聯盟。 2020年初,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后,美國的國際形象持續惡化。 歐盟成員國民眾對于特朗普政府的信任迅速跌落。據皮尤民調顯示, 新冠病毒全 球大流行導致美國的國際形象直線下降,歐洲國家對美國有好感度的民眾比例達 到近20年來的最低水平②2020年6月26日,德國前總理默克爾接受英國《衛報》
      ①The Guardian.Angela Merkel:EU cannot completely rely on US and Britain any more[EB/01]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y/28/merkel-says-eu-cannot-completely-rely-on-us-and-britain-any-more-g7-talks,20 17.05.28
      ②Pew Research Center.U.S. Image Plummets Internationally as Most Say Country Has Handled Coronavirus Badly[EB/01].
      https://www.pewresearch.org/global/2020/09/15/us-image-plummets-internationally-as-most-say-country-has-han dled-coronavirus-badly/,2020.09.15
      19
      采訪時表示:世界其他國家不能再想當然地認為美國仍然渴望成為全球領導者, 需要相應地重新調整其優先事項。①
      從更廣泛的方面來看,美歐之間的爭端還體現在對于國際事務的不同理解。 雖然特朗普聲稱其對歐政策旨在確保歐洲盟友和合作伙伴有能力與美國共同應 對挑戰,但美國和歐盟對于雙方的合作領域出現了明顯分歧。特朗普頑固地認為 歐盟的一些政策正在損害與美國的關系。例如,在伊核問題上,美國認為歐盟沒 有充分認識到伊朗對于國際社會構成的威脅,呼吁歐盟配合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 在對華問題上,美國對于歐盟沒有追隨其禁用華為等中國電信公司的設備表示不 滿;在能源安全方面,美國曾多次利用北約峰會等場合表達對于歐盟能源安全的 關注,公開要求歐洲減少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并強調美國反對北溪—2 號項目。 此外,特朗普政府還擔心歐盟加強共同安全與國防政策和尋求更大程度的歐盟國 防一體化可能會阻礙美歐國防工業合作,跨大西洋關系跌落至歷史以來的低點。

      1.3.2歐洲戰略自主傾向愈發明顯
      美歐關系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時期面臨嚴重的信任赤字,所造成的直接 后果便是歐盟成員國對于戰略自主的呼聲愈發高漲,其中最明顯的便是歐盟成員 國加強防務自主。英國脫歐后,歐盟內部的向心力大大減弱,加之美國越來越多 地關注亞太地區,歐盟深刻意識到依靠美國的安全保護并不能完全確保自身的安 全。2016年6月,歐盟發布的歐盟全球外交與安全政策(A Global Strategy for the European Union's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強調歐盟應該在安全和國防領域獨 立發揮作用。該戰略認為:作為歐洲人,我們必須為我們的安全承擔更大的責任。 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并能夠阻止、應對和保護自己免受外部威脅。雖然北約的存在 是為了保護其成員免受外部攻擊,但歐洲人必須有更好的裝備、訓練和組織,并 在必要時自主行動。②2016年11月,歐盟成員國就三個高級別優先事項達成一 致,即預防和管理歐盟周邊地區危機、建立合作伙伴的能力和保護歐洲公民。從 這個角度看,英國脫歐可能加快歐盟在共同安全和國防政策下深化其軍事一體化 項目。2017年,25個歐盟成員國發起永久結構合作(Permanent Structured
      ①The guardian.Do not assume US still aspires to be a world leader,Merkel warns[EB/01].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jun/26/do-not-assume-us-still-aspires-to-be-world-leader-merkel-warns, 2020.06.26
      ②European Union.Shared Vision,Common Action:A Stronger Europe[R].A Global Strategy for the European Union's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2016:19
      20
      Cooperation PESCO)°2018年,歐洲議會批準“歐洲國防工業發展計劃”(EDIDP), 根據該計劃,歐盟將撥款 5億歐元支持國防產品與技術的研發和升級,加強歐盟 國防工業的自主性。2021年,歐盟啟動了約12億歐元的歐洲國防基金(European Defence Fund EDF),同年,歐盟創建了國防工業和航天總局(Director General for Defense Industry and Space DG DEFIS )以培育具有競爭力的國防工業。
      歐盟戰略自主的另一個表現還體現在其對華政策上。美國視中國為戰略競爭 對手,并認為中國一直在利用歐洲國家之間的差異分別與歐洲國家進行接觸。歐 盟對于中國的看法并不集中在地緣政治和亞太地區的安全問題,而是主要從經濟 利益的角度看待其與中國的關系。因此,歐盟并未效仿美國與中國進行全方位的 戰略競爭。在特朗普時代,美歐雙方關于對華政策的討論愈發激烈,這也導致歐 盟愈發傾向于獨立自主地應對與中國的關系。2019 年,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 德萊恩上任后強調維護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是歐盟外交政策的核心,并承諾領導 一個“地緣政治委員會”,該委員會將加強歐盟的國際地位,積極參與國際事務, 追求自身的利益。德國前總理默克爾警告歐洲人“不能再完全依賴美國”,法國 總統馬克龍也稱“北約已經腦死亡”,并敦促歐盟加快實現戰略自主。①相比美 國,歐洲更依賴與中國的貿易投資。雖然歐盟長期以來在全球事務中與美國保持 著緊密的合作關系,但歐洲國家并不想卷入中美之間的競爭,也不愿看到中美走 向全面對抗,歐盟更傾向于在中美之間尋求自身的利益平衡點。


      2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原因和舉措
      2.1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原因
      2.1.1 美國意圖重振國際領導力
      2020年,拜登(Joseph R. Bidenjr.)曾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寫《為 什么美國必須再次領導世界》 (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 ,其中明確指出: 美國必須重振自身的民主,必須向國際社會證明美國準備再次領導世界。②特朗 普反復無常的政策和未能堅持基本民主原則已經破壞了美國的民主聯盟,導致美
      ①Steven Erlanger.Macron Says NATO Is Experiencing “Brain Death”Because of Trump[EB/01]. https://www.nytimes.com/2019/11/07/world/europe/macron-nato-brain-death.html,2019.11.07
      ②Joseph R.Biden,Jr.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J].Foreign Affairs,2020,99(2):64-76
      21 國的軟實力大幅下降,并且威脅到了美國的安全和未來。拜登總統上任之初即提 出了他對美國外交政策的愿景:在國際社會上恢復美國的領導力并重新建立美國 的威望。拜登就職之后首次出訪即選擇歐洲也向外界表達了新政府對于歐洲盟友 的重視。
      美國的外交政策與其國內形勢密切相關,美國國內政治極化愈發嚴重,民主 共和兩黨斗爭日趨激烈,這將對于拜登政府施政形成強大掣肘。在外交政策上, 拜登將投入大量的資源,團結盟友共同應對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獨自面對的共同 挑戰,包括氣候變化、網絡安全、核擴散、跨國恐怖主義等。在民主黨人看來, 美國的聯盟是美國安全不可替代的基石,美國的盟友為美國提供了巨大的戰略優 勢,不僅體現在幫助美國在全世界發揮其大國的作用,還減輕了美國對外行動的 負擔。不同于特朗普的輕視盟友的態度,拜登注重與盟友的協商,歐盟也積極響 應拜登的主張。拜登不僅會修復聯盟,還會推動它為美國的利益服務。

      2.1.2美國試圖爭取歐盟配合其外交政策
      美國維持其全球霸權的重要戰略優勢之一是其遍及全球的同盟網絡。鑒于歐 洲各國軍事力量的差距,如果沒有美國的安全保護,歐洲仍無法徹底保障自己的 安全;同樣,如果沒有有效的美歐合作,美國也無法獨自解決它所面臨的所有問 題。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攀升,拜登政府意識到美歐必須構成堅強的防御核 心。由于冷戰后美國所主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已無法適應當前的國際格局,為 保持西方陣營在國際事務上的主導權,維系牢固的跨大西洋關系即是當下美歐共 同的利益。拜登是堅定的跨大西洋主義者,一直熱衷于打造堅固的跨大西洋同盟, 并致力于重建該聯盟。
      單就美國而言,一個迎合美國戰略需求的歐洲不僅是對抗中國的最佳合作伙 伴,也是美國調動其經濟、軍事和外交資源的重要戰略基礎。美國國務卿安東尼 •布林肯在其外交政策演講中聲稱:中國是唯一一個擁有政治、經濟、外交和軍 事實力并足以挑戰當今國際體系的國家,我們將應對 21 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挑 戰一一與中國的關系。①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我們正在主動設計一個 適合當今世界格局的新跨大西洋議程。跨大西洋聯盟基于共同的價值觀,但也基
      ① U.S. Department of State,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EB/01].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2021,03.03
      22 于共同的利益:建設一個更強大、更和平、更繁榮的世界。當跨大西洋伙伴關系 強大時,歐盟和美國都會更強大。是時候為當今世界重新制定跨大西洋全球合作 的議程了。①歐盟高級代表博雷利同樣表示:我們正向我們的美國朋友發出強烈 信號:讓我們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建立一種伙伴關系,為我們和世界各地的 公民帶來繁榮、穩定與和平。②目前,對華競爭已經逐漸占據美國外交政策的核 心地位,如果未來中美在亞太地區發生某種形式的對抗,歐盟的態度則至關重要。 美國希望歐盟在亞太問題上配合其對于中國的遏制,這不僅會大大降低美國對華 行動的成本,也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美國的壓力。因此,爭取歐盟對于美國對外 行動的配合是跨大西洋對話的關鍵議題。拜登政府將重新審視與歐盟的關系。也 將在美歐眾多的合作領域增強歐盟對美國的依附。


      2.1.3美國企圖拉攏歐盟進一步展開對華戰略競爭
      拜登政府應對中國的最佳策略是將歐洲盟友拉入反華戰線。拜登將在美歐共 同關心的領域積極與歐洲協商。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美歐致力于維護和改革以規 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并繼續在新興技術方面進行合作,推動數字化轉型, 保護關鍵新興技術和基礎設施。為了啟動這一議程,美國與歐盟搭建了新的合作 平臺。2021 年 6 月美歐峰會期間,美歐宣布成立美國-歐盟貿易和技術委員會 (U.S.-EU Trade&Technology Council,TTC),主要目標是通過增加跨大西洋貿易 往來和加大對新興技術產品與服務的投資力度,提高美歐在工業和技術方面的實 力,并且承諾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再平衡方面建立伙伴關系,以加強美國和歐盟 各自的供應鏈安全。2021 年 9 月 29 日,美國-歐盟貿易和技術委員會首次會議 在美國匹茲堡召開,雙方同意達成半導體供應鏈的跨大西洋合作。會后,美歐發 表聯合聲明,聲稱將以“民主價值觀”為基礎,深化跨大西洋經貿關系,協調解 決全球關鍵技術等問題,并宣布成立10 個工作組,主要涵蓋供應鏈安全、數據 治理和技術、出口管制和投資篩選等。該委員會的議程側重于技術標準合作、數 據治理、出口管制等敏感領域。美歐貿易和技術委員會的合作和交流將尊重雙方 不同的法律制度,在不損害美國和歐盟的監管自主權的前提下,進行技術、數字
      ①European Commission.EU-US:A new transatlantic agenda for global change[EB/01].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html,2020.12.02
      ②European Commission.EU-US:A new transatlantic agenda for global change[EB/01].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html,2020.12.02
      23
      問題和供應鏈等方面的協調,完善監管政策和執法合作,其內部的合作還將促進 數字治理的民主化。
      在防務政策領域,歐盟歡迎美國加入2017年啟動的永久結構性合作(The Permanet Structured Cooperation PESCO) 項目,并計劃就安全和防務問題開展專 門對話。這是美歐在安全和防務領域建立更緊密的伙伴關系邁出的重要一步,表 明美歐認識到歐盟安全和防務倡議對于跨大西洋安全至關重要。除了通過 PESCO 開展新的跨大西洋合作,北約內部也明顯加強了聯合防御的力度,特別 是北約通過國防創新保持其技術優勢,尤其對于人工智能、超高音速系統、量子 技術和生物技術等關鍵領域的新興技術加快研發進度,并且協調整個聯盟在創新 方面的政策,力求在保持強大軍事同盟的同時形成自身的競爭優勢。
      一個強大的歐洲符合美國和北約的利益。拜登執政期間,美國將積極與歐盟 在各個層面開展建設性對話,以提高歐盟對美的信任度。歐盟也將鼓勵美國對其 國防戰略采取積極支持的立場,為歐盟防務一體化提供具體幫助,并且積極加深 歐盟和北約之間的溝通交流,將歐盟戰略指南和北約戰略構想作為中短期協調的 切實途徑。


      2.2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的舉措
      2.2.1 重申美歐共同的價值觀
      拜登的外交政策與特朗普不同,他更多地關注多邊外交,試圖以更加積極的 姿態與其他國家合作。他上任后在外交政策方面的首要任務即是修復受損的美歐 關系。與此同時,他也主動向世界展示著他與前任總統不同的政策理念——重申 民主價值觀的重要性,并認為這是美國精神的重要象征。拜登在第一次外交政策 演講時喊出了“美國回來了”的口號,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是將美國的“價 值觀”重新引入美國外交;第二是將價值觀外交重新引入美國的聯盟結構。美國 的外交政策一貫由“美國國家利益”和“美國價值觀”兩個輪子推動。特朗普在 任時的孤立主義政策立場對美國的國際形象和全球聯盟體系造成重大打擊。修復 受損的國際形象和重新團結盟友是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急需解決的問題。
      拜登就職后,他不僅將全力消除特朗普主義給美國留下的消極影響,還要在 外交事務上回歸美國傳統的政策軌道。他的外交政策植根于對人權、民主、法治 和國際合作等西方傳統觀念的尊重。因此,拜登更強調以價值觀為基礎搭建外交 政策框架。拜登政府強調的價值觀外交主要涵蓋三個領域:首先,在政治軍事領域,拜登試圖在該領域建立“集體安全”;其次,在商業和經貿領域,拜登以“自 由市場經濟”為基礎,企圖建立排除中國的供應鏈,并意圖與歐洲國家組成科技 貿易聯盟;最后,在意識形態領域,拜登政府積極籌劃召開“全球民主峰會”, 將意識形態重新提上美國的外交議程。這三個領域編織的聯盟網絡不僅有助于恢 復美國的領導力,而且在對華談判時更易使美國處于優勢地位。

      2.2.2重視北約在美國對外戰略中的作用
      1949 年北約成立之后,美國一直是該聯盟無可爭議的領導者。歷屆美國政 府都認為美國對于北約的領導權是捍衛美國國家安全的基石。北約經過數十年的 發展,已由12 個成員國組成的區域性防御組織發展成為一個由30 個成員國組成 的政治軍事組織。然而,自從美國將中國視作其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之后,美國 在同盟體系中更加偏重日本、韓國等亞洲盟友的作用。特朗普在任時對于北約價 值和效用的公開懷疑在北約內部引起了成員國普遍的緊張。一些北約成員國認為 特朗普政府已經對北約內部的團結性和凝聚力造成損害,但是在未來與中國的競 爭中,美國必須確保大西洋地區的穩定。因此,恢復美國在北約的領導力對于拜 登政府非常關鍵,強大的跨大西洋聯盟對于美國也是一項重要的戰略資產。此外, 美歐擁有相同的價值觀,增強聯盟的團結性還有助于美國在全球范圍內展開與中 國的戰略競爭。拜登擔任總統期間,美國將重新注重在北約發揮領導作用,以使 北約能夠持續適應不斷變化的外部環境以及成員國的安全需求。此外,在做出影 響北約集體安全的決策之前,拜登將重視與盟友協商并考慮它們的利益。隨著美 國逐漸把目光轉向印太地區,拜登更愿意其他盟國在它們具有比較優勢的領域發 揮作用。美國國會也將支持拜登政府對于北約的承諾和投資,并已經逐漸認識到 一個團結的北約是美國發揮其實力的助推器,同時也有利于美國捍衛西方主導的 國際規則和秩序。
      然而,由于目前北約成員國對美國普遍存在不信任感,拜登恢復美國對于北 約的政治和軍事領導力也并非易事,這也限制了北約適應外部環境變化的能力。 中美大國競爭是當今時代的地緣政治特征,這對于北約 2030 議程也產生了影響。 2021 年 6 月14 日北約峰會召開后,北約公報首次將中國不斷上升的軍事實力視 為對聯盟安全的系統性挑戰。拜登政府也極力與北約盟國就中國問題達成共識, 并且還將重新打造北約的集體防衛能力,包括采取措施對抗中國的影響、管控網 絡安全和太空威脅等。除此之外,北約能否適應中美競爭對世界格局帶來的影響
      還將取決于聯盟內部的凝聚力和外部環境的變化。其中,外部驅動因素包括聯盟 及其成員實際面臨的威脅;內部驅動因素包括成員國之間共同的利益和價值觀、 政治凝聚力、北約防衛費用的劃分以及美國領導力的強弱。


      2.2.3在國際事務中回歸多邊主義
      對歐盟而言,促進和保護以多邊主義為基礎的多邊秩序是其對外行動的根本 目標。多邊主義也正是歐盟捍衛其價值觀和利益的核心。拜登的多邊主義議程正 值歐洲民族主義抬頭之際,并緊隨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之后。在他看來, 受規則約束的多邊體系的核心仍是西方民主國家的共同體。目前,美歐在許多問 題上的看法并不一致,拜登與其歐洲盟友恢復合作的關鍵是確定共同的優先事項 并在需要協調的關鍵領域達成合作,同時尋求符合各自國家利益的互補的外交政 策。拜登曾向盟友們保證美國將堅定不移地履行對它們的承諾。歐盟也期待著美 國的回歸,并就新的伙伴關系達成一致。具體議程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在對外貿易方面,拜登和特朗普的政策指向有明 顯的區別。特朗普奉行經濟民族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而拜登的經濟政策更強調 美國中產階級的利益。021年3月3日,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 在他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講中談到:“拜登政府的貿易政策將創造更好的就業機會, 力爭使所有美國人受益。①但是在具體的實現方式上,拜登將會與其他的貿易伙 伴合作,承認世界貿易組織在貿易爭端解決中的作用,并與盟友簽訂新的貿易協 定。
      第二,積極應對氣候變化。拜登上任后,不僅將氣候變化列為對美國國家安 全的重要威脅,并且宣布重返《巴黎協定》。拜登還任命吉娜•麥卡錫(Gina McCarthy)擔任國家氣候顧問,由她領導成立一個白宮國內氣候政策辦公室,并 以約翰•克里(John Kerry)為總統氣候問題特使。2021年4月22日,在領導人 氣候峰會上,拜登表明現在正處于應對氣候變化關鍵性的十年。未來十年,美國 將致力于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同時也敦促世界各國領導人采取行動應對氣候 變化。②
      ①Antony J. Blinken.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EB/01].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2021.03.03
      ②Matt McGrath.Biden:This will be “decisive decade”for tackling climate change[EB/01]. https://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56837927,2021.03.03
      第三,妥善處理盟友關系。拜登政府不僅要恢復與盟友的伙伴關系,還將擴 大與盟友應對問題的領域。例如,在保持北約軍事力量的同時,號召北約國家承 擔作為民主國家的責任,加強與北美和歐洲以外的民主伙伴的合作,并與亞洲盟 友保持接觸,打造聯盟的集體防衛能力。拜登還準備密切與日本、韓國、澳大利 亞和其他亞洲盟國的聯系,同時遵守對以色列的安全承諾。
      特朗普雖已離開白宮,但特朗普的政治影響猶存。共和黨內部對于國際組織、 多邊合作和全球化仍持懷疑態度。拜登政府認為實現多邊合作的愿景需要與中國 進行協調,這涉及到氣候變化、核擴散、傳染病防治和其他全球性威脅。此外, 盡管中美兩國目前存在激烈的地緣政治競爭和相互的戰略不信任,拜登也會在對 華競爭和對華合作中保持平衡,以便兩國能夠在利益一致的領域達成共識。


      2.2.4加快與歐盟在對華政策上達成共識
      2021 年6 月15 日,歐盟-美國峰會召開。會后美歐發表聯合聲明:雙方同意 重塑跨大西洋伙伴關系,在應對疫情、助力全球經濟復蘇、支持綠色增長、擴大 貿易投資和高新技術研發等方面加強合作。拜登政府與歐盟的對華合作外交將同 時在歐盟和單個歐洲國家之間展開。2020 年,特朗普政府和歐盟舉行談判并實 施了“美歐涉華對話”,這為今后的美歐對華合作搭建了基本框架。拜登政府的 首要任務是審查與歐盟現有的對話機制,并決定現有的對話機制是否符合重塑美 歐關系所要達成的目標。2021 年 3 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歐洲時與歐盟外 交事務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舉行會談,雙方認為與中國的關系是涉及 多方面的,并同意重啟關于中國的雙邊對話。如今,美歐關于中國的跨大西洋對 話在多個方面達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識。
      首先,美歐在貿易問題上對華有相似的看法。雙方均認為中國在市場準入方 面存在不公平和非互惠經濟行為,美歐將在改變中國“不公平”的貿易方式上發 揮更大作用。除此之外,雙方今后還將把握推動共同經濟利益的重要機遇,包括 保護尖端高新技術和知識產權,改革世貿組織規則等。
      其次,制定尖端技術規則。歐洲在航空航天、電信設備、機械制造、生物科 學等高新技術領域占有領軍地位。對美國而言,在高新技術領域保持絕對優勢是 其強大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的重要后盾。美歐現在一致認為中國正在歐洲技術開 發能力較弱的領域取得明顯進展,并大力投資高新技術產業以趕超西方。因此, 雙方將聯合成立新的跨大西洋技術委員會,其目標是確保關鍵供應鏈安全。此外,
      為新興技術制定標準、協調監管方法、生產數字公共產品也是其合作重點。至于 5G 技術的應用,美歐有意采取聯合政策制定 5G 網絡和供應鏈安全的基本準則, 包括就技術操作的安全性問題達成解決規范。
      再次,改革國際組織體系。隨著拜登的各項外交政策逐漸展開,美國政界認 為現存的國際組織和多邊機構需要改革以便更好地維護西方國家的利益。拜登上 臺后已經回歸了世界衛生組織和《巴黎協定》,這使美國及其盟友能更有力地塑 造其發展方向。今后,美歐將努力為世界貿易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制 定新的規則和制度。
      最后,增強在第三世界的影響力。近年來,中國對非洲的投資大幅增長并參 與援建非洲多項基礎設施工程。為排擠中國在非洲地區的影響力,美歐對于非洲 的關注度也日益提高。目前,美國和歐盟都優先考慮推進與非洲的貿易,并利用 貿易投資作為在非洲大陸增加就業和促進穩定的手段。美歐有意建立包含非洲伙 伴的跨大西洋關系,例如,美國出臺了一項名為“繁榮非洲”( Prosper Africa) 的倡議,旨在推進美國與非洲的合作。美歐重建跨大西洋關系會更加重視對于非 洲的投資,雙方將與非洲國家就貿易、安全、發展和環境問題建立對話機制以擠 壓中國在非洲地區的活動空間。在印太地區,美國將鼓勵歐洲盟國提高在印太安 全問題上的參與度,并積極向亞洲國家提供海上援助和培訓,以幫助其建立威懾 中國的軍事力量。


      3拜登政府修復美歐關系對中國的影響
      3.1 促進美國與歐盟在對華政策上達成共識
      3.1.1美歐認為中國崛起挑戰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
      二戰結束后,美國建立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一直主導著國際格局。美國在全 球建立起一整套政治經濟規則來保證自己居于世界強國的地位。冷戰結束后,美 國失去了自己唯一的競爭對手,實力不斷上升。與此同時,美國為其歐洲和亞洲 伙伴提供安全保護和進入美國市場獲得其技術的機會。作為回報,這些國家也與 美國結成緊密的合作伙伴,為美國鞏固自身在全球的戰略地位提供了廣泛的支持。
      依據修昔底德陷阱,如果現有的主導國家和新興力量無法就國際體系的治理 達成共識,大國間權力的轉移則會威脅到國際秩序的穩定。中國的崛起被認為是 對美國主導下的現有國際秩序的威脅,中國日益增長的實力喚醒了美國對其作為
      唯一超級大國地位的擔憂,從長遠看,美國認為中國已經成為新興的競爭對手, 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意識形態和國家安全等幾乎各領域都對其構成了嚴 峻挑戰。在過去幾十年,雖然也有地區大國被美國視為威脅,但從未像中國一樣 令美國如此警惕。中國持續建設的經濟軍事硬實力和思想文化軟實力不僅會威脅 到美國的軍事和經濟優勢,還有可能取代美國獲得主導全球規則制定的權力,并 建立一種“非自由的勢力范圍”。在美國看來,中國未來將與美國爭奪關鍵技術 的開發地位,并在西太平洋擁有與美國平起平坐的軍事力量,甚至可以將自己的 軍事力量投放于世界各地。歐盟也在逐漸調整自己的對華戰略。近些年,歐盟多 次在地區問題上對中國采取較為嚴肅的態度,這表明歐盟不再單純地將中國視為 貿易上的合作伙伴,而是更多地從維護自身安全的角度看待與中國的關系。


      3.1.2美歐在人權問題上指責中國
      美歐對華施壓的另一個領域是人權問題。共同的價值觀是美歐合作的意識形 態基礎。雖然在特朗普時期美國淡化了價值觀外交,但自由、民主、人權等民主 價值觀仍是維系美歐同盟的基石,這一傾向在拜登執政后更為明顯。拜登政府重 新強調價值觀外交,歐盟也將中國定義為“制度性對手”。并表示尊重人權是發 展中歐關系,推進對華合作的前提。美歐在人權問題上的一致性進一步加劇了對 于中國的戰略壓力。
      近些年,歐盟對于中國的人權問題表態更加鮮明,不僅將中國視為對其核心 價值觀的威脅,還日益表現出對于中國人權狀況的擔憂。美歐大肆炒作中國新疆、 中國香港所謂的“人權”問題,并將其作為對華談判的重要籌碼。2021 年 5 月 20 日,歐洲議會凍結有關批準《中歐投資協定》的討論以譴責中國香港和中國 新疆的人權狀況,中歐關系一度僵化。歐盟曾多次就新疆問題發表聲明,并認為 香港《國家安全法》是對香港民主的嚴重侵犯。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 美歐與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對抗升級,經常以人權、民主、法治為幌子游說西方 其他國家保持對華距離。
      2020年12月7日,歐盟批準了由荷蘭外交部長布洛克(Stef Blok)提出的一 項關于在歐盟范圍內對涉及侵犯人權的個人實施全球制裁制度的提案。該法案確 定建立全球性人權保護機制,并針對侵犯人權的個人、實體及國家實施制裁。這 是歐盟首次建立人權制裁機制,這項法案以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 為藍本,又被稱為歐盟版本的《馬格尼茨基法案》。該法案強調促進人權保障是
      歐盟外交優先考慮的事項。歐盟理事會正式支持歐盟制定的全球人權制裁機制, 表明美歐對華的人權攻勢將趨于常態化。美國和歐盟在加強民主、維護國際法、 支持可持續發展和促進普遍人權方面有著共同的利益。美歐在人權問題上的一致 看法對于支持民主價值觀以及全球和地區的穩定、繁榮至關重要。歐盟提出的新 的跨大西洋議程把“共同努力建設一個更安全、更繁榮和更民主的世界”作為目 標,這表明雙方關于人權的跨大西洋對話將持續加強。


      3.1.3美歐反對中國主導數字技術和相關產業
      隨著中國在人工智能、機器人和半導體等行業取得顯著進展,美歐認為中國 正在投入大量資金開發數字產業,并已經取得明顯成效。這使美歐加快聯合以制 定人工智能規則并運用于國防和軍事等重要領域。因此,美歐對于數字技術的合 作主要集中于兩個方面:第一,美歐宣布圍繞技術和數字貿易建立長期的伙伴關 系。美國和歐盟希望在人工智能、網絡安全、數據治理、競爭力和技術平臺方面 建立跨大西洋標準,并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方面保持合作以保障美歐各自的供應 鏈安全。第二,在數字技術領域傳播民主價值觀。華盛頓和布魯塞爾都尋求通過 新的數字立法來推廣開放和公平的市場,并反對部分國家對于互聯網的打壓。此 外,雙方還將重點關注科技領域的競爭政策和執法方面的協調,包括制定專門的 政策反對數字壟斷。2021 年 2 月 19日,拜登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曾對此表示: 我們必須制定規則來管理網絡空間、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領域的行為,并用來 提升人類的生活品質。
      美國若要在與中國的競爭中占據優勢地位,與歐盟的配合是增強其競爭力的 最佳方式。對于歐盟來說,若要在高新技術領域實現突破,增強科技創新能力需 要保持與美國的合作。因此,數字技術已經成為歐盟的重要政治議題。歐盟已經 啟動多項政策以促進公平競爭和防止濫用市場力量。歐盟授權歐洲科技公司開發 可信賴且符合道德標準的技術并擴大供應商的選擇范圍以減少對外國公司的依 賴。通過這種方式,歐盟能夠加強其數字主權,為數字經濟制定全球標準。此外, 歐盟委員會宣布成立“創新聯盟"(Innovation Union),同時制定了強有力的研發 議程以增強其全球競爭力。歐盟領導人已經認識到了創新和數字競爭力的重要性,
      ① The White House.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at the 2021 Virtual 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EB/0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peeches-remarks/2021/02/19/remarks-by-president-biden-at-the-2021 -virtual-munich-security-conference/,2022.2.20
      并尋求利用歐盟的資金和戰略來加速創新。為減輕來自中國的競爭壓力,歐盟還 強調開放自主的戰略,宣布了新的產業政策,加大了對本國產業的保護力度,并 對新的產業聯盟和中小型企業保持開放。
      然而,實現數字歐洲與加強跨大西洋合作之間也存在密切關系。盡管美歐在 數字主權方面的看法存在分歧,但法治、民主治理和尊重人權的共識是美歐技術 合作的共同目標。歐盟和美國之間的數據傳輸是未來跨大西洋數字經濟的命脈。 為彌合雙方數據隱私政策的差異,阻止中國在技術領域占領優勢地位,美歐需要 協商新的解決方案。為此,美國將支持一個統一的歐盟,并最終支持一個跨大西 洋的數字市場,這將使歐洲的技術部門為大西洋兩岸提供經濟利益,并極力支持 歐盟成員國之間加強技術合作。


      3.2中歐關系將受到美國牽制
      3.2.1美國將影響歐盟的對華認知
      1970 年-2010年初,歐盟并未將中國視為生存威脅或安全挑戰,相反,歐盟 將中國視為重要的合作伙伴,承認中國是“地區和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和“國 際事務越來越有活力的參與者”。在美國的推動下,歐盟近年來開始重新修訂其 對華政策。這首先體現在歐盟對于中國的定位上。2019 年 3 月,歐盟委員會發 布的《歐盟一中國:戰略展望》(EU-China-A strategic outlook)將中國定義為“歐 盟需要與之達成利益平衡的談判伙伴、追求技術領先地位的競爭對手”和“試圖 推行新制度模式的系統性競爭對手”。
      現在歐盟主要通過三種視角看待中國:首先,在一些非傳統安全問題上,中 國仍被歐盟視為合作伙伴,尤其在氣候變化、世貿組織改革、維護和促進多邊主 義等方面;其次,歐盟認為中國正全力在高新技術領域趕超西方;第三,中國在 制度層面被視為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這些變化也反映在歐盟的對華政策中。例如, 歐盟已經在經濟領域引入保護機制。2018 年,歐盟通過投資篩選機制,增加對 歐盟建立數字領域戰略自主權的支持。目前,美國和歐盟已經就如何展開對華協 調進行協商。美國希望在與中國的競爭中,歐盟能配合其政策并充當其助手。雖 然歐洲“戰略自主”的含義在大西洋兩岸并沒有統一的理解,但是美國長期以來 一直希望歐洲盟友做更多的事情,同時也對歐盟防務一體化可能會破壞北約結構、 削弱美國在跨大西洋安全事務中的影響力深表擔心。在過去幾十年中,這種憂慮 已經在跨大西洋關系中表現出來,一個沒有美國的支持也能保護自己的歐洲雖然
      減輕了美國的戰略負擔,但也可能增強歐洲對于美國的離心傾向。為了應對中國, 歐盟和北約目前正在根據《安全與防務戰略指南針》 (A strategic Compass for Security and Defence) 和北約 2030 倡議對其各自的戰略目標進行評估。

      3.2.2歐盟將進一步防范中國的經濟和科技競爭
      目前,中歐關系正處于復雜的十字路口,雙方都在尋求成為國際體系中更具 影響力的行為者。除了經濟和貿易問題之外,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還考慮強 化歐盟的競爭規則。由于進入單一市場是影響歐洲地緣經濟實力的主要因素,歐 盟將優先考慮更嚴格的監管措施和法律制度,以確保包括中國國有企業在內的所 有企業都遵守與歐洲公司相同的規則。在投資領域,馮德萊恩還將加強歐盟層面 的投資篩選機制。2019 年 4 月,歐盟制訂了新的外國投資審查框架,這使成員 國和歐盟委員會能夠交換信息并提出與外國投資有關的問題。在人工智能領域, 中國和美國處于領先地位,但兩者側重于不同的領域。美國在專利生產、研發和 語言處理方面具有優勢,而中國在人工智能的應用方面投資更為廣泛。歐盟近些 年也同樣重視加大在該領域的研發力度, 2021 年4 月21 日,歐盟委員會發布《人 工智能協調計劃 2021 年修訂版》(Coordinated Plan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21 Review),新版計劃主要提出加快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投資,全面及時地實施人工 智能戰略,協調各成員國的行動,吸引更多的私人投資,加速實現歐盟占據人工 智能全球領導地位的目標。
      2021 年9月16日,歐洲議會通過了《歐盟對華新戰略報告》 (Report on a New EU-China Strategy) 。報告概述了歐盟與中國交往的六大支柱:應對全球挑戰、 參與和規范人權、識別風險和脆弱性、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建立伙伴關系、促進戰 略自主權并捍衛歐盟作為地緣政治參與者及其在全球舞臺上的利益。該報告鼓勵 歐盟在對華關系中保持投資和貿易的自主權,通過投資電信、云計算、稀土開采、 半導體生產和微芯片等領域的研究來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此外,該報告還確定了 與中國相關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技術等風險,肯定了歐盟與美國發展跨大西洋 關系的重要性,表明新的歐盟-美國涉華協調應成為解決雙方分歧的機制之一。

      3.2.3歐盟將在地區熱點問題上配合美國
      鑒于拜登政府把對華競爭作為美國對外戰略的重要任務,美國針對亞太地區 的軍事活動也日益頻繁。拜登上任后,已多次派軍艦穿越臺灣海峽,并準備出臺 首個針對亞太地區的經濟戰略 印太經濟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對于美國而言,爭取歐洲國家的支持并保證大西洋地區的穩 定是其介入亞太問題的戰略基礎。歐洲國家也陸續對于亞太地區事務發表了自己 的看法。突出表現在印太問題、南海問題和臺灣問題。
      在印太問題上,自美國出臺印太戰略后,歐盟也陸續表示對于印太地區的關 注,美歐逐漸加強了關于印太問題的協商。歐盟的印太合作戰略承認了印太地區 存在激烈的地緣政治競爭,呼吁在該地區建立有意義的歐洲海軍。在歐盟內部, 法國分別于 2018年和2019年發布了印太戰略文件,德國和荷蘭分別于 2020 年 9月和2020 年11 月發布了各自的印太戰略文件,都希望通過保持其與印太地區 國家的戰略自主權來維護經濟和安全伙伴關系網。 2021 年4月 19日,由歐盟27 個成員國的外交部召集的歐盟理事會就“歐盟印太合作戰略”達成共識。這標志 著繼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和東盟及其三個成員國之后,歐盟也認可了“印 太概念”。
      在南海問題上,歐洲國家一貫較少對外表達自己的立場。然而, 2021 年 4 月,歐盟 27 個成員國發表聲明,稱南海緊張局勢危及地區和平與穩定,歐盟強 烈反對任何可能破壞地區穩定的單邊行動。歐盟對于中國日益增長的海軍力量可 能影響南海的航行自由表示關注,因為歐盟認為中國在南海地區的活動不僅會危 及其在東南亞地區的貿易和投資,還會危及日本、韓國和其他利潤豐厚的市場。 歐洲國家意識到只有美國才能確保南海和整個印太地區的航行自由。 2021 年 5 月 5 日, G7 會議在倫敦召開,歐洲及其主要大國對于中國在南海地區的行動保 持警惕,并聲明歐盟對東海、南海及其周邊地區的局勢表示嚴重關切。為了配合 美國的行動及自身在該地區的利益。歐盟在南海問題上態度日益鮮明。
      在臺灣問題上,歐盟對臺灣釋放出更加積極的信號。歐盟是臺灣最大的外商 直接投資來源地,而臺灣是歐盟在亞洲的第五大貿易伙伴。歐洲議會呼吁歐盟在 “一個中國”政策的框架下與臺灣建立更密切的關系。 2019 年 3 月,歐盟委員 會發布了《歐盟-中國戰略展望》,在重新調整對華政策立場的同時提升了臺灣 在其對外戰略中的位置。該報告認為歐盟和臺灣是志同道合的伙伴,都致力于自 由、民主、開放的社會,如果中歐關系惡化,那么歐盟可以將臺灣視為一個天然 的合作伙伴。 2021 年 10月,歐洲議會通過了首份關于歐盟與臺灣政治關系的獨 立報告,該報告敦促歐盟全面升級與臺灣的關系,并建議將“歐洲經貿辦事處” 改為“歐盟駐臺灣辦事處”,這加劇了中歐關系和兩岸關系的緊張局勢。
       

      3.2.4俄烏沖突為美歐合作提供新的契機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矛盾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冷戰結束后,北約不僅沒有解散, 反而在美國的主導下不斷向東擴張,一些中東歐國家也積極爭取加入北約,此舉 擠壓了俄羅斯的生存空間。因此,俄羅斯一貫反對北約東擴。在俄羅斯看來,北 約長期以來無視俄羅斯的安全訴求,而烏克蘭則被俄羅斯認為是其在歐洲的最后 底線。多年來,俄羅斯極力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2022 年 2 月 21 日,俄羅斯總 統普京簽署命令,承認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 共和國”,并在三天后決定在頓巴斯地區進行特別軍事行動,俄烏沖突爆發。
      隨著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持續推進,美歐均對烏克蘭局勢表示嚴重關 切,雙方在各個領域共同對俄施加了一系列制裁:政治上,美國驅逐了 12 名俄 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團成員,歐洲議會也通過決議案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 行動,并請求歐盟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的地位;經濟上,美國將俄重要政府官 員和實體列入制裁名單,并禁止美國公民與其有業務往來。除此之外,美國還聯 合歐盟將俄羅斯銀行排除在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支付系統之外,限 制其在國際社會上的融資行為和資金周轉能力;軍事上,美國向烏克蘭提供“毒 刺”導彈和S-300防空導彈系統,北約為應對烏克蘭局勢則調動了快速反應部隊。
      美歐在俄烏沖突上的合作是應對地緣政治格局變化的重要舉措。歐洲經過兩 次世界大戰,反戰意識深入人心。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令西方國家重新審視歐 洲的安全局勢,也為拜登加強美歐合作帶來新的機遇。從防務方面看,今后,美 國將更加重視對于歐洲安全的保護,也會和歐洲盟國共同加強北約的作戰能力和 反應能力;從經貿方面上看,由于俄歐關系惡化,歐洲的能源供應受阻,美歐將 大力推進雙方的能源合作,共同致力于歐洲能源供應的可持續性;從地緣格局上 看,歐洲在倚仗美國安全保護的同時,將深入思考如何構建自身的安全屏障。因 此,俄烏沖突將為日后的美歐關系注入新的動力。

      3.3中國將面臨更大的戰略壓力
      3.3.1 美國將利用北約遏制中國 北約是一個不斷現代化并可以適應新威脅的軍事聯盟。在與中國的競爭中, 拜登政府認為美國與其盟友的關系正處于關鍵節點,而北約被其視為最佳的戰略 平臺和工具。對于美國而言,若要讓北約適應中美競爭則需要賦予其盟國更多的 自主權,并創建有效的全球伙伴關系平臺,以使其成為更平等的戰略伙伴。 2021
      34
      年 6月 14日的北約峰會上,盟國領導人一致同意了北約 2030議程,雙方決定加 強政治磋商和集體防御,增強防衛能力,提升北約的技術優勢,維護穩定的國際 秩序。 2021年 10月 22日,在北約秘書長主持的簽字儀式上,來自 17個盟國的 國防部長同意開發北約首個創新基金,該基金預計投資 10 億歐元幫助北約保持 其技術優勢。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則公開表示中國的 崛起使跨大西洋軍事聯盟與美國的關系更加密切,北約還將增加在軍事、民用和 基礎設施方面的預算,這表明北約希望美歐在對華問題上保持一致。盡管美國和 歐盟在對華問題上的看法逐漸趨同,歐盟也開始以越來越多的地緣政治話語界定 中國,但歐盟對于美國政府之前過于激進的做法感到不安。布魯塞爾會議上,一 方面,美國強調加強北約內部的團結,恢復盟友關系是本屆政府外交政策的重點; 另一方面,北約成員國也向美國表示一個強大的北約可以成為配合美國對華競爭 的重要戰略資產。
      北約的對華戰略主要集中于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增強北約對于中國行動的 感知程度,這需要盟國之間實現情報共享;其次,深化北約盟國之間的政治協調, 北約將作為美歐對華合作的政治平臺,這也是拜登政府重振跨大西洋聯盟的重要 任務。甚至,美國還可能支持北約與日本、韓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接觸,以“北 約+4”的形式進行更多的定期討論。最后,擴大北約與歐盟的合作范圍。然而, 一個主要的問題是雙方在對華問題上目前缺乏凝聚力和信任度,美國將尋求從主 導歐洲安全轉變為積極為北約提供更多支持,并推動北約改革,使未來的北約有 能力對抗黑客攻擊、間諜活動和網絡滲透。
      北約內部也有悠久的聯合防御傳統,特別是北約通過國防創新保持其技術優 勢,尤其是對于空間、數據、人工智能、高超音速系統、新型導彈技術、量子技 術和生物技術等幾個關鍵領域的控制權,力求將自身塑造為最強大的軍事聯盟。 除了增強自身的防務能力,北約也認識到歐盟仍是北約重要的合作伙伴,雙方不 僅面臨共同的挑戰,也分享彼此的戰略利益。北約-歐盟戰略伙伴關系直接影響 到大西洋地區的安全和繁榮,雙方在作戰協調、軍事機動性、國防能力和國防工 業等方面發展連貫、互補和可操作的防御能力仍是新形勢下增進合作的關鍵。
      3.3.2美歐可能構建新的協調機制
      過去七十多年,支撐美歐關系的主要支柱是安全和經濟。雙邊關系的首要目 標是相互防御外部威脅,并支持以商品和資本的自由流動為特征的經濟模式。在
      35
      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跨大西洋關系面臨前所未有的緊張局勢,盡管美歐都把中 國視為新興的競爭對手,但在如何應對中國帶來的一系列挑戰上卻存在不同的看 法。雖然美歐就投資審查、出口管制和5G技術等問題舉行了會談,但是大西洋 兩岸現在面臨的問題比過去幾十年更加嚴峻。這使得跨大西洋對華合作變得尤為 困難。如今中美地緣政治博弈愈發激烈,美歐有意改變跨大西洋關系的安全架構, 使得美國、北約和歐盟可以共同采取行動。新的跨大西洋安全結構不僅要加強美 國和歐盟之間的關系,也要加強歐盟和北約之間的伙伴關系。在政治上,北約組 織仍是歐洲主要的安全框架。歐盟將在充分尊重大西洋聯盟體制框架的基礎上, 強化與北約在軍事行動的互補性、協同性等方面的協商。此外,雙方還必須克服 阻礙北約和歐盟合作的政治分歧,并且修改政治協商機制,使其更充分地適應北 約和歐盟所能發揮的作用。至于安全問題,北約和歐盟將在聯合規劃、軍事指揮 結構和政治監督方面制定能夠在危機時期迅速做出協調反應的機制,這些機制將 成為未來安全伙伴關系的核心。
      拜登政府將盡力彌合美歐對華認知的分歧。雙方希望新的跨大西洋協調機制 能夠為歐盟和美國在應對中國問題上提供強有力的合作平臺。首先,美歐將圍繞 技術和貿易問題建立廣泛的合作伙伴關系,以反擊中國的技術壟斷并促進民主價 值觀。美國認為中國意欲成為人工智能、機器人和半導體等行業的全球領軍者, 并計劃通過國內的電信企業實現這一目標;其次,美歐的合作還將集中于改善科 技領域的競爭,調整有關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政策,包括成立專門的政策工作組 研究數字反壟斷問題,并圍繞人工智能、網絡安全、數據治理建立跨大西洋標準。 最后,在貿易規則上,美歐積極推動跨大西洋經濟和貿易對話,以破除阻礙貿易 活動的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并協調包括經合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在內的國際 組織的立場,為知識產權、綠色發展、數據隱私提供制度性保護。與此同時,歐 盟委員會設立了首席貿易執法官的職位,制訂了歐盟范圍內的投資篩選機制,并 增進與英國的溝通,爭取最大限度地減少雙方的貿易摩擦并深化在軍事安全和執 法等領域的交流,確保其在脫歐之后仍是歐盟密切的合作伙伴。3.3.3美歐推出基建計劃以對抗“一帶一路”倡議2003 年,中歐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之后,歐盟享有向中國提供資金和技 術支持的優勢,而中國則向歐盟提供廉價勞動力和低成商品。隨著中國經濟實 力不斷上升,歐盟認為中國正在攀升生產鏈階梯并開發更多的資源,而且中國已
      經從努力吸引外資轉變為越來越活躍的投資者,投資面不僅覆蓋第三世界,而且 已經延伸到了歐洲和美國。 2013 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美國認為 該倡議將眾多發展中國家納入中國的“勢力范圍”,可能會沖擊國際政治經濟秩 序進而擺脫西方主導的國際規則,并認為中國會將該倡議用作地緣政治工具。美 國希望把歐盟綁上自己的戰車上,鼓動歐盟共同反對“一帶一路”倡議。拜登執 政后,美歐相繼出臺了各自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
      2021年6 月,拜登總統在G7峰會上提出了“重建更美好的世界” (Build Back Better World B3W)。這是一個由美國領導的基礎設施投資計劃,重點關注數字 技術、性別平等、氣候變化、市場發展和清潔能源等。為了與中國的“一帶一路” 倡議相抗衡,“重建更美好的世界”將投入40 萬億美元用于發展中國家的基礎 設施建設。在指導原則上, B3W 以西方民主價值觀為基礎,通過高標準、透明 化的基建合作與中國在發展中國家展開競爭,并企圖遏制中國在非洲等地區的影 響力。
      2021 年12 月 1 日,歐盟也公布了一項旨在支持全球基礎設施建設的“全球 門戶計劃” (Global Gateway)。歐盟委員會將該計劃描述為“新的歐洲戰略”。 “全球門戶計劃”預計投入3000 億歐元,以民主價值觀、平等伙伴關系和綠色 清潔為原則,促進發展中國家的數字、能源和交通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并大力 開發全球衛生、教育和研究系統。歐盟聲稱“全球門戶計劃”將提供“可持續和 值得信賴的聯系”,并將應對包括氣候變化、環境保護和供應鏈安全等一些最緊 迫的挑戰。除此之外,歐盟還將通過該項目支持第三世界國家發展電信網絡和基 礎設施,大幅增加在發展中國家的投資,以爭取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支持。


      4中國應對美歐關系重塑的戰略選擇
      4.1 冷靜看待美歐涉華協調
      4.1.1 管控中美競爭的烈度
      管理中美關系的必要性根源于未來雙方關系的不確定性。拜登任內對華政策 的基調將影響未來中美兩國的互動模式。迄今為止,美國國內對此進行了諸多的 爭論,如“新冷戰論”、“中國威脅論”、“文明沖突論”等。然而,中美關系 不同于冷戰時期的美蘇關系,冷戰是以美蘇為首的兩大陣營的全面對抗,經濟和 人員往來十分有限,并且雙方都在進行激烈的軍備競賽。而目前中美并未完全陷入到意識形態和軍備競賽的角逐,中美雖然處在一定程度的競爭中,但尚存合作 空間。
      當前,中美關系面臨建交以來最嚴峻的局面,雙方戰略競爭已不可避免,兩 國在地區和國際問題上既有合作,也有沖突。雙方應理清存在分歧和爭議的問題 領域,為解決問題創造條件。 2020 年7月9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向中 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發表致辭時呼吁開放所有對話渠道并梳理和商定交往的清 單,包括雙邊領域及全球事務中能夠合作的清單、存在分歧但有望通過對話解決 的清單和難以達成一致需要擱置管控的清單。①2021年9月10日,習近平主席 在與拜登總統通電話時表示:一段時間以來,美國采取的對華政策致使中美關系 遭遇嚴重困難,這不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和世界各國共同利益。中美能否處理 好彼此關系,攸關世界前途命運,是兩國必須回答好的世紀之問。②中美應努力 將爭端和危機管理納入現有的各級外交和安全對話機制。過去幾年,中美建立了 許多協商和溝通機制。有的涉及多個政府部門,重點解決涉及雙邊關系發展的重 大問題;有的側重于具體問題領域,涉及兩國各部門之間的討論、磋商和談判。 特朗普上臺后,雖然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但并未完全放棄雙方的溝通交流。 2017 年 4 月,兩國重新組建了外交與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與網絡安 全對話、社會與人文交流四大高層對話機制。中國外交部和美國國務院也建立了 許多磋商機制,幾乎涵蓋所有的領域。這些磋商機制有的是在爭端處理過程中創 建的,有的是為深化雙邊關系而建立的。最近幾年,美方多次強調對話要“以結 果為導向”。在“戰略競爭”的背景下,雙方需要啟動已處于休眠狀態的對話機 制,同時將危機管理納入現有的政策框架。
      中美關系進入了新階段,戰略競爭至少在中短期內將成為雙邊關系的新常態。 雙邊關系格局的變化勢必會重塑雙方對于彼此的認知,妥善管理彼此之間的分歧 對中美兩國尤為重要。中美應吸取冷戰的經驗教訓,共同努力找出存在分歧的領 域,嘗試將危機管理納入現有不同層次的外交和安全對話機制,同時探索達成新 協議的方法,保持各級對話溝通渠道的順暢,為化解矛盾創造條件。
      ①外交部.王毅向中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發表致辭[EB/01].
      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bmz_679954/1206_680528/xgxw_680534/202007/t202 00709_9361033.shtml,2020.07.09
      ②新華網.習近平同美國總統拜登通電話[EB/01]. http://www.news.cn/politics/2021-09/10/c_1127847695.htm,2021.09.10
      38

      4.1.2 促進中歐務實合作
      1975 年中歐建交后,雙方關系得到迅速發展。 2003 年,中歐全面戰略伙伴 關系建立后,雙方合作領域不斷擴大。中國和歐盟享有世界上最大、最具活力的 貿易關系,雙方之間的貿易和投資交流已成為推動各自發展的主要引擎。中歐之 間并不存在原則性的利益沖突,因此,雙方都有責任確保各自的經濟繼續成為全 球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中歐關系健康穩定發展的前提是彼此樹立正確的認知, 雙方都致力于建設創新、聯動、開放、包容的世界經濟。 2019年3月 12 日,《歐 中戰略展望》(EU-China:A Strategic outlook)提出歐盟對華交往的三大目標:基 于明確的利益和原則,增進雙方在全球范圍的共同利益、與中國發展更加平衡互 惠的貿易關系和加強自身內部政策和工業基礎,不斷適應變化的外部環境。在此 基礎上,歐盟委員會提出十項行動建議深化與中國的合作,具體涉及氣候變化、 伊核問題、數字經濟和雙邊經貿關系等。《歐中戰略展望》基于積極的伙伴關系 議程和對分歧的建設性管理,從而指導歐盟在對華交往中尋找切實可行的方式與 中國合作。
      近年來,中國也加大了對歐工作力度,中歐交往日益頻繁,并取得了豐碩的 成果。 2020 年 12 月 30 日,中歐領導人共同宣布《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談判完 成。該協定歷經7 年 35輪談判,雙方在市場準入問題、公平競爭環境和對等互 惠問題上達成了一致,為今后中歐合作注入了新的動力。 2021 年3月 1 日,《中 歐地理標志協定》正式生效,這是中國對外商簽署的第一個全面、高水平的地理 標志雙邊協定。根據該協定,納入保護的地理標志產品可以使用對方的官方標志 進入市場。自協定生效之日起,中歐雙方各約 100種商品納入地理標志保護。此 外,該協定還將加強雙方知識產權保護,不僅為雙邊經貿合作提供了新的平臺, 還為中歐貿易從數量型增長邁向質量型增長提供了堅實保障。習近平總書記曾指 出:歐洲是多極化世界中的重要一極,是中國的全面戰略伙伴。要從戰略高度看 待中歐關系,將中歐兩大力量、兩大市場、兩大文明結合起來,共同打造中歐和 平、增長、改革、文明四大伙伴關系。①今后,中國將繼續同歐盟在雙方共同關 心的問題上加強對話協商,為世界的繁榮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4.2推動構建中美歐三邊互動機制
      ①中共中央宣傳部.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M].北京:學習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269
      39

      4.2.1 尋找中美歐三方的利益交匯點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世界事務的不確定性日益增加。西方主導的經濟全球 化嚴重受挫,特朗普政府收縮國際義務導致國際社會面對重大問題時缺乏有效的 領導力,逆全球化浪潮趁機抬頭,全球治理遭遇寒冬。中美歐三方的互動將對國 際關系產生深遠影響。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代表始終致力于國際秩序轉型,針 對國際恐怖主義、糧食安全、能源危機等非傳統安全問題,中國一直積極參與全 球治理體系的調整,并為國際社會提供了越來越多的公共產品。雖然中美、中歐 之間存在競爭,但在氣候變化、綠色發展和疫情防控等共同關切的議題上仍有合 作空間。
      例如,在氣候變化領域,拜登總統明確表示,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并在該 協定的框架下與中國和其他國家接觸是其政府的重要任務。他不僅將氣候變化重 新列為重點議題,還提出了能源轉型的新目標;從中國的角度看,加強生態文明 建設是中國調整經濟結構,轉變經濟發展模式的重要著力點之一;對于歐盟來說, 2019年12月,新一屆歐盟委員會發布《歐洲綠色協議》(European Green Deal), 提倡通過利用清潔能源、發展循環經濟、抑制全球變暖等措施實現經濟可持續發 展,向外界發出了歐盟綠色低碳轉型的信號。中美歐三方都強調提高能源使用效 率,推進能源轉型的目標。中美歐可以此為契機,加強各方能源政策的協調和溝 通,構建新的治理機制,加快產業升級,推動三方在氣候變化和綠色發展方面達 成共識。2020 年 9 月 22 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 宣布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①歐 盟也表示到 2050 年實現凈零排放。中美歐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共同利益為 三方達成合作注入了新的動力。
      高校學術論文網提供專業的碩士畢業論文寫作、畢業論文輔導寫作、博士論文寫作發表、碩士論文寫作發表、SCI論文寫作發表、職稱論文寫作發表、英文論文潤色的服務網站,多年來,憑借優秀的服務和聲譽贏得了社會的廣泛認可和好評,為畢業生解決寫論文的煩惱
      【本文地址:http://www.dnatongmu.com//guanlilei/xingzhengguanli/3372.html

      上一篇:唐太宗朝宗室刺史制度研究

      下一篇:“雙一流”建設背景下西藏高校行政管 理改革與創新研究

      相關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