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p475b">
    <p id="p475b"><delect id="p475b"><form id="p475b"></form></delect></p>

  • <wbr id="p475b"><output id="p475b"></output></wbr>

      1. 網站地圖
      2. 設為首頁
      3. 關于我們
      ?

      論彼得?諾維克對美國歷史學 職業化的闡釋

      發布時間:2022-12-22 14:27
      I
      Abstract II
      III
      1
      (一)選題依據與問題提出 1
      (二)相關研究的文獻綜述 1
      1.諾維克的著述 2
      2.關于諾維克評論的著作 3
      3.關于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著作 5
      (三)彼得•諾維克與《那高尚的夢想》 7
      1.彼得•諾維克的生平 7
      2.諾維克的史學思想 8
      3.《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史學界》 9
      一、 美國史學界的發展與職業化問題 11
      (一) 美國史學界的發展 11
      1.美國歷史學界多元化思想的呈現 11
      2.職業化問題初探 13
      (二) 職業化的要素 14
      1.全國性的組織機構——美國歷史學會 14
      2.歷史學會的會刊——《美國歷史評論》 15
      3.專業人才的培養機構一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16
      4.職業化的基礎——史料搜集 17
      二、 彼得•諾維克對職業化進程的論述 18
      (一) 一戰前職業化的起步 18
      1.專業團體與規則的建立 18
      2.專業期刊的創辦 19
      (二) 兩戰之間職業化的停頓 20
      1.歷史學家社會地位的下降 20
      2.地區主義的盛行 21
      3.文化市場與自主性的喪失 22
      (三) 二戰后職業自主化的逐步實現 23
      1.快速成長的歷史學 24
      2.放棄壟斷后的歷史學 25
      (四) 60年代以來歷史學的碎化 26
      1.歷史學分支的細化 26
      2.普遍論與特殊論的對立 28
      三、諾維克論述的特點及評價 30
      (一) 諾維克論述的特點 30
      1.以時間為軸展開論述 30
      2.客觀性與職業化相結合 31
      3.富有批判性的闡釋 32
      (二) 對諾維克論述的評價 33
      1.忽略了檔案在職業化初期的重要作用 33
      2.翔實史料支撐下的論述 34
      結 語 36
      參考文獻 38
      后 記 43
      (一)選題依據與問題提出
      在史學理論中,客觀性問題是一個古老的哲學問題,不同學者都有不同的 看法,在歷史學著作中客觀性問題更是歷史學界爭論不休的一個話題。20世紀, 因為彼得•諾維克的著作《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史學界》(%e Noble Dream: “The 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的出版,在美國歷史學界掀起了對客觀性問題的廣泛爭論,雖然很快這種思想 就完全融入到美國多元化的思想中,但仍然給美國的史學界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20 世紀被稱為歷史學的時代,主要是由于在這個時期,歷史學逐漸獲得自 主性,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歷史學家也開始對歷史學有了歸屬感,職業歷史 學家開始取代業余歷史學家。對于職業化這個問題,美國不少歷史學家都有研 究,諾維克在研究美國史的過程中,將歷史學的命題 “客觀性”與美國歷史學 職業化的發展聯系起來,這也是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 美國史學界》的創新之處。
      彼得•諾維克的代表作《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 中概括了自 19 世紀后期至 20 世紀歷史學的誕生直到發展成熟的歷程,對于職 業化的核心思想“客觀性”在美國的際遇也做了詳細的論述。
      對于客觀性,諾維克在書中強烈的表達了自己的不認同。但是在《那高尚 的夢想》一書中,他卻堅稱自己始終堅持超然的態度來闡釋美國歷史學職業化 進程。總的來說,雖然諾維克對于客觀性思想多有質疑之處,但是卻并沒有將 客觀性完全拋棄,只是將它作為一種夢想。
      本文的主要研究內容是:諾維克是如何闡釋美國職業化進程的?在闡釋的 過程中如何將職業化與客觀性相結合?諾維克的論述有何特點?對于諾維克的 闡釋我們應該如何評價?對于這些問題將一一展開。
      (二)相關研究的文獻綜述
      本文的重點研究對象是諾維克,側重于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客觀 性問題”與美國史學界》①(以下簡稱《那高尚的夢想》)一書中對客觀性問題 以及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進程的闡釋。為了對諾維克的闡釋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我們將分三個部分對史料進行梳理。首先是對諾維克本人的著作進行梳理。
      1.諾維克的著述
      1988年出版的《那高尚的夢想》一書是最能代表諾維克史學思想的著作。 在國內,普遍使用的英語版本是1988年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廣泛使用的中 譯本是由南京大學楊豫教授翻譯的,屬于西學源流系列,1991年由北京生活•讀 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在書中,諾維克主要是通過論述19世紀至20世紀這 一個多世紀中,美國職業史學家對客觀性問題的認識與思考。主要敘述客觀性 思想是如何被加冕,受圍困,重建和處在危機中的過程。
      諾維克的著作《抵抗運動與維希政府:自由法國隊和作者的清洗》(The Resistance Versus Vichy: The Purge of Collaborators in Liberated France )② 1969 年出版。在這部頗具爭議的著作中,諾維克打破了法國抵抗納粹占領的神話, 與先前評論者的觀點不同,他認為法國的反應是更加多樣化的,并不需要放在 如此高的一個位置。
      《美國生活中的大屠殺》(The Holocaust in American Life)③是諾維克的另 一部著作,目前在國內市場僅可以看到的2000年的版本。這是關于美國大屠殺 和集體記憶的書,這本書出版后使諾維克迅速回到公眾視野中。在書中,他采 取了一種頗具爭議性的立場:美國猶太人利用組織大屠殺紀念活動來防止因生 活中被同化而忘記自己身份現象的發生。此外,諾維克認為,美國的猶太人組 織用大屠殺的回憶尖銳地批判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態度,以借此表達猶太人才 是大屠殺的真正犧牲者。美國著名的大屠殺歷史學家貝倫鮑姆(Michael Berenbaum)指出,《美國生活中的大屠殺》實際上是一個嚴謹的學術著作, 他指出諾維克是“恰好表現出美國知識分子的生活,是別的學者做好一名嚴肅 的學者的榜樣”實際上他也表示 “諾維克關于大屠殺的觀點與我的職業生涯是 相對立的”。但是由于這是一部關于德國猶太人大屠殺記憶的著作,于在書中 特別關注了大屠殺被構造、被植入集體記憶的政治過程和特定歷史社會因素, 而使此書備受爭議,在各以色列猶太團體中更是一片批評之聲。
      ①[美]彼得•諾維克:《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楊豫譯,北京:生活•讀書•新 知三聯書店,1991年。
      ②Peter Novick, The Resistance Versus Vichy, The Purge of Collaborators in Liberated Franc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8.
      ③Peter Novick, The Holocaust in American Life, Boston: Mariner Books, 2000.
      2.關于諾維克評論的著作
      在美國史學界,《那高尚的夢想》涵蓋了諾維克的史學思想,尤其是包含 了諾維克對于客觀性思想的闡釋,因此這本書一出版就廣受關注。很多歷史著 作中都包含了對諾維克思想的評述。
      理查德•艾文斯在《捍衛歷史》一書中對諾維克的思想進行了評價,對于 客觀性思想,艾文斯與諾維克的觀點不同:他認為諾維克在書中將客觀性這一 概念具體化了,在艾文斯看來“客觀性”的概念是一個信仰,就是要相信“關 于過去的事實,以及與這種事實相符的真相”,①艾文斯將客觀性思想與中立的 態度區別開來,他認為客觀性是一種情懷,是中立的思想不可能達到的一種高 度。
      海克斯特(J. H. Hexter)發表了《卡爾•貝克爾,諾維克和我,或者,歡呼 吧,諾教授!》。②海克斯特是堅決的客觀主義理論的反對者,他這篇文章的主 旨是試圖將《那高尚的夢想》所描述的主題徹底顛覆,海克斯特對客觀性的態 度相當鄙視,對于諾維克在書中對客觀性思想的描述,海克斯特認為這簡直就 像在為客觀性思想作墓志銘。
      琳達•戈登(Linda Gordon)與海特斯特的態度完全不同,琳達以高度贊揚 的態度對《那高尚的夢想》一書進行評價,琳達甚至在自己的文章《評價<那高 尚的夢想>》中毫不避諱的表達了自己的贊美之情。琳達稱贊《那高尚的夢想》 是諾維克送給歷史學界的“禮物”。同時她評價諾維克的著作《那高尚的夢想》 是“不能輕易被超越的”。③雖然琳達在自己的文章中毫不避諱的表達了對諾 維克的好感,但是也表達出對于諾維克在書中介紹客觀主義時將其與相對主義 的行為表示不滿,除此之外也對諾維克在書中過度重視認識論的態度不是不贊 同。
      大衛• A.霍林格(David A. Hollinger)與琳達•戈登一樣,對于諾維克的都 給與高度的贊揚。但是與琳達不同的是,他對《那高尚的夢想》一書中對職業 化的描述給予充分肯定。他在《后現代主義與科學實踐》④中認為:《那高尚的 夢想》更適合說是一部描寫職業化進程的史書。但是對于諾維克書中所描寫的 客觀性問題,他并不樂觀:認為《那高尚的夢想》并不能夠作為預測客觀性的 發展。而且對于諾維克在書中將80年代作為歷史學結束的的悲觀理念霍林格表 示強烈的不滿。
      ①[英]理查德•艾文斯:《捍衛歷史》,張仲民等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岀版社,2009年。
      ②J. H. Hexter, “Carl Becker, Professor Novick, and Me; or, Cheer Up, Professor N”,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75-682.
      ③Linda Gordon, “Comments on That Noble Dream”,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3 (Jun., 1991), pp. 683.
      ④David A. Hollinger, “Postmodernist Theory and Wissenschaftliche Practice”,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88-692.
      麥吉爾(Allan Megill )與前幾位歷史學家所選取的角度不同。他是就具 體問題對《那高尚的夢想》進行評述。《碎化和歷史編纂學的未來》對諾維克 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中所描述的史學界四分五裂的狀況和碎化問題進行了 專門研究。與諾維克對歷史學20世紀后三十年歷史學碎化所表現出來的悲觀情 緒不同,麥吉爾認為:“我沒有發現有什么理由將‘碎化'作為一種貶義詞, 而將 ‘綜合'作為褒獎的詞語。只要我們將這些詞語作為中性詞,我們有希望 在這個問題上達到清醒的認識”。①對于《那高尚的夢想》一書所描述的歷史學 家之間的爭論,他認為諾維克應該將這個問題放到一個更廣闊的背景下進行研 究。
      《對歷史與歷史研究的思考一一約恩•呂森教授訪談錄》中也提到了諾維克 關于客觀性的解釋,約翰•呂森對于歷史學界所建成的客觀性表示懷疑,因為 歷史學界所堅稱的這種客觀性是受到更重政治和經濟利益影響的。但是對于彼 得•諾維克的著作,他認為在這部著作中諾維克對客觀性的描述“讓人信服, 人們說‘這是一種很好的敘述'”。②
      除上述著作外,國外還有一些著作涉及到諾維克。但是由于與本文主題不 相關,因此不做贅述。目前國內對于客觀性這個問題的研究較多,但是對于美 國歷史學家諾維克的研究卻相對較少。
      章可著有書評——《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在文中他對諾維克 寫作目的進行了充分探究。他認為諾維克在書中的研究重點“不僅在史學研究 本身……它更關心的是一百年里美國歷史學界的學術政治和學術生態。”③在章 可心中《那高尚的夢想》并不是一本真正意義上的史學史著作。他還認為諾維 克的重點“并不放在研究史家們的著作是否‘客觀',而是關心史家們如何利 用‘客觀性'這個問題相互攻擊,相互施加影響”。④
      黎學軍的《〈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論析》也是一 篇書評性質的文章,在文章中,作者以《那高尚的夢想》一書的主要內容為線 索,分為三個部分進行論述。第一部分,是客觀性史學的“返鄉”情結,主要 介紹了美國客觀性思想的來源以及諾維克所認為的客觀性思想;第二部分,主 要介紹了諾維克在書中所寫的美國史學界客觀性思想的爭論,第三部分,主要 介紹了諾維克關于歷史學客觀性的看法即絕對客觀性的史學史是不可能實現 的。最后,作者就客觀性問題的爭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人們真正爭論的東 西,實際上是誰的史述更有‘良心'、更具教化意義罷了。”⑤
      ①Allan Megill, “Fragmentation and the Future of Historiography”,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3 (Jun., 1991), pp. 693-694.
      ②陳新:《對歷史與歷史研究的思考一約恩•呂森教授訪談錄》,《史學理論研究》,2004年第3期。 第72頁。
      ③章可:《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東方早報》,2009年12月27日B10版,第2頁。
      ④章可:《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第2頁。
      ⑤黎學軍:《<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論析》,《史學理論研究》,2011年第2期, 羅鳳禮的《當代美國史學新趨勢》①中也涉及到了彼得•諾維克《那高尚的 夢想》一書,作者否認了諾維克在書中否定客觀性的態度,作者認為各種人文 學科的發展已經使得最初的客觀性的理想偏離了最初的方向,歷史學家無論如 何都不能將這種理想回復到以前的狀態。
      除此之外,還有部分研究生論文涉及到彼得•諾維克。孟翊潔的論文《卡 爾一埃爾頓論戰述評》中對諾維克做了簡單的評價,認為他“作為一名歐洲史 家,敢于直面美國史學界是一份不小的勇氣。同時,書中不自覺地對大量歐洲 史學界的觀點進行梳理和評價”。②易蘭的《蘭克史學研究》也涉及到諾維克 的史學思想。在這篇論文中易蘭不僅論述了美國歷史學的專業化、獨立化而且 還評述了彼德•諾維克的史學思想,易蘭認為諾維克對蘭克的研究并沒有超過 伊格爾斯的研究,因為諾維克的研究僅僅是繼承了一些錯誤的陳舊理論,并沒 有自己的想法和創新。但是對于《那高尚的夢想》一書易蘭卻給予了很高的評 價,“成功的闡述了美國歷史學界接受蘭克史學這一過程,可以作為蘭克史學 影響研究的代表”。③
      上述著作都涉及到了諾維克以及《那高尚的夢想》,對諾維克的研究大多 集中于他的著作《那高尚的夢想》一書。該書涉及兩個主題,一個是客觀性思 想在美國的際遇,另一個是歷史學職業化的發展過程。但是國內學者在對這本 書的研究過程中,大多數僅對諾維克的客觀性思想進行研究,鮮少涉及到美國 歷史學職業化這個問題。
      3.關于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著作
      對于本文涉及到的另一個主題:歷史學職業化,國內外對于的研究相對較 多。約翰•海厄姆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海厄姆的研究領域廣泛,除了移民史 和族群史,他還喜歡進行史學史研究。他一本美國史學史方面的專業著作《歷 史學:美國的職業學術研究》④(該書中文名稱有時被譯為《歷史學》)。在《歷 史學》這本書中,以美國歷史協會的發展為線索詳細論述了美國歷史學職業化 的發展,討論的最根本問題是美國職業化。與諾維克不同的是,海厄姆在《歷 史學》中充分表達了自己對于美國史學界的發展前途肯定,對于歷史學界之后 的發展前途表示岀一種樂觀的情緒,因為在海厄姆看來歷史學正在逐漸獲得自 主性擺脫各種條件上的局限。
      第137頁。
      ①羅鳳禮:《當代美國史學新趨勢》,《史學理論研究》,1992年第2期。
      ②孟翊潔:《卡爾一埃爾頓論戰述評》,碩士學位論文,東北師范大學,2012年,第7頁。
      ③易蘭:《蘭克史學研究》,博士學位論文,復旦大學,2005年,第14頁。
      ④John Higham, History: professional scholarship in American, Char Villag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1983. 伊格爾斯在《二十世紀的歷史學一從科學的客觀性到后現代的挑戰》①中以 20世紀以后的歷史學的發展為線索,討論了古典歷史主義與社會學在各個歷史 時間段內的進程、挑戰和變化。書中還詳細介紹了19世紀職業歷史學出現以后 其基本原則的變化,以及二戰后新的社會科學學科如何改變歷史學。
      1895年創刊的《美國歷史評論》(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作為19 世紀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進程中的重要標志,因此國內不乏對其的研究。程群在 2004年發表了一篇名為《<美國歷史評論〉:第一份科學的美國歷史雜志》,在 這篇文章中,程群首先肯定了《美國歷史評論》在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進程中的 地位,同時又介紹了《美國歷史評論》的發展歷程和內容與形式的變更。除此 之外他還在2009年出版了《戰后美國史學:以<美國歷史評論>為討論中心》一 書,書中以《美國歷史評論》為核心,詳細介紹了二戰后美國史學界出現的變 化:美國史學界開始由傳統史學向新史學轉變,同時也帶來了史學的“碎化”、 對歷史“客觀性”的質疑、對“美國例外主義”的批判等等問題。書中所考察 的內容重在“歷史思維、歷史方法等方面”。②這對于研究美國史學家具有重要 意義。
      徐良在《科學化和職業化:美國歷史學學科的建立》③一文中詳細介紹了 美國職業化過程中各種因素的影響。他指出美國史學在19世紀末由業余向科學 化和職業化的轉變為美國史學在20 世紀的快速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在此過 程中,在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進程中,歷史學家的史料整理工作為后世歷史學 家的研究鑒定了基礎;全國性專業歷史協會的建立和全國性專業學術期刊的創 辦,為美國史學的科學化和職業化提供了寬闊的學術視野和專業的學術交流平 臺;而以德國“習明納爾”培訓班為藍本的專業人才培養機制的建立,為美國 歷史學職業化培養了大量專業人才,并最終推動美國史學實現了由業余到科學 化和職業化的轉變。
      田志紅的碩士研究論文《約翰•富蘭克林•詹姆遜史學實踐研究》④首先肯 定了詹姆森是19—20世紀美國史學職業化中的重要地位。在文中,作者指出詹 姆遜一生雖然著述不多,但卻通過自己豐富的史學實踐大大推動了美國史學的 職業化進程。他的史學實踐涉及美國史學職業化的各個方面:史料編輯、專業 人才培養、專業學術團體和學術期刊的創建以及美國國家檔案館的設立。不僅 詹姆遜的史學實踐極大地豐富了美國的史學研究,同時也極大地推動了美國史 學的研究主體轉向專業歷史學家,從而對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發展提供了條件。
      ①[美]伊格爾斯著:《二十世紀的歷史學:從科學的客觀性到后現代的挑戰》,何兆武譯,濟南:山東大 學出版社, 2006年。
      ②程群:《論戰后美國史學:以<美國歷史評論>為討論中心》,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 2009年10月 第2頁
      ③徐良:《科學化和職業化:美國歷史學學科的建立》,《史林》,2015年第5 期,第196—209頁。
      ④田志紅:《約翰•富蘭克林•詹姆遜史學實踐研究》,碩士學位論文,江西師范大學,2015年。
      除此之外。國內外還有大量涉及到美國史學家職業化的文章,如《科學史 學與史學研究一一美國科學史學的歷史地位》,《略述美國史學評論語與總結 機制》,《美國檔案學史上的雙子星座一一兼論早期檔案學家的專業認同》, 《“挑戰”與“捍衛”之間一一當代西方史學界對“史學危機”與“終結論” 的回應》,《特納的史學觀念與其編纂實踐》①等。
      (三)彼得•諾維克與《那高尚的夢想》
      1彼得•諾維克的生平
      彼得•諾維克(Peter Novick) 1934年出生于美國澤西市,2012年因肺癌于 芝加哥去世,享年68歲,生前是芝加哥大學的歷史系教授。彼得•諾維克于 1953——1955年間在美國服兵役,1957 年獲得哥倫比亞大學文學學士學位,并 于1965 年獲得該校歐洲史學的博士學位后,開始轉向美國史學方面的研究。
      1965 年他擔任加州大學圣塔芭芭拉分校助教,并以此開啟了他的學術生 涯, 1966年于芝加哥大學任教。他生前曾任西北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客 座助理教授,到1999年他退休之際芝加哥大學仍舊保留他的原屬學院。此外, 他曾擔任美國大學協會芝加哥分會會長及大學理事會參議院的成員。
      諾維克曾經是一名優秀的教師,他大部分任教生涯都在芝加哥大學,后來 他設法改變了自己30年的研究和教學領域,成為一名最具爭論性的歷史學者。 但是他并沒有從爭論中退縮,事實上他似乎非常樂于接受這種爭論。他的同齡 人,幾乎沒有人能像他一樣在史學理論領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雖然諾維克在某些方面被認為是先驅,但是諾維克的學術思想卻受到了諾 曼•芬克爾斯坦和對手亞倫•德修茲的尖銳批評。諾維克曾在70年代任教于芝 加哥大學歷史系時名聲大噪。他似乎注定要成為一個有才華的現代法國的學者, 1968年出版了他的呼聲很高的著作《抵抗運動與維希政府:自由法國隊和作者 的清洗》。
      但事實上,諾維克并沒有這方面的研究,反而把他的注意力轉向史學史研 究,在1988年出版了一部關于客觀性在歷史解釋中所起作用的富有爭議性的著 作《那高尚的夢想》,他引發了美國歷史學界對客觀性的爭論,美國歷史學會 協會在1990年的會議上為這個崇高的夢想專門舉行了一場會議,并在1991年
      ①錢皓:《科學史學與史學研究一美國科學史學的歷史地位》,《史學理論與方法》,1998年第4期;孫 衛國:《略述美國史學評論與總結機制》,《南開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年第2期;李剛:
      《美國檔案學史上的雙子星座一一兼論早期檔案學家的專業認同》,《檔案學通訊》,2010年第5期; 鄧京力:《“挑戰”與“捍衛”之間一一當代西方史學界對“史學危機”與“終結論”的回應》,《鄭 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6期;王邵勵:《特納的史學觀念與其編纂實踐》,《史 學理論研究》,2010年第3期。
      6 月的整個會議上發表了專題報告。這本書很快就成為了大學歷史編纂和歷史 哲學課程的主要內容,這本書在當時尤其重要,因為后現代主義文學理論引發 了關于真理和相關性的爭論。
      諾維克在他的下一部著作,也是最后一本即1991年開始撰寫并于1999年 出版的《美國生活中的大屠殺》一書中再次證明了自己。因為該項目他獲得了 國家人文科學基金的獎學金。
      2.諾維克的史學思想
      自十九世紀開始,科學性已經逐步成為各自然學科的標準。對于歷史學來 說,要想成為一門專門的學科就必須適應這種趨勢。再加上留德的美國留學生 將客觀性帶回美國,美國史學界深受客觀性的影響。從外在來看客觀性是指得 到普遍贊同、不存在爭議的。也就是說歷史學界實踐活動的結果只能存在一種 結論,這樣說來歷史知識應該與自然學科所發表的結論是相同的,即歷史學家 與自然科學家的研究對象都應該具備真理性。因此,諾維克認為對于職業史學 家們的來說,歷史學科的“核心是‘客觀性'的思想和理想。它是這項事業的 基石,也是它繼續存在的理由”①。
      諾維克對客觀性的概念作了一個簡要的歸納,他認為客觀性“基本原理是 忠于過去的事實,忠于與過去的事實相吻合的真理”而且在諾維克看來最重要 的是要把歷史與虛構、事實與價值觀、認知者和認知對象幾種個體進行區分。 根據這個概念,歷史解釋和歷史事實之間是有區別的,要判斷一個歷史解釋具 有多大的歷史價值就要看它是否說明了事實。在諾維克看來,要堅持客觀主義, 對歷史學家也有一定的要求,那就是他們“所扮演的角色相當于一位堅守中正 或公正不阿的法官”②。歷史學家在寫作的過程中只能忠于客觀的歷史真相,不 能帶有任何偏見或傾向。而且在諾維克看來,要保證客觀性僅靠歷史學家個人 的努力是不夠的,客觀性需要依靠集體來維護。由于人們對歷史學家不受價值 觀影響的態度越來越不堅定,因此越來越傾向于把客觀性置于社會機制之上而 不再僅僅依靠個人的素質。因此人們對假設也越來越寬容,歷史學家不再遵從 舊的歷史事實中得出歷史假設的模式,而是提出歷史假設應該接受歷史事實的 檢驗。
      諾維克認為客觀性的各種思想是相互沖突的,也是混亂的。因為在諾維克 看來很多客觀性的哲學前提都是值得商榷的。而且他認為客觀性捍衛者的觀點 遠遠不如客觀性批判者提出的觀點更有說服力。因為捍衛者心中的客觀性思想 是被夸大了的。
      ①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p1.
      ②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2.
      諾維克對堅持客觀性的史學家表示了擔憂,因為客觀性問題不僅僅是一個 哲學問題而且是一個情感問題。“非理性主義”給歷史學界造成了惶恐但是在 歷史的研究中由于受到所謂“超理性”因素的影響而存在著雙重標準,這種態 度與他自身的學術和教育背景是緊密相關的。因為從學術背景來講,諾維克是 一名歐洲史學家,在美國史研究中更能堅持超然的態度。
      諾維克堅持自己在寫作本書時秉承著一種超然的態度,堅持中立的立場, 試圖將美國一個世紀里歷史學的發展狀況如實地展現在讀者的眼前,但是這并 不意味著諾維克接受美國史學界中的客觀性思想。
      對于客觀性問題,諾維克旗幟鮮明地表明了態度,他從來不曾對客觀性抱 有樂觀的態度。
      3.《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史學界》
      《那高尚的夢想》是諾維克著作中最能體現他史學思想的作品。《那高尚 的夢想》作為一部“史學問題史”,把客觀性作為全書的研究主題,將美國史 學發展的歷程分為四個階段:客觀性的加冕;受圍困的客觀性;客觀性的重建; 客觀性在危機中。諾維克將客觀性與職業化放在一起進行書寫,主要是因為他 認為,職業化與客觀性“是一種復雜的符號性關系”。①歷史學家對客觀性的追 求推動了職業化的發展,兩者相得益彰。在討論客觀性問題的過程中,諾維克 把客觀性比喻為“神話”,他“并不是要說明所討論的對象究竟是真理還是謬 誤,而使用它來說明‘歷史的客觀性'在維護職業歷史學的事業中發揮的重要 作用”,因此史學家要維護客觀性,在維護客觀性的過程中,“要靠每個歷史 學家去追求,又要靠集體來維護”。因此在這本著作中,我們不僅可以看到美 國歷史學職業化的發展也可以了解客觀性在美國的各種際遇。
      彼得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的導論部分就表明了本書的主要內容。 他明確指出在書中主要探討的內容是:“客觀性觀念在美國歷史學界遭遇的命 運”,除此之外他還將敘述“客觀性觀念的形成、修正、遭遇的挑戰以及得到 的捍衛……這一觀念以什么方式推動了(或有時阻滯了)職業化歷史學的學術 發展”②。
      作者在書中并沒有準備花大量的篇幅和精力來討論客觀性思想,他只是會 將客觀性當做一種神話來進行研究。之所以將客觀性作為一種神話來研究,不 僅可以說明客觀性在維護歷史學職業化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包括對職業歷史學 活動中發揮的整合和穩定作用)。而且隨著時間的變遷和人們思想的變化而受 到挑戰來說明客觀性在近代也受到了質疑。
      ①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51.
      ②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1-3. 在書中作者數次強調對客觀性的態度問題,他并不會提出贊同或者是反對 的意見。他的目標只是想要完整的記錄客觀性的批判者和捍衛者的觀點。作者 寫作本書的目的更不是想要為自己的某一觀點做辯護,而是為了將客觀性問題 充分展示出來。
      關于本書到底歸屬于“專業史”還是“學科史”,諾維克進行了詳細地論 述。這兩種著作的區別在于“專業史”更容易受主流思想的影響,而“學科史” 則相對具有“超然態度”,包括約翰•海厄姆的《歷史學:美國職業學術研究》 在內的大多數史學史的作品都受到“古為今用”觀點的影響強調今天的合理性。 作者還強調在當今大部分史學史的著作中很多作家都帶有一種肯定美國史學界 的態度而作者所做的就是努力堅持超然的態度。而且作者并沒有像其他歷史學 家一樣,將歷史寫作當成是為人類造福的唯一事業,也沒有突出自己書中所涉 及到的歷史學家在職業化進程中的突出貢獻,只是針對 “客觀性問題”的某一 方面進行介紹而不對其中的某位歷史學家和某部著作做具體的評價。
      諾維克在書中強調,精英主義是絕大多數人在面對史料時不可避免的心理。 但是由于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中的覆蓋面比較寬,不可能對所有人 的思想都做比較系統的分析,而且作者在寫作本書的時候突破了傳統的學科史 的研究領域中“內力論”與“外力論”、“認知論”與“非認知論”的對立, 將這些理論都放到本書中,更是將本書的書寫范圍擴大化,因此雖然諾維克在 書中極力避免精英主義的思想,但是在論述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會帶有這種傾向。 作者為了避免被說成是“簡化論”而采取的一種多層次的研究方法。
      書中所討論的并不是許許多多的歷史解釋如何演進的問題,而是僅僅討論 歷史學家們對客觀性的看法以及各學者之間的論戰。雖然這本著作的厚重并非 諾維克本意,但是卻也為我們研究美國歷史學提供了豐富的史料。詳細地梳理 的美國歷史學界一個世紀以來的發展脈絡,將歷史學職業化的發展進程盡可能 全面的展現在書中。
      一、美國史學界的發展與職業化問題
      (一)美國史學界的發展
      20 世紀對于美國歷史學界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階段。在此期間美國史學 得到迅速發展,歷史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史學理論逐漸完善,美國史學界 各種思想相互碰撞,逐漸顯現出多元化的趨勢。
      1.美國歷史學界多元化思想的呈現
      19世紀末,歷史逐漸脫離文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科學歷史學開始形成。 對于科學歷史學,歷史學界有兩種不同的看法,第一種是將歷史學歸于科學, 歷史學家應該像自然科學家那樣致力于尋找歷史學的發展規律;第二種是將客 觀性引入歷史學中,歷史學家僅需要遵循客觀性的原則陳述事實,并不需要進 行任何的解釋。科學歷史學家受到自然科學的影響主張在歷史研究中擺脫情感 的影響。
      20世紀初,道爾在(Earle Wilbur Dow)《美國歷史評論》上發表文章,正 式提出“新史學”這一概念。新歷史學逐漸取代科學歷史學,但是這并不意味 著新史學對科學歷史學的全盤否定,對于科學歷史學家所提倡包括達爾文的進 化論和對堅持歷史事實等一些重要的理念仍然持有認同的態度。所不同的是新 史學擴大了歷史學的研究范圍、與社會學科加強合作、注重現實問題等方面。
      20 世紀二三十年代在特納和魯濱遜的努力下,新史學被發揚光大。特納作為新 史學的代表,他的邊疆史研究雖然很多東西都只是流于表面但是他喜歡用經濟 和地理來解釋美國政治和社會的發展。特納希望歷史學家能夠學習自然科學家 的研究方法。特納還為美國史學家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史學家。與特納同時代 的歷史學家魯濱遜繼承了科學歷史學注重史料的優秀傳統。對于歷史學的作用, 魯濱遜提出歷史學應該為現實服務,學古通今。魯濱遜提出的史學研究理念與 方法逐漸融入美國史學,為后世歷史研究打下了基礎。同時也極大地擴展了歷 史學的研究領域。同時,在魯濱遜的影響下,形成了一個包括比爾德、貝克爾、 桑代克等人的美國史學研究新學派:新史學派。
      進步主義歷史學是在新史學理論基礎上進行發展,是1890年至一戰前“改 革時代”①的產物。進步主義歷史學家信仰進化論,相信社會是不斷變化的,美 國社會發展的動力主要來源于內部社會的矛盾。特納重視地區沖突尤其是西部 邊疆對美國文明發展的意義。比爾德開創了用經濟來解釋美國史學的先河。從 經濟利益方面的相互沖突來論述美國社會的進步;帕林頓則是將特權與自由作 為兩種力量的沖突作為美國思想文化發展的內在動力。
      相對主義孕育于新史學家的史學思想中,但是直到比爾德和貝克爾才得到 全面闡述。比爾德將歷史分為三類:歷史事實、寫作的歷史、記載的歷史。突 出強調歷史記載主體的作用,表明歷史的相對性。貝克爾認為歷史學家會受到 社會環境的影響從而不能完全保證思想的客觀性。他認為:歷史事實并不是歷 史事件,只是歷史事件在現實社會的一種映射。貝克爾將歷史研究的課題分為 兩類:一類是過去所發生的歷史事件,另一類是人們書寫的歷史事件。第一類 是客觀的,不會發生變化,是絕對的;第二類則會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及歷史學 家的經歷、興趣等發生變化,是相對的。貝克爾的思想是零碎的,他的目的并 不在于構建一種新的史學思想,而是為了表明科學歷史學是存在問題的,無法 實現的。
      二戰不僅給世界物質文明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對于精神世界也產生了深 遠的影響。美國歷史學界開始出現保守主義思潮,反對社會變革。與進步主義 史學家不同的是,新保守派主張歷史的一致性與和諧性。理查德•霍夫斯塔特 是保守主義的典型代表人物。一生致力于美國政治文化史的研究,認為雖然美 國歷史學界存在各種沖突,但是從根本上來說都存在著一個共同的文化和政治 傳統。布爾斯廷主要研究思想文化領域,認為美國文明是延續的。他的這種文 明延續有三個特點:首先是歐洲文化在美國文化中舉足輕重的地位;其次是美 國社區觀念的形成;最后是美國文化中的調和作用。
      20世紀50年代后,美國社會矛盾突出,保守派的思想已經不再適用于當時 的美國,新左派運動發生,歷史學界的新左派也產生了。新左派史學家主張以 沖突的觀點來解釋美國的歷史;重視史學的現實性作用;突破傳統的自上而下 的史學觀念,主張自下而上的歷史寫作,注重社會下層民眾。新左派歷史學家 的研究范圍主要集中在二戰后的社會問題。威廉•阿普曼•威廉斯作為新左派 史學家的代表,主張應該重視歷史的現實價值。他最大的貢獻在于對美國外交 史的書寫。他認為美國的擴張主義不僅來源于英國擴張主義的傳統更是來自于 自身舒緩壓力的需要。
      除此之外,以貝林為代表的新思想史學派以及60年代的新社會科學史學家 都對保守派的思想提出挑戰。美國史學界自19世紀末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不 僅研究領域擴大,史學研究理念和方法等都在發展。美國史學界多元化趨勢逐
      ① 于沛:《20世紀的西方史學》,武昌: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年,第195頁。
      漸顯現。
      2.職業化問題初探
      對于美國職業化的起步,張廣智先生在《西方史學思想史》一書中就曾提 出,美國史學“濫觴于殖民地時期”。①這一觀點得到不少人的認同,這一時期 的歷史學家也就是歷史上常說的“清教徒史家”,回憶錄是這個時期最重要的 史學作品形式。
      獨立戰爭結束后,又出現了一批家境殷實、受過良好教育的歷史學家,他 們被稱為“貴族學者”②,他們將獨立戰爭作為研究重點但是當時的歷史學家并 沒有從美國的整體出發,而是從地區的角度出發。由于當時的歷史學著作大多 集中于地方史,不僅研究范圍較窄而且形式單一,因此這個時期的歷史學家并 不能算作是真正的歷史學家。
      對于科學歷史學的形成,也就是歷史學職業化的開端,歷史學家們有大致 相同的觀點,他們認為:“科學歷史學的形成和美國歷史學科的獨立化、歷史 研究的專業化相互交織在一起,這一過程完成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③高等 教育的興起、職業歷史學家開始取代業余歷史學家的地位、美國歷史學會成立 以及后來《美國歷史評論》的創刊,這些都標志著美國歷史學開始成為一門獨 立的學科。
      雖然赫伯特•巴克斯特•亞當斯在約翰•霍布金斯大學設立了研究生班。 雖然這個培訓卻大多流于表面,但是海厄姆卻認為亞當斯是美國歷史學職業化 的重要推動者。在詹姆森之前,美國歷史學會的會長一職均是由業余歷史學家 擔任的,詹姆森作為第一位擔任會長的職業歷史學家,這是美國歷史學職業化 進程中一次尤為重要的轉折。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美國歷史學界發生了顯著變化,在大眾市場的控制力 方面,專業歷史學家開始取代業余歷史學家的地位。兩戰之間的歷史學界,按 照歷史學家對職業化的最初設想,不僅喪失了大眾讀者的市場而且還失去了中 小學歷史教學的壟斷權,歷史學家的自尊心遭到損傷。二戰后,美國歷史學會 的入會標準進一步提高,提出會員必須具有博士學位。但是此時的職業歷史學 家仍然堅持的是外在的標準化的計量方式,逐步實現歷史學家早期設立的職業 化目標。但是在 60年代以后,職業歷史學家開始擺脫這些外在的東西,逐步爭 取歷史學內部的自主性,歷史學逐步成為一個自主性的學科,一些可喜的變化 極大地激發了歷史學家的自信心。經過這三代歷史學家的努力后,歷史學的職
      ①張廣智: 《西方史學史》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0年,第190頁。
      ②田志紅:《約翰•富蘭克林•詹姆遜史學實踐研究》,第15頁。
      ③于沛:《20世紀的西方史學》,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年5月,第181頁。 業化程度進一步加深。20世紀的后三十年的時間里,歷史學內部開始逐漸碎化, 諾維克就曾指出此時歷史學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是一個統一的共同體,歷史學 分支越來越細,研究范圍也開始逐步擴展到其他學科,相應的其他學科也開始 涉獵到歷史學。逐步形成今天歷史學的模型。
      (二)職業化的要素
      1839年歷史學才成為美國大學中一門獨立的課程,但是此時的歷史學只是 文學的一個分支。直到19世紀末這種狀況才得到改善,歷史學逐步成為一門獨 立的學科,開始出現職業歷史學家。
      最初,美國歷史學職業化是通過一系列的標準來衡量的,后來自主化才作 為衡量職業化的標準。不僅諾維克抱有這樣的想法,約翰•海厄姆對此也持有 類似觀點。通過整理我們不難發現,職業化初期的標準化要素大致包括:組織 機構(最基本的組成要素)、受到學術界內部統一認可的學術刊物、專業的歷 史學家、專業技能訓練機構、有效準入從事職業性的實踐活動等。
      1.全國性的組織機構——美國歷史學會
      在美國歷史學會這個全國性的組織成立以前,18世紀90年代美國已經存在 許多地方歷史學會。由于美國是由各個州組成的邦聯政府,受美國的政治因素 影響,史學界因此也存在了這種想法,認為美國的歷史就是各州歷史的總和, 美國史研究缺乏一種整體性。除此之外,各地方歷史學都試圖成為能代表美國 的歷史機構。杰里米•貝爾納普仿照倫敦古物學家學會(London Society of Antiquaries) 和蘇格蘭古物學家學會(Society of Antiquaries of Scotland)在波 士頓成立了馬薩諸塞州歷史學會。受馬薩諸塞歷史學會成立的影響其他各州也 紛紛成立了地方歷史學會:1804年建立的紐約歷史學會,1815年賓夕法尼亞州 成立了美國哲學學會的分支機構后來又成立了賓夕法尼亞歷史學會,除此之外 美國西部的一些州也都成立了歷史學會。與此同時,一些更小的行政區劃和大 學也開始建立歷史學會。這些歷史學會成立后與馬薩諸塞歷史學會堅持著同樣 的原則,都希望能夠搜集盡量多的史料。這為后來美國職業化的發展打下了堅 實的基礎。1884年為了結束各地方歷史學會的分裂狀態,更好地搜集和保存史 料,在吉爾曼、亞當斯、泰勒等人的倡議下,建立了美國第一個全國性的歷史 學會。
      美國歷史學成立之初僅有41人,但是在成立初年就有近400人的加入。研 究的重點也從地方史轉向全國史。按照規定,美國歷史學會每年要在不同的城 市舉辦會議,這就加強了各地學者之間的交流。同時這也促進了美國歷史學職 業化的發展。后來,美國歷史學會按照國會法案加入史密森學會,成為一個獨 立的法人學術組織。不僅會員中教授和大學教師的數量迅速增加,而且這些會 員不僅忠于任教大學而且也開始忠于歷史這個學科。美國歷史學會的成立標志 著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建立,同時也帶動了美國其他學科的職業化進程,美國 職業化獲得極大發展。
      2.歷史學會的會刊——《美國歷史評論》
      1895 年,《美國歷史評論》創刊,該雜志作為研究美國歷史學界不可或缺 的部分。因為它所發表的文章實際上揭示了美國歷史學界發展的趨勢。此時的 歐洲史學迅猛發展,美國史學也開始受德國史學的影響發展起來。1895年以前, 美國史學界也存在一些專門的歷史雜志,但是這些歷史雜志的主題主要研究領 域較為狹窄的傳記題材且主要對象是美國史。除此之外,那些期刊雜志并不是 面向所有人的,僅僅是一些大學內部的刊物。因此,美國歷史學會成立以后就 迫切需要創辦一分擁有更全面的讀者基礎、研究范圍更廣闊的歷史學雜志。因 此與以前的歷史學雜志相比,這份雜志不是一份機關刊物,更是一份面向所有 人的開放性的雜志。當時美國歷史學會中 100 名大學歷史教師中有近一半的人 有留學德國的經歷, 1859年,德國歷史學家蘭克與同仁一起創辦了《歷史科學 這份雜志》,為了追隨德國歷史學界的步伐,美國于1895年正式創立了《美國 歷史評論》。
      對于《美國歷史評論》(以下簡稱《評論》)這份雜志由于多與美國歷史 學會放在一起,因此多數人存在一個誤解:美國歷史學會創辦了這份雜志。其 實,《評論》是由哈佛大學、康奈爾大學、耶魯大學等高校的亞當斯教授、史 蒂文斯教授等人倡議創辦的。不僅如此,《評論》在創辦最初的兩年時間里, 自負盈虧。但是后來由于不能達到這種效果于是才開始與美國歷史學會合作。 會員向《評論》繳納財政津貼,相應的《評論》也向每位會員贈送《評論》。 1898 年紐黑文會議上《評論》正式成為歷史學會的機關刊物,而且當《評論》 的編輯任期結束后,學會會員有權對新一任的編輯進行選舉。
      《評論》作為一份雜志,它所包含的內容非常豐富,涉及范圍廣,其中以 書評的影響最大。直到二戰前,《評論》的欄目變化很小:
      基本上包括四個部分:主要論文,迄今未發表的檔案資料,書評和關于
      歷史職業、新的出版物或者(歐洲或者美國的)歷史領域發展的消息欄。①
      論文在評論中占據較大篇幅。雖然在《評論》創刊初期一直致力于創辦全
      ① 程群:《<美國歷史評論>:第一份科學的美國歷史雜志》,第 73 頁。 民性的雜志,但是在最初的25年,《評論》仍然只是在專家和教師中比較流行。 至于檔案這個專題,最初評論也卻是在保存檔案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在 1949年這個部分就被取消了。書評這個專區,評價過不少著作,在1895到1920 年前20年的時間里,就有近4000本書的書評,不僅所涉及范圍十分廣而且這 些書評的質量都很高。1980年又增了論壇這一專區,論壇是為了歷史學家更方 便進行討論而設立的,這種討論都有一個主題。作為美國歷史學的晴雨表,通 過對看在文章和討論主題的研究,可以看出美國歷史學的走向。
      3•專業人才的培養機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對于歷史學職業化,專業的歷史學家才是關鍵。但是在19世紀70年代以 前的美國,歷史學的人才培養卻相對落后:大學里缺少職業歷史學家,因此歷 史課程大多是其他專業教授代為授課;歷史不僅在高等教育中不受重視,在中 小學教育中也往往受到歧視。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為美國培養了大量的專業歷史學家,成為美國首個專 業人才培養基地。與傳統的美國高等教育不同的是,它拋棄了傳統的美國的教 育制度,以德國柏林大學為原型而建立的。研究生教育以德國的博士教育制度 為藍本,作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重點項目而受到重視。
      諾維克對霍普金斯大學設立的研究生班持一種否定的態度,他認為這是一 種流于形式的培訓方式。作為這個研究班里第一個獲得博士學位的學生,J.弗蘭 克林•詹姆森對這個培訓班的會議評價說:“令人生厭的”、“喜歡搞外表的 噱頭”。
      19世紀開始,為了改變美國高等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中的落后狀況,一 些自歐洲學習歸來的留學生開始對美國的教育制度進行改革。內戰后,“習明 納爾”研討班的引入雖然在最初并沒有得到普及,但是后來卻在亞當斯的推動 下在霍普金斯大學得到推廣,亞當斯對這種討論班付出了大量的心血,《霍霍 普金斯大學歷史和政治科學研究》所出版的大量優秀研究生著作更是讓美國民 眾看到了這種研討班的價值,后來著名的歷史學家詹姆遜、安德魯斯、特納等 都這個研討班培養出來的優秀歷史學家。后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這些優 秀畢業生走向工作崗位后,又將這種討論班的形式傳播到其他學校,培養了更 多的歷史學人才。
      為了能將這種討論班式的新型高等教育的培養模式推廣到全國,亞當斯還 進行了一系列的努力。首先是在全國歷史大會撰文宣傳了這種研究生的培養方 法,后來還編寫了一份詳細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治歷史系博士生培養章 程……成了其他大學博士培養章程的模板”,①后來美國的其他大學也開始建立 起博士生的培養基地。
      4.職業化的基礎——史料搜集
      搜集歷史資料,是每一個歷史學家研究的基礎,同時也是美國歷史學職業 的基礎,美國歷史學家也同樣對史料搜集表現出極大地興趣。貝爾納普就是其 中的典型代表,在搜集了眾多史料之后寫作了《美國名人傳》。
      眾所周知,馬薩諸塞州歷史學會是美國歷史學會的雛形,因為馬薩諸塞州 歷史學會最初成立的目的就是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歷史學會。馬賽諸塞州歷史學 會成立以后,出版很多的史料,在貝爾納普的提議下為更好地將史料進行傳播 創辦了刊物《美國的阿波羅》 。在廣泛搜集史料的基礎上,自1972年開始,馬 薩諸塞州歷史學會就開始出版了大量史料文集,這種史料搜集逐漸帶動了其他 的地方歷史學會。
      美國歷史學會成立以后為了更好地搜集史料,1895 年成了美國歷史手稿委 員會,這個委員會不僅是美國歷史學會的常設機關,而且還出版了大量的原始 資料。公共檔案委員會也出版了大量的史料,包括美國各州史料的目錄。文獻 委員會還出版了《歷史知識指南》這些原始檔案資料的出版,對美國歷史學的 研究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對于美國史料搜集具有重要貢獻的另一個人就是斯巴克士,他是美國歷史 山第一位專業的歷史學教師。他認為美國的歷史研究中缺乏專業的史料,正是 由于認識到這種研究史料的不足,斯巴克士在不到 20年的時間里搜集了大量的 史料,并且出版了 “《喬治•華盛頓文集》(1834-1837)、《美國傳記叢書》、 十卷本的《本杰明•富蘭克林文集》(1836-1840年)和四卷本的《美國革命外 交通訊》(1853)”。②
      除此之外,19世紀還出現了彼德•福斯、巴塞羅繆•卡羅爾、威廉•斯普 拉格等大批史學家。他們搜集史料,并且編著成書,這些書目成為美國歷史研 究中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當然,美國歷史學職業化并不僅僅包含這幾個方面,還包括行業準入原則、 獎學金制度、學位證書頒發、專業人士社會地位的提高、職業自主化等諸多方 面。這幾個方面對于美國職業化來說都具有里程碑式的作用。美國歷史學會作 為美國職業歷史學家的組織,《美國歷史評論》是美國專業的歷史學學術期刊, 再加上專業的人才培養模式。使歷史學稱為一門獨立的學科,職業歷史學家取 代業余歷史學家成為歷史學學術的主體,歷史學職業化正式成一種可能。
      ①徐良:《科學化和職業化:美國歷史學學科的建立》,《史林》,2015年第5 期,第208頁。
      ②徐良: 《科學化和職業化:美國歷史學學科的建立》,第198頁。
      二'彼得•諾維克對職業化進程的論述
      諾維克在對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進行論述的過程中緊緊把握時間的脈絡,以 客觀性在美國的傳播為時間線索,將兩者緊密聯系在一起。通過列舉前文論述 的職業化要素的發展狀況來闡釋美國職業化進程。
      (一)一戰前職業化的起步
      在客觀性思想傳入的初期,歷史學的職業化開始建立。但是此時美國歷史學 職業化僅僅是停留在表面形式化的層面。
      1.專業團體與規則的建立
      19 世紀,客觀性的權威在美國思想界受到一些挑戰,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需要滿足兩個條件:首先是由專業史學家組成的團體;其次是這個團體要有一定 的行為準則。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更好的建立客觀性思想在歷史學職業化中的 地位。
      就歷史團體來講,19世紀末的歷史學家并沒有受到專業的訓練。與其他學 會相比,美國歷史學會會員中“只有大約 25%是大學教師”,同時期的政治學 會和哲學學會中大學教授所占的比例則高達“80%”、“90%”。①直到兩次世 界大戰期間,美國歷史學會才開始做出改變,歷史學會主席只能由取得博士學 位的大學教授擔任。早期的歷史學會為了遷就一些重要的議員,學會主席由一 些業余歷史學家擔任的。不僅如此,當時的美國歷史學會中,業余歷史學家占 據很大的比重;就連當時重要的歷史學著作大多也是由業余學者完成的,這些 歷史學家并沒有接受正規的大學教育和職業訓練。雖然美國的高等教育是受德 國的影響而發展的,但是與德國的嚴格要求相比,美國在這方面的要求則低得 多②。為了更好地鞏固客觀性的地位,歷史學家還進行了一些技術上的訓練,包 括為提高學術性將學界同行重新定義為歷史著作的讀者,這也就預示著20世紀 初的歷史學家拋棄了大眾讀者市場。
      除了此時的學者團體以外,歷史學家還試圖在這些團體中建立一系列的規
      ①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49.
      ②德國學者博士畢業后要獲得大學的任教資格并不僅需要完成博士論文的寫作還要完成一篇質量非常高的 任職資格論文的寫作,在美國則僅需要完成一篇由已刊史料為基礎的簡短論文。
      則:獎懲制度也是職業化的一個重要標準,歷史學家們表面上也對這種獎懲制 度表示承認。這種獎懲制度具體表現為由職業界負責發各種獎勵、刊登文章、 提供就業機會,以往過于強調市場缺乏規則的“古典自由市場”式的獎懲制度 將逐步被取消。歷史學界的人才選擇也需要制定一系列規則,但是這個規則的 制定卻受到了阻礙。確切的說,在當時的發展狀況下并不需要這樣一種制度來 挑選人才。因為在當時的歷史學家看來,進入歷史學界的學者不一定要有非凡 的文采,當時的工作是“靠能力有限的人便能做到的積累”,因此人才選擇規 則在當時的歷史學界并不需要。
      2.專業期刊的創辦
      就專業刊物來說,職業化起步階段的美國歷史學界專業期刊僅有《美國史 學評論》和《美國敘事史和批判史》,諾維克明確指出,專業期刊的撰稿人大 多數并沒有受到正規培訓,以《美國敘事史和批判史》為例, 34名撰稿人僅有 1人受過專業訓練,而且其中絕大多數并不是專業的歷史學家。
      就當是歷史學研究方法來看, 20世紀初的歷史學界,歷史學家們注重的是 知識的整理與積累,并不是發表自己的看法。以《美國歷史評論》的創刊人富 蘭克為例,他們認為歷史學家最大的貢獻不是向以前的歷史學家那樣“以卓越 的文采展現道德觀念”而是需要“儲存經過仔細考證的資料”。在諾維克看來, 當時的歷史學家更注重的是史料的積累,他們把這種積累當成是一種集體活動, 將史學研究比作是建造房屋的過程,歷史學家們并不關心他們最終將會建成一 個什么樣的房屋,他們所進行的事業僅僅是為這間房屋的建設搬磚運瓦,
      雖然在諾維克看來,美國史學界職業化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鞏固客觀性的地 位,但是客觀性和職業化之間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矛盾。這主要是由于客觀性 和職業化的觀念之間存在一些沖突造成的。客觀性思想中存在著潛在的矛盾, 學術界堅持客觀性的一個規范就是不包庇同行所犯的錯誤,但是有時他們在公 開場合為了彼此的形象,相互之間還需要堅持一個重要的價值觀就是互相尊重。 我們知道無論是何種行業,直接公開的批評同行都是一種禁忌。早期歷史學會 的會員們之間“主要是靠友誼、庇護或相互吹捧的紐帶聯系在一起”,①再加上 紳士文化中對批評與爭論的憎惡,在這些因素的影響下,當時的美國史學界充 滿著和諧和文雅。但正是由于缺少必要的批評和爭論,卻阻礙了客觀性思想的 發展。
      這一時期的美國一些職業化的特征如專業化學者對歷史學的壟斷、學者需 要的技能等并未有所體現。至于歷史行業的自主化則在很多年以后才得以實現。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57-58. 19
      因此19世紀的美國職業化僅僅出于起步階段。雖然歷史學職業化僅僅出于起步 階段,但是此時歷史學家的社會實踐活動,尤其是社會團體與規則的建立促進 了客觀性的“權威”,同時客觀性又反過來促進了職業化的發展。
      (二)兩戰之間職業化的停頓
      一戰前的歷史學家,對于職業化運動和客觀性思想持有一種樂觀的態度, 但是到了二戰之后,這種樂觀思想逐漸變為消極。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 從一些重要指標來衡量職業歷史學家的社會地位,不僅沒有提高反而下降了。① 因此總的來說,這個時期歷史學的職業化進程進入一種相對停滯階段,職業化 的停頓引起了歷史學家對客觀性觀念的懷疑。
      1.歷史學家社會地位的下降
      首先是職業待遇上的變化。雖然此時的學者仍能像以前那樣獲得歷史學的 博士學位。但是與一戰前的情況相對比來說,此時的博士并不像一戰前能夠進 入著名大學任教,他們往往只能進入一些較小學校或二三流州立大學任教;而 且教授的待遇也不像以前高于其他職業,而是低于商業部門和其他行業。與此 相應的,這種低工資對新生力量融入職業化大軍起到了消極作用。
      由于缺少了對新生力量的吸引力,一戰前 25%的歷史學教授來自特權家庭 的情況被打破,30 年代的歷史學家大多出身于較低的社會階層,但是在人們的 普遍意識中美學意識并不是人人都具有的,尤其是出身低下的人更是無法達到 這種認知的高度,只有出身高貴并且可以長期受到熏陶的人才能具有這種美學 意識。
      從1890年到1940年,學術界的平均工資水平與非熟練工人的工資比例從
      高于5:1下降到低于2:1……他們普遍抱怨依靠職業界的收入根本無法支付維持 中產階級生活的必要開支。②
      由于教授工資較低,造成學術成果的數量和質量都不能達成人們的需求。 一些教授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利用假期時間進行額外教學,這種教學活動嚴重 阻礙了教授們的研究工作,因此有人評價此時的教授“一生當中只發表過兩篇
      ①這些指標主要包括:教育學家占據了中小學教育的地盤;業余歷史學家比職業歷史學家更受廣大讀者的 青睞;學術成果達不到期望的水平;新的史學計劃也并沒有按照預期發展。
      ②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170-171. 重要文章”。①與此相應的是當時的一些高校,對于教師的要求也發生一系列的 變化,對學術成果的關注度也開始下降,位于教學能力和公共服務能力之后, 排在第三位。
      這個時期,美國歷史學界的著作質量也著實令人堪憂,這個時期大部分的 學術成果僅僅是缺少解釋的陳述性成果,而且研究范圍來說對比以前大為減少。 因為這個時期的歷史著作集中于歐洲史的宗教改革和法國大革命,但是在這兩 個主題下的歷史著作也開始脫離客觀性:致力于宗教改革的作家多帶有狹隘的 民族主義的偏見,而關于法國大革命的著作也開始轉移到概念上來;這個時期 美國學者的歐洲史著作僅是簡單的史料堆積,在許多方面都表現的像初學者。 美國史的研究狀況也是相似的,約翰•沃爾頓•考格在《歷史學家的選擇:美 國出版的歷史和專輯著作民意調查報告》一書中對美國1920—1950年的歷史著 作進行了民意調查。但是這個民意調查卻充滿了恭維的語氣,提到的有些著作 也是在一戰前完成的多卷本的著作,而且書中提到的作者并不是歷史學家。此 時的美國社會史研究也沒有取得絲毫的進展:兩戰之間的第二代史學家并沒有 對客觀性思想提出任何質疑,他們盲目崇拜客觀性的思想,歷史學家施萊辛格 堅稱:客觀性是“歷史學家的唯一正當目標”,②因此對他來說,客觀性的敘述 要比評價重要的多,這也是兩戰之間絕大多數歷史著作的特點。
      2.地區主義的盛行
      歷史學家為了防止自己社會地位的下降而產生了普遍的排猶主義。美國學 術界的排猶主義也帶動了地區主義的發展,這種地區主義實質上是對職業化初 衷的背叛,因為最初的職業化是希望建立一個全國性的學術團體,支持這個學 術團體的理念當然也只有一個(這個理念也是客觀主義的核心)。但是這種地 區主義卻是反對這種理念的。
      美國歷史學界的地區主義表現在多個方面,其中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獲得博 士學位的學者在求職時往往進入地區性市場。不僅一些大學僅在本區招生,即便 有些大學是面向全國進行招聘,但畢業生在就業時也僅選擇在學校的周邊地區。 除此之外,南方和中西部的歷史學家也認為美國的歷史學界是由東北部尤其是哈 佛大學的歷史學家控制。1907年成立了密西西比河谷歷史學會并與1914年創刊 《評論》。1934 年成立了南方歷史學會并創立了《南方史學雜志》,這種地區 性的歷史學會的建立宣告著詹姆斯所希望建立的全國性歷史學會的失敗。盡管該 學會最初僅僅是將目光集中在密西西比河谷發生的歷史片段,直到40年代學會
      ①Norman Cantor :The Meaning of the Middle Ages, Boston: Allyn and Bacon, 1973, pp22-23.
      ②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179. 才宣布該學會已經開始超越地區主義,逐步變成一個全國性的組織。這個組織的 出現也成功的將“東部機構”對于歷史學界的控制解除。東北部以外的地區普遍 認為是東部地區的歷史學家壟斷了美國的歷史研究,并且對此極為不滿。
      3.文化市場與自主性的喪失
      諾維克指出,每個組織都希望自己能夠獲得這個領域的壟斷權,歷史學家 也不例外。他們也希望自己可以獲得歷史領域的壟斷特權。他們希望可以壟斷 歷史生產和消費的霸權,但是他們僅僅獲取了文學市場的壟斷權卻喪失了對中 小學的歷史教育的控制。一戰后“職業歷史學家對中小學歷史課程設置的影響 開始減弱”。1890年至1924間,美國的高中數量增長迅速由“不足5千所增加 到2萬所……中學生人數的增加更是驚人:1890年每一千個美國人當中有三名 中學生,到了 1924年這個比例增長了 10倍”,①高中數量的增加也帶動了師范 院校和高中數量的增加,但是此時歷史學家逐步失去了培訓中學歷史教師的權 利。
      與此同時全國教育協會開始著眼于一個更加長遠目標——“培養合格公 民”。枯燥的歷史事實對于學生的成長并沒有多大的作用,與歷史學家一直提 倡的厚古薄今觀念不同,教育學家提出中小學的歷史教學應該關注于現在而不 應該集中在古代,要注重培養學生正確的社會意識。因為教育學家認為職業歷 史學家所強調的歷史全面性和連貫性與他們強調的厚今薄古的觀念相違背。雖 然這是一場關于歷史學家的培訓,但是歷史學家卻無權阻止這場變革的發展。 這個時期傳統的客觀主義思想已經被破壞。最終,在二戰之前,職業歷史學家 向教育部門表示妥協。他們認可在中學教學中除了要向學生講授傳統的歷史知 識外,還應該包括社會和經濟等方面的內容。此時的歷史學家們對此表現出強 烈的失望,甚至有些悲觀的表示歷史學處于孤立的境地。歷史課程在此時已經 處于中小學教育的邊緣。
      除此之外,歷史學家的著作不能受到廣大讀者的青睞也令歷史學家感到不 安。雖然在兩戰之間的文化市場出現了對歷史著作的強烈需求,但是在這個市 場中獲益的卻大多是戰地記者等業余歷史學家而非職業歷史學家。在此時,業 余歷史學家與職業歷史學家的著作之間展開了競爭,但是職業歷史學家對業余 歷史學家卻是相當輕視,他們還對業余歷史學家企圖披露傳統歷史學弊端的做 法表達了憤怒和厭惡。與職業化初期不同的是,歷史學家們開始試圖將歷史著 作的讀者定位在普通民眾并不僅僅是同行之間。內文斯②作為業余歷史學家公開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186-187.
      ② 內文斯原本是一名戰地記者,1938年開始擔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想要創辦一種以所有人為主要閱讀對 象的雜志,遭到拒絕后特邀部分職業歷史學家和業余歷史學家建立了一個新的美國歷史學家協會,旨在 抨擊美國歷史學會時,深知此事的一些著名歷史學家也加入到他的陣營,這些 都可以說明當時的歷史學現狀堪憂。
      兩戰之間歷史學職業化的停頓,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歷史學沒有自主 性,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需要私人資助。因此一些歷史學家不得不在資助者的要 求下對教科書進行書寫。這種修改有時候僅僅是為了迎合資助者或者說是說將 歷史描述成能夠符合人們情感的類型,否則他們將無法避免淪為殉道者的命運。 歷史學者對于歷史著作的質量問題也表現出極為擔心的態度,雖然他們在兩戰 之間仍然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但是他們此時的論著大多集中于檔案方面。
      職業歷史學家的著作往往會受到青年歷史學家的批評,尤其以書評為甚。 青年歷史學家看不慣職業歷史學家之間的相互吹捧,認為這讓美國的歷史學家 長期處于一種比較麻木的狀態。但是歷史學家們在對著作進行評價時,為了避 免給作者帶來消極影響,而不去做一個批評家。甚至在受到邀請時往往以各種 理由婉轉拒絕。詹姆斯為了避免評價的不客觀性,提出了具體的行為規范:作 者不可自主選擇評價者。但是這一規則也遭到了后來的執行者的破壞。
      總體來說,兩戰之間的歷史學者在職業化的概念方面還是比較模糊混亂的, 甚至有人認為可不必堅持職業化的計劃。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客觀性在 兩戰之間的困境,加之客觀性與歷史學職業化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歷史學者 職業化信念的削弱帶來了人們對與之相關的客觀性思想的懷疑,這種客觀性的 危機又加劇了職業化的停滯。
      (三)二戰后職業自主化的逐步實現
      雖然此時的職業化并沒有完全實現,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這個時期職業 化確實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歷史學開始擺脫外界的控制、取得自主性、并且有 了 “評價論著的普遍標準和歷史研究的基本特質”①提高了歷史學的地位。也正 是因此這個時期的歷史學家開始重新建立起信心,“歷史學界因失去應有的地 位而產生了低落情緒……已經有了根本的逆轉”。②此時的歷史學家不再像前兩 個階段一樣重視職業化的各種表象特征,而是開始重視歷史學職業的自主性, 客觀性思想在兩戰之間的危機促使客觀性思想的重建,因此人們對客觀性也逐 漸有了新的認識,對于此事的客觀性思想,人們更多地是采取一種保留的態度。
      創辦通俗的歷史雜志,并在《星期六文學評論》中發表了一篇抨擊歷史學界的文章。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264.
      ②John Higham: History: professional scholarship in America, Charles Villag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3, pp65-66.
      1.快速成長的歷史學
      此時歷史學家對職業化的信心是可以用一些特定的標準進行衡量的。從歷 史學會的會員人數上來說,60 年代達到了 15000,增長速度也達到 90%;大學 教授的數量也一直呈增長趨勢,1940至1970期間人數增長了5倍,每年獲得歷 史學博士學位的人數由30年代的150人增長至60年代末的一千多人。
      歷史學界的迅速成長,也帶來了一些問題。一些著名的大學出現了研究領 域局限于一個方向的狀況,使得大學教授以及學生們的研究領域越來越窄,但 是專門史研究的著作和期刊卻越來越多。歷史學會內部的職業由二戰時達不到 人數要求變成現在的由幾所名牌院校的歷史學家所壟斷。
      與歷史學界規模的快速增長相比,歷史學家的待遇卻相對增長較慢,直到 1957 年,由于冷戰的持續發酵,美國開始增加對科研的投入。雖然此時的就業 市場還在延續40年代的蕭條之境。但是職業自主性已經趨向明顯,“特別是給 予出國研究生的資助,已經有了穩步的上升”。①
      與兩戰之間雇傭工作人員需要經過私人資助者的批準衍變成行政官員在聘 任教師時會越來越多的尊重各系的意見。這種變化彰顯了聘任制度的變化,過 去那種帶有個人偏好的資助也逐步轉變成按照同行評價分配科研基金的制度。 雖然在大學中歷史仍是以教學為主,但是相比二戰時期歷史學家的工作中心已 經開始逐步轉向科研。學校的聘任制度越來越公平。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的歷史 學界已經開始有猶太學者進入。
      兩戰之間的反猶主義也給美國的歷史學界帶來了不良影響,但是此時美國 史學界反猶主義的行為給美國史學帶來影響卻相對減少,戰后美國著名大學歷 史系教師中,猶太人所占比重達到22%, 60年代美國優秀著作中猶太人的著作 占 40%,尤其是在現代歐洲史中占據重要地位。但是此時美國歷史學界的排猶 主義并沒有消失,只是持有這種偏見的人越來越少,并將這種偏見隱藏的越來 越深。
      歷史學界在對待新生力量時普遍存在著這樣一種印象:逐漸開始堅持一視 同仁。從出身來說,戰后歷史學界的研究生與其他專業相比出身較低。但是從 性別來講,在戰后歷史學界婦女所占比重急速下降:由1949年之前婦女所占比 重的20%到1965年的12%,②但是在當時普遍存在的''一門職業的地位得以提 高,往往取決于它在多大程度上屬于男性的職業”的觀點,雖然這個看法在現 在看來是荒誕的,但是在諾維克甚至是當時的歷史學界看來都是不言自明的, 因此諾維克也將婦女在歷史學界所占比重的下降作為歷史學職業化的一個重要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362-362.
      ②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365-367.
      標志;關于地區主義也是兩戰期間職業化停滯的一個重要表現,但是在二戰后 地區主義逐漸削弱,“全國化”這一思想正在逐步得到更多的認可,以密西西 比河谷歷史學會為例,50年代學會內部展開了爭論,直到50年代中期主張將該 學會變為全國性組織的呼聲占據上風,雖然還沒有取得全面勝利但是已經可以 看到前景是明朗的。
      2.放棄壟斷后的歷史學
      職業化的目標正在逐步實現,這極大地鼓舞了學者的士氣,但是對于歷史 教學和歷史研究壟斷一直沒有實現。雖不情愿但是歷史學家們仍然放棄了在中 小學的歷史教學中的壟斷。此時的中小學的社會研究課程已經取代了歷史教學, 中小學的歷史教學權威已經被教育家獲得。這就造成了中小學生“對美國的歷 史一無所知”。①因此部分歷史學家開始出來呼吁改變歷史教學在中小學被社會 教學取代的狀況,但是大多數歷史學家是反對這種主張的。因為在多數歷史學 家看來對中小學生進行美國史培訓是毫無意義的。這也導致了由內文斯和《紐 約時報》發起的爭論因史學界內部的不支持而失敗。②隨后歷史學爆發了另一場 歷史學界收回中小學歷史教育壟斷權的運動,但是這場運動也僅僅得到了和先 前那場運動一樣的結果,多數歷史學家仍然采取的是謹慎的態度。歷史學界終 于在50年代放棄將中小學歷史教學的權威納入歷史學家職業化的規范。
      與放棄中小學歷史教學的壟斷權相比,對于放棄普通讀者這個廣大的市場, 歷史學家要平靜的多,因為20世紀初美國職業化初期,歷史學者就主動放棄了 普通讀者這一市場。因此業余歷史學家的著作一直處于暢銷書的行列,僅有極 少數職業歷史學家的著作能夠吸引大批讀者的眼球。這種狀況直到50年代平裝 書的出現吸引了大批學生對專業著作的喜愛才稍稍得以改變。
      正是由于歷史學家們放棄了對中小學歷史教育和普通讀者這兩個市場的壟 斷,促使著歷史學內部開始對職業化的學術規范展開新的探究。
      專業的歷史著作比過去更加關注于學術性,對于讀者歷史學家也開始更加 針對專業性的學者,開始不再糾結于大眾讀者的情感和輿論而開始轉向真正有 意義的歷史研究。歷史學家們開始真正解脫自己,僅僅為同行寫作。對于歷史 學家,研究歷史與現實之間也存在著爭端,歷史學家在“為研究歷史而研究歷 史”,從而在相對主義之間舉棋不定。歷史研究究竟是應該保持客觀性研究過 去還是應該關注現實這個問題在史學家之間展開了討論。直到60年代初,歷史 學家對于客觀性不再像二戰時期那樣執著。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369.
      ② 針對美國中小學生對美國歷史的無知狀況內文斯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寫給美國人的歷史》 (American History for Americans)呼吁美國應該強制性的推行美國歷史教學。但是卻遭到大多數歷史學 家的反對,甚至一些歷史學機構都采取措施避免卷入這場爭端。
      兩戰之間的學術成果在數量和質量上都不盡如人意,但是二戰后這種局面 得到了極大的改變。學術成果的質量也出現了兩極分化,據諾維克記載,杰克•赫 克斯特對此時著作的質量分為兩類,一類是“令人窒息又毫無創意”的作品, 第二類著作則是“稱職、精力充沛和思想豐富”。①此時的歷史學家為了避免出 現第一類著作,而開始關注歷史系研究生。不同學校對研究生的錄取是不同的, 弗里茨•斯特恩就曾抱怨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生錄取比例過高,不僅如此,歷 史系研究生對待原創性和創新性時也不甚在意。但是第二類著作更能引起重視。
      相對主義對二戰后歷史學的進步表示懷疑。雖然相對主義承認歷史學作為 一門基礎性的學科,所獲得歷史知識是不斷增加的,但是這些歷史知識卻不是 以當前文化為標準。相對主義者所主張的歷史學是能夠適應社會變化的,并以 當前需要做為標準。
      相對主義給歷史學帶來的影響并沒有消失,批判者們仍然對相對主義展開 批評。比爾德、貝克爾甚至是克羅齊和杜威等都受到了批判,甚至連草原派的 馬林也開始批評相對主義。但是只有少數歷史學家圍繞相對主義進行論述。歷 史學家在強調不能過于沉迷于哲學的同時對客觀性這個問題也越來越謹慎,歷 史學家普遍的做法是不再明確的表示自己堅持客觀性思想而是用一些溫和的中 性詞來表達自己的態度。最終歷史學家對待相對主義就像奧斯卡•漢德林所說 的那樣采取漠然的態度,批判只會使它變得更加囂張。歷史學職業化過程中自 主化的獲得也大大改善了客觀性的狀況。客觀性也在相對主義的影響下開始重 組。
      (四) 60年代以來歷史學的碎化
      40 年代至 60 年代之間的肯定和共識與客觀性的初衷是一致的,但是在 60 年代以后,美國歷史學界的同時遭到了破壞。從60年代開始,客觀性就受到了 強烈的沖擊,客觀性的學術標準受到敵視,一些學者公然向客觀性的規范發起了 挑戰。
      1.歷史學分支的細化
      70 年代開始,歷史學界出現了過剩的現象,不僅學術成果出現過剩就連大 學生和研究生的就業都出現過剩現象:“就業狀況的惡化達到了最嚴重的程 度……1970年,美國歷史學會的年會能提供的職位有188個,但有2481人申請”。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377-378.
      ①而且即使是順利找到工作的畢業生,生活水平也難以得到保障。與60年代的 繁榮相比較歷史系教授的工資已經出現嚴重下降。雖然整個學術界都出現了蕭 條的景象,由于大學中學習歷史的人數下降,②越來越多的中小學也開始取消職 業歷史學的課程。再加上教師的工資與學生數量的多少緊密相關的政策,造成 了歷史學教師的工資卻要遠遠低于經濟學等自然科學學科教師的工資。為了吸 引大眾對歷史學的重視,歷史學會開始創辦通俗雜志,但是也以失敗告終。比 學術蕭條更嚴重的是歷史學地位的下降,這甚至比工資水平的下降更讓歷史學 家感到憂心。
      歷史學科形成后,在歷史學家的努力下開始有了自己的研究對象和研究方 法,并在歷史學者之間形成了一個共同的認知。但是這種認知卻在 20 世紀 70 年代開始瓦解,雖然這種信念的瓦解并不僅僅出現在歷史學這一個學科但是在 歷史學表現地最為明顯。
      歷史學家面對歷史學界混亂頓感失望。歷史學不同的研究領域互相分離, 彼此之間缺乏協調性,甚至連最基本的連貫性也消失。歷史學內部的分裂已經 形成,歷史學家對美國歷史學會的興趣已經被各種專業歷史學組織取代,甚至 歷史學年會也失去了原有的意義。就歷史學專業來講,學科的設置也發生了變 化,課程設置越來越細的同時也帶有一定的隨意性。由于歷史學家對史料的要 求比其他學科要嚴謹,但是后來由于專業著述的增加,歷史學者們并不能夠完 全掌握自己專業的資料,這也是歷史研究范圍越來越窄的一個重要原因。
      自60年代開始歷史學的研究領域就不斷的擴大,這就造成了專門化和碎化, 造成了 80年代歷史學家研究主題的分散,最終導致歷史學家共同歷史意識的消 失。“歷史學向新領域的擴張不可避免地造成歷史學家跨越學科的界限……它 自己的邊界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滲透不少歷史學家開始涉獵其他學科領域”,③ 各學科之間的界限逐漸模糊。同時其他學科也開始進入歷史學領域。就歷史學 內部來說,越來越多的分支學科也造成了歷史學界交流的困難的問題。但是歷 史學家最開始的目標是建立一種有凝聚力的歷史學。按照最初的設想,歷史學 內部還應具有統一的評價標準,歷史學應該是建立在整體性之上的一門學科。 但是這個時期的歷史學與上世紀80年代的歷史學相比已經悄然改變。
      在諾維克看來,雖然歷史學界處于一個相對來說比較混亂的時期,但是歷 史學界仍然是一個整體,多數歷史學家對歷史學界的忠誠還是值得信賴的,但 是也有歷史學者并沒有表示出對歷史學科表示忠誠。歷史學界也像其他學科那 樣發生了碎化而且比其他學科的碎化更為嚴重,不可避免地會出現一些橫向的
      ①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574.
      ②在整個70年代,主修歷史學的大學本科生減少了近三分之二, 80年代中期,美國歷史系本科生的入學 人生持續減少。
      ③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584. 分裂,盡管美國歷史學會一直以來都極力避免這種狀況的發生,但是歷史學的 整體性遭到破壞卻是不爭的事實。
      2.普遍論與特殊論的對立
      普遍論是構成客觀性的重要支撐,而特殊論作為普遍論的對立面被視為客觀 性的挑戰。美國歷史學家更重于普遍論的規范,并以這一規范在歷史學界的發展 中得到的增強而感到驕傲。不僅在美國職業化的過程中,作為普遍性的發展,大 批猶太人也進入歷史學界,區域性逐漸被全國性所取代。但是當黑人和婦女進入 歷史學界時則是對普遍論的挑戰,因為他們都強調自己團體的特殊性,特殊論得 到公開表達。
      黑人史學家主張應該由黑人來書寫黑人的歷史,但是這種規則卻在60年代 被打破。這引起了暴力派的強烈不滿,他們的不滿不僅針對試圖寫作黑人歷史 的白人史學家,甚至包括反對種族隔離的黑人史學家。這種反抗起到了一定的 效果,黑人研究成為一門專業課并且教授者和學習者僅僅局限于黑人。但這種 狀況僅僅到80年代就發生了急速變化,不僅敘述成果的數量減少,教授和學生 們也失去了對這個專業的興趣,甚至有些學校取消了這個專業。同時期一些年 輕的白人和猶太人歷史學家也開始研究黑人史,他們的著作不盡相同,猶太人 的著作大多以描寫黑人的經歷為主。新黑人史最大的不同在于黑人與白人一樣 都成為心理健全的主體,且將研究領域拓寬到黑人文化和社區后來還擴展至宗 教和傳說。①新黑人史強調黑人的反抗精神和獨立性,并且稱贊黑人。綜合來看, 黑人史研究中最大的爭論點就是黑人的自主性這一話題。諾維克認為在黑人史 研究中最重要的兩位史學家約翰•布拉欣加姆與納丹•哈金斯都堅持了學術活 動的客觀性。
      婦女史與黑人史都是特殊論的體現,但是兩者之間卻存在諸多不同。從研 究主體來說,婦女史具有專門的組織機構;從研究內容上來講,并不像黑人史 學家那樣極力主張將黑人史研究控制在黑人手中。②女性歷史學家的女權思想并 不是體現在史學所有方面,僅僅體現在婦女史的研究過程中。也就是說女權思 想的影響要比黑人史學小的多。
      婦女史與黑人史一樣都是反對普遍論提倡特殊論的,但是婦女史研究并沒 有像黑人史學那樣獲得研究自主性,并且婦女史研究并沒有一個確切的含義, 具有女權意識的女性歷史學家之間是一種非常團結的團體。
      婦女史的一些主題與黑人史是相通的,他們都強調自己這個團體受到的壓
      ①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484.
      ②婦女史學家并不都研究婦女史,老一輩的婦女史學家中,大多數不從事婦女史研究甚至反對將婦女史研 究作為一個專門的研究方向。
      迫、做出的貢獻、文化的相對獨立性等方面。但是婦女史研究在史學上卻一直
      沒有引起重視,諾維克認為與黑人史學相比,女權主義歷史學家并沒有認識到 婦女之所以受到壓迫是由于社會上男性的家長地位。并且與古老的種族問題相 比,性別歧視在社會中正以我們普遍認知的方式存在,但是無論是男性還是女 性都不承認這種歧視。
      對于歷史學界,客觀性是指達成共識的、沒有爭議的。但是后來超現實主義、 相對主義等思想的發展,史學界所達成的共識遭到了破壞。就造成了客觀性的危 機,再加上特殊性嚴重沖擊了客觀性的哲學基礎。歷史學界思想的多元化就造成 了歷史學界的分裂。
      三、諾維克論述的特點及評價
      (一)諾維克論述的特點
      1.以時間為軸展開論述
      諾維克在書中,將美國史學界自1884年美國歷史學會的成立標志著美國歷 史學職業化的開始或者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是19世紀末客觀性思想傳入美國 也可以作為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開端,直到20世紀60年代歷史職業的逐步碎 化也就是客觀性的危機時代為終端,詳細描述了一個多世紀以來美國歷史學職 業化的進程以及客觀性在美國的際遇。為了方便讀者理解,也為了更好地進行 敘述,諾維克將美國歷史學界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一戰前,兩戰之間、 二戰后、60年代以來,時間界限鮮明。在進行劃分的過程中,他自己也承認這 種劃分是人為的。
      正如前文提出的,諾維克認為客觀性在美國史學界職業化的進程中起到決 定性的促進或者是阻滯的作用,即便諾維克在劃分這四個時代時主要依據的是 客觀性思想在美國的際遇,因此也可以認為諾維克的這種劃分是依照美國歷史 學職業化的發展歷程而劃分。這一點我們可以從《那高尚的夢想》一書的目錄 部分得到答案:
      第一篇 客觀性的加冕
      第二篇 受圍困的客觀性
      第三篇 客觀性的重建
      第四篇 客觀性在危機中①
      既然諾維克要闡釋一個世紀以來美國歷史學界的發展,就避免不了對這個 時期歷史學界發生的事情進行詳細的論述。這也就是說在諾維克劃分的每一個 小的時間段里都需要進行細致的描寫,因此諾維克又將自己所劃分的每一個時 間段分為幾個小標題進行寫作,其中每一章都涉及到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進程的 描述,對于這些較小的主題以及思想的發展也是以時間為序層層剖析進行論述。
      ①[美]彼得•諾維克:《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目錄首頁。
      因此這本書雖然是一部相當有分量的大部頭的著作,但是讀起來能夠輕而一舉 地梳理出文章線索。
      諾維克曾經不止一次表示,客觀性作為職業化的核心內容,客觀性在美國 的傳播與職業化進程有緊密聯系。諾維克的這本書雖然是一部長篇巨著,但是 讀起來卻并使人感到枯燥,書中提到很多的歷史學家,但是并沒有給人一種簡 單羅列繁冗的感覺。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諾維克在論述的過程中,以客觀性 發展為線索,中間穿插了對各史學家的評述,在對各個歷史學家進行描述的過 程中諾維克并不是簡單的介紹其思想而是以歷史學家之間的論戰為基礎借此描 述其史學思想。
      2.客觀性與職業化相結合
      對于諾維克將客觀性與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結合起來進行論述追根溯源,是 由于兩者都來源于德國,都是受德國影響而發展起來的。美國的客觀性思想深 受德國“蘭克學派”的影響,由留德的美國留學生引入美國。而職業化這一進 程又與德國有不可分割的關系,尤其是美國歷史學職業化初期的大學主要是受 德國習明納爾討論班的影響而建立的,更不用說美國歷史學會與《美國歷史評 論》也都是受到德國的影響,因此這種將兩者結合起來的寫法頗具研究性和創 新性。
      彼得•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的導論部分就明確提出了自己寫作 本書的主要內容。他明確指出在書中主要探討的內容是客觀性這一哲學觀念在 美國歷史學界傳入、受圍困、重建的過程。
      雖然諾維克在書中多次強調客觀性,書中也涉及到很多歷史學家的著作, 但是諾維克關注的重點并不在于他們的著作是否包含客觀性,他所關心的僅僅 是這些史學家以客觀性為武器進行的爭論,以及這些爭論與職業化的關聯。
      而關于客觀性與職業化進程的關系,諾維克在論述《那高尚的夢想》一書 的寫作目的時明確表示:
      本書還要討論這一觀念以什么方式推動了(或有時阻滯了)職業化歷史
      學的學術發展。①
      在這一過程中,美國史學界的職業化一直對客觀性產生著不同的影響。他 始終堅信職業化與客觀性兩者之間有著緊密地聯系,早期由于客觀性思想的傳 入,強調歷史認知的無爭論性,這也就促進了歷史學職業化的發展,因為職業 化的最初目標就是建立一種無爭議的學科規范,由于職業化規范的建立,促使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1. 31
      歷史學家增加了對歷史學科的認同,也就促進了客觀性思想的傳播。兩戰之間
      由于在職業化的過程中,從一些指標來看歷史學家的社會地位下降,造成了歷 史學家對客觀性思想由一戰前的樂觀轉向消極,客觀性思想受到圍困。二戰后, 由于歷史學家放棄了對職業化一些顯性因素的壟斷權,轉向重視歷史學職業蒜 的自主性,客觀性思想在此時也開始重建。自60年代以來,歷史學在職業化的 過程中由于分支越來越細化,與其他學科之間的關聯越愛越密切逐步產生了交 叉學科,這種特殊性重歸了客觀性思想的基礎普遍性,客觀性因此就處于危機 中。
      職業化和客觀性之間是一種相互關聯的關系:兩者“在占據優勢的時候能 相互促進”、“職業化的信念遭到削弱,結果,與它有關的各種原理(客觀性 原理)都開始連帶地遭到懷疑”,①在二戰后歷史學科的職業自主化大大提高, 歷史學家深信,歷史學作為一種學術性的職業,正在走向不斷確立客觀歷史真 相的方向。近代以來,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程度不斷提高,但是建立在普遍論 基礎上的“客觀性”遭到了特殊論的挑戰。
      對于諾維克將兩者結合起來的做法,歷史學家們也給出了自己的評價,黎 學軍在文中指出:
      諾氏認為,職業化與客觀性的關系,是一種復雜的符號性關系,史學
      界對客觀性的追求推動了職業化的進程,兩者相得益彰……美國史學界
      為建立“客觀的”史學根基,大力推動職業化進程……核心目的就是確立
      學科的唯一權威性,在職業化以前沒有“客觀性”可言。②
      3.富有批判性的闡釋
      諾維克在書中,對于客觀性才去的是一種富含批判性的評論。從本書的題 目我們就可以窺探出諾維克在本書寫作時的態度。將客觀性比喻為一種“夢想” 和“神話”,預示著客觀性的高不可攀。而且對于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這個問題, 諾維克并不認為歷史學時會隨著時間的前移而逐步發展的。對于海厄姆在《歷 史學》一書中對歷史學持肯定態度是不認同的。他認為歷史學的發展是一種昏 花的過程。
      對于同行約翰•海厄姆的《歷史學》一書,諾維克毫不客氣的指出是為同
      行“歌功頌德”的一部著作,《歷史學》一書主要是為歷史學同行進行肯定。
      ① Peter Novick,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pp205.
      ②黎學軍:《<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論析》,《史學理論研究》2011年第2期, 第133頁。
      諾維克認為海厄姆的這部《歷史學》是一部受到社會意識影響的“專業史”。 諾維克與海厄姆在對歷史學職業化這一問題上存在著不同的看法,對于諾維克 的這種說法,海厄姆并沒有表示不滿。他認為自己是“更強調認同”,①海厄姆 表示諾維克更多的是旨在揭示差異。
      在諾維克看來,為了達成自己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可以置身事外的堅持超然 的態度完成對美國歷史學職業化過程的闡釋。對于專業史,諾維克認為是社會 實踐者所述寫的著作,受到“古為今用”思想的影響,除了歌功頌德外有時也 會對當今世界的主流思想發起詰難。而與專業史相比,歷史學家所書寫的學科 史則相對來說更能體現出作者“超然的態度”。
      為了堅持超然的態度,諾維克將本書寫作成一部學科史。在書中堅持以尖 銳的態度對待客觀性問題和同行。
      除此之外,諾維克在論述的過程中富有批判性的論述,以及在論述的過程 中鮮少研究古典和中世界史學家都是他論述的特點。諾維克可以說是在美國歷 史學界非常重要的一位史學家,他的著作《那高尚的夢想》更是研究美國歷史 必不可少的書目。
      除此之外,諾維克在論述的過程中鮮少研究古典和中世界史學家都是他論述 的特點。諾維克可以說是在美國歷史學界非常重要的一位史學家,他的著作《那 高尚的夢想》更是研究美國歷史必不可少的書目。
      (二)對諾維克論述的評價
      1.忽略了檔案在職業化初期的重要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檔案在歷史學研究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巴勒克拉 夫在自己的著作《當代史學的主要趨勢》中曾說:“總的來說,歷史學家要依 賴檔案工作者去獲得自己需要的史料”。②也就是說檔案工作者的工作非常重要, 為史學家的研究工作提供了基礎。
      二戰后,在美國歷史學界相應的在學術成果中,檔案的數量相比于前時代 明顯增加,造成這種現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歷史學研究的重心發生了變化, 轉移到檔案研究中,傳統的政治史研究也開始轉向經濟史和社會史,因此檔案 在此時的研究過程中就顯得尤為重要。
      兩戰之間,美國歷史學會的會刊雜志《美國歷史評論》中刊登了大量檔案 類的成果,或者說美國歷史學界此時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原始檔案的整理。
      ①章可:《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東方早報》,2009年12月27日第B10版,第3頁。
      ②[英]杰弗里•巴勒克拉夫:《當代史學主要趨勢》,楊豫譯,上海:上海譯文岀版社,1987年,第292 頁。
      對此,諾維克與美國史學家納斯和房龍等人持有不同的觀點。與諾維克不同的
      是他們反對當時盛行的二手文獻脫離了真實的歷史事實觀點。但是他們之間也 存在共同點就是他們都對檔案的真實性感到懷疑。歸根結底就是他們不相信客 觀性的存在,堅決不承認歷史學者在闡釋歷史過程中能夠完全擺脫社會意識的 影響。
      諾維克將客觀性思想與職業化放在一起,主要是為了建立歷史學的權威性, 因為客觀性的思想就是不容置疑的,因此將客觀性作為職業化的核心內涵。雖 然“客觀性”存在著很多的解釋,但是正如前文我們所指出的那樣,“客觀性” 則意味著沒有爭議性,得到普遍認同的。為了保持客觀性的權威,20世紀初的 歷史學家進行了一系列的資料整理,并將其作為主要的研究工作。對于史料大 部分史學家的態度是相當重視的。
      如前文所述,諾維克雖然在書中引用了大量的著作,但是他本人卻忽視了 檔案在職業化初期的重要作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中鮮少涉及到關于檔案 在職業化中作用的內容。但是指的注意的是史料在保證史學客觀性方面卻發揮 了重要作用。
      在諾維克看來,當時的歷史學家更注重的史料的積累,并不進行以史料為 基礎的研究工作,他們把這種史料的積累當成是一種集體活動。諾維克認為當 時的史學家所做的工作只是為歷史學的建設添磚板瓦,并不關心他們會建成一 個什么樣的建筑。由此不難看出,諾維克對于有些歷史學家的史料整理工作并 沒有認同,更沒有了解他們的作用。這就不難理解諾維克忽視了美國歷史學職 業化過程中,檔案整理的作用。
      2.翔實史料支撐下的論述
      諾維克為了能夠更加客觀地記錄美國歷史學界發生的變化,在論述時選用 的資料十分豐富,不僅包括一些在當世著名的書目和文章,甚至為了能夠更好 地了解當時的情況還引用了很多的信件,除此之外他也引用了一些報告,和采 訪記錄。
      首先從資料的種類來說,引用最多的除了當時一些非常著名的書籍以外, 最多的就是信件,因為在諾維克看來,信件能更好地反映一個人的內心世界; 為了更全面地了解學者的思想,諾維克還引用了大量的回憶錄和傳記,其中不 僅包括一些學者晚年自己所做也包括其他人對學者所做的傳記;為了更切當地 了解當時社會的狀況,諾維克在書中還引用了大量的會議報告;為更全面了解 史學界的發展狀況,諾維克在論文中還引用了一些對當時著名學者的一些采訪。
      諾維克的引用資料涉及的范圍也非常廣泛,不僅包括歷史學的書目,還包 括政治著作、哲學書籍、人類學著作、教育學著作、新聞學著作、博物館學著 作。除此之外還包括文學、生物學、物理學等學科的著作。
      諾維克在論述過程中,所引用的書目的作者并不僅局限于美國學者,還引 用了大量其他國家學者的著作。還包括德國人文主義學家庫爾特、英國學教育 學家數學學家皮爾森科、美國天文學家托馬斯• C.張伯倫等。
      諾維克可以稱得上是20世紀偉大的歷史學家,出身于歐洲史研究,后來轉 向美國史學研究,為了更客觀地記錄美國歷史學界20世紀以來客觀性在美國的 際遇從而作了《那高尚的夢想》一書。在書中,諾維克盡職盡責地完成了自己 設定的目標:他不僅完整地描述了客觀性自19世紀客觀性傳入美國直至20世 紀后三十年間客觀性在美國史學界傳播、遭遇危機等過程還詳細地闡釋了美國 歷史學職業化的進程。
      諾維克雖然在書中不止一次地表示客觀性僅僅是一種“神話”,是歷史學 家不可能到達的高度。諾維克對于客觀性持有一種否定甚至是一種近乎批判的 態度。但是諾維克在《那高尚的夢想》一書的導言中也表露出本書的寫作目的 是想盡可能將當時的狀況記錄下來,并不多作論述。諾維克的這種做法與書中 自己的觀點相悖。在書中他對早期職業歷史學著作僅僅記錄并不做評論的行為 表示極大地不滿。這也表明了諾維克雖然并不承認客觀性,并且深知客觀性的 缺點但不可否認的是諾維克自己思想中也存在著客觀性。他在書中也坦誠自己 僅僅是盡可能全面的記錄,并沒有夸大自己的工作給美國史學界帶來的影響。 對于諾維克來說,他并沒有徹底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客觀性因素,正是因為他對 客觀性思想的了解,所以他才極好地避免了客觀性的弊端。
      對于客觀性,諾維克有著強烈的不認同心理。他并沒有否認歷史事實的存 在,也就是說諾維克承認客觀事實的存在。但是他認為客觀歷史事實在轉化為 史料的過程中會發生改變,就造成了不客觀。這主要的原因就出現在記錄者身 上。因為從記錄者的角度來說記錄著只能是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體,而且這些歷 史學家并不能夠總是親歷事件現場,即便他們能夠作為現場目擊者也不能看到 事件的全貌。
      即便可以看到事件的全貌,也不代表著就可以客觀地記錄事件。在諾維克 意識中,沒有人會不受價值觀和文化背景的影響而做到完全客觀。因此,在不 同人的眼中存在不同的歷史事件,沒有人可以在歷史書寫過程中完全脫離個人 情感。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諾維克在介紹蘭克思想時,引用了“事情的本來面目” 這句名言,與其他大多數歷史學家相同,他僅僅引用了《拉丁與條頓民族史•前 言》中“如實直書”四個字,并以此來代指蘭克的史學思想。“如實直書”僅 僅是蘭克思想的片面,這只能表明蘭克的一種愿望他希望歷史學家在研究過程 中可以堅持客觀性的思想,他從來沒有表明自己做到了“如實直書”。諾維克 與托馬斯•哈克斯的觀點類似,都秉承著客觀不等于中立的立場。諾維克在《那 高尚的夢想》一書中極力反對客觀性思想,但是卻堅稱自己將堅持中立的態度。
      雖然諾維克是反對客觀性的,但是并沒有將客觀性作為洪水猛獸,仍然將 客觀性合理的部分,或者說他自己所理解的客觀性思想體現了自己的作品中。 對于歷史學職業化的過程,諾維克顯然是將其與客觀性結合在一起,認為客觀 性是職業化的核心內涵,兩者之間的關系密不可分。
      對于職業化的論述,不少美國歷史學家也有涉及,諾維克用了“歌功頌德” 來評價海厄姆在 1965年出版的《歷史學》一書,認為海厄姆的這部《歷史學》 是一部受到社會意識影響的“專業史”。諾維克與海厄姆在對歷史學職業化這 一問題上存在著不同的看法,對于諾維克的這種說法,海厄姆并沒有表示不滿 他認為自己是“更強調認同”,①海厄姆表示他更多的是旨在揭示差異。
      對于諾維克在書中對于美國職業化問題的論述,雖然并不占據本書的大部 分但也是極為重要的部分。諾維克以時間發展為順序,以詳實的史料為基礎, 以客觀性的際遇為線索,詳細地描述了美國史學家自19世紀職業化的發展歷程。
      諾維克在書中對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描述較為全面。從時間的角度來說, 自一戰前職業化的起步開始,經過兩戰之間的發展,一直到 60年代以后職業化 的分崩離析結束。從職業化的內涵來說,諾維克在職業化前期的論述中,詳細 論述了各種“顯性指標”的發展狀況,后期又論述了自主性這一關鍵要素的發 展。在關于職業化發展過程中,諾維克緊緊地與客觀性在美國的傳播聯系在一 起。因為在諾維克看來,客觀性是職業化的核心內涵。
      在本書的最后一部分,諾維克將碎化作為60年代以后歷史學職業化的特點, 并且對于這種碎化帶有消極的情緒。認為歷史學內部分支越來越細,歷史學與 其他學科之間的相互滲透越來越嚴重,交叉學科的形成是歷史學的挑戰。
      通過諾維克的闡釋,我們清楚的了解美國歷史學職業化的進程。短短一個 世紀,美國歷史學職業化就已經獲得了極大地進步,不僅培養出了大量的人才 而且還出版了不少質量上乘的著作,值得我們學習。諾維克對于美國史學職業 化的闡釋,是我們從事歷史研究的標尺。
      ①章可:《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東方早報》,2009年12月27日第B10版,第3頁。
      參考文獻
      (一)英文著作
      1.Cantor, N., The Meaning of the Middle Ages, Boston: Allyn and Bacon, 1973.
      2.Foner, E., The New American History Now,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11.
      3.Higham, J., History: professional scholarship in America, Char Villag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3.
      4.Novick, P., The Resistance Versus Vichy, The Purge of Collaborators in Liberated Franc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8.
      5.Novick, P., That Noble Dream: The“Objectivity Question" and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6.Novick, P., The Holocaust in American Life, Boston: Mariner Books, 2000.
      (二)英文論文
      1.Brogan, H., “Review, The English HistoricalRe^vie^, ” Vol. 106, No. 421 (Oct., 1991), pp. 1073-1074.
      2.Elton, G, “Review,”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 Vol. 49, No. 3 (Sep.,
      1989), pp. 775-777.
      3.Gordon, L., “Comments on That Noble Dream,”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3 (Jun., 1991), pp. 683-687.
      4.Haskell, T. L. “Objectivity is not Neutrality: Rhetoric vs. Practice in Peter Novick's That Noble Dream,” History and Theory, Vol. 29, No. 2 (May, 1990), pp. 129-157.
      5.Higham, J., “Review,”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Vol. 62, No. 2 (Jun.,
      1990), pp. 353-356.
      6.Hollinger, D.A., “Postmodernist Theory and Wi s senschaftliche Practice,”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88-692.
      7.Hexter, J. H., “Carl Becker, Professor Novick, and Me; or, Cheer Up, Professor N,”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75-682.
      & Kedar, A., “Review,” Poetics Today, Vol. 11, No. 3 (Aut, 1990), pp. 717-718.
      9.Lichtenberg, J., “The Will to Truth: A Reply to Novick,”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Vol. 560, The Future of Fact (Nov., 1998), pp. 43-54.
      10.Matthews, F., “Review,” Isis, Vol. 81, No. 2 (Jun., 1990), pp. 313-314.
      11.Megill, A., “Fragmentation and the Future of Historiography,”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93-698.
      12.Noble, D.W., “Perhaps the Rise and Fall of Scientific History in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Profession,” 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 Vol. 17, No. 4 (Dec., 1989), pp. 519-522.
      13.Novick, P., “My Correct Views on Everything,” The American HistoricalRe^vie^, Vol. 96, No. 3 (Jun., 1991), pp. 699-703.
      14.Novick, “P., (The Death of) the Ethics of Historical Practice (And Why I Am Not in Mourning),”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Vol. 560, The Future of Fact (Nov., 1998), pp. 28-42.
      15.Novick, P., “Response to Lederhendler and Lang,” Jewish Social Studies, New Series, Vol. 7, No. 3 (Spring - Summer, 2001), pp. 169-179
      16.Novick, P., “Review of Books,” The American HistoricalRe^vie^, Vol. 107, No. 1 (February 2002), pp. 156-157 .
      17.Turner,S., “Review,”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95, No. 2 (Sep., 1989), pp. 539-542.
      (三)中文譯著
      1.[美]彼得•諾維克:《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 楊豫譯,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1年。
      2.[英]理查德•艾文斯:《捍衛歷史》,張仲民等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 版社,2009年。
      3.[英]E.H.卡爾:《歷史是什么?》,陳恒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4年。
      4.[美]方納等著:《新美國歷史》,齊文穎等譯,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8 年。
      5.[美]格特魯德•希梅爾法布:《新舊歷史學》,余偉譯,北京:新星出版社, 2007 年。
      6.[英]杰弗里•巴勒克拉夫:《當代史學主要趨勢》,楊豫譯,上海:上海譯 文出版社,1987年。
      7.[美]J.W.湯普森:《歷史著作史》(下卷第三分冊)孫秉瑩、謝德風譯,北 京:商務印書館,1996年。
      & [英]卡爾•波普爾:《歷史決定論的貧困》,杜汝楫,邱仁宗譯,上海:上
      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9.[美]魯濱孫:《新史學》,何炳松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
      10.[法]馬克•布洛克:《歷史學家的技藝》,張和聲譯,北京:北京師范大學 出版社,2014年。
      11.[英]W.H.沃爾什:《歷史哲學導論》,何兆武,張文杰譯,北京:北京大學 出版社,2008年。
      12.[美]伊格爾斯著:《二十世紀的歷史學:從科學的客觀性到后現代的挑戰》, 何兆武譯,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6年。
      (四) 中文著作
      1.陳啟能:《二戰后歐美史學的新發展》,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5年。
      2.程群:《論戰后美國史學以 <美國歷史評論〉為討論中心》,北京:光明日 報出版社,2009年。
      3.郭小凌:《西方史學史》,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
      4.何兆武、陳啟能:《當代西方史學理論》,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3 年。
      5.何兆武:《歷史理性的重建》,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
      6.盛寧:《人文精神的困惑與反思一西方后現代主義思潮批判》北京:生活•讀 書•新知三聯書店,1997年。
      7.于沛:《20世紀的西方史學》,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年。
      & 張廣智、張廣勇:《現代西方史學》,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年。
      (五) 中文期刊
      1.陳新:《對歷史與歷史研究的思考一約恩•呂森教授訪談錄》,《史學理論 研究》,2004年第3期。
      2.程群:《<美國歷史評論>:第一份科學的美國歷史雜志》,《史學月刊》, 2004年第4期。
      3.鄧京力:《“挑戰”與“捍衛”之間一當代西方史學界對“史學危機”與“終 結論”的回應》,《鄭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年11月第 6期。
      4.樊書化:《美國歷史協會<美國歷史評論〉雜志簡介》,《史學集刊》,2008 年第03期。
      5.羅鳳禮:《當代美國史學新趨勢》,《史學理論研究》,1992年第2期。
      6.李劍鳴:《關于二十世紀美國史學的思考》,《美國研究》,1999年第1期。
      7.李霞、李恭忠:《歷史學的客觀性:后神話時代的思考》,《求實學刊》, 2002年3月總第29卷第2期。
      & 李劍鳴:《歷史解釋建構中的理解問題》,《史學集刊》,2005年第3期。
      9.李其榮:《從同一到多元的歷史軌跡一一美國多元文化主義管窺》,《中南 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25卷第4期。
      10.黎學軍:《那高尚的夢想“客觀性問題”與美國歷史學界〉論析》,《史學 理論研究》,2011年第2期。
      11.李剛:《美國檔案學史上的雙子星座一兼論早期檔案學家的專業認同》,《檔 案學通訊》,2010年第5期。
      12.錢皓:《科學史學與史學研究一美國科學史學的歷史地位》,《史學理論與 方法》,1998年第4期。
      13.任靜雯、楊旭:《簡評 <二十世紀的歷史學:從科學的客觀性到后現代的挑 戰〉》,《青春歲月》,2012年7月(上)。
      14.沈宗美:《對美國主流文化的挑戰》,《美國研究》,1992年第3期。
      15.孫衛國:《略述美國史學評論與總結機制》,《南開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4年第2期。
      16.王建華:《美國史學發展趨勢評說》,《世界史研究動態》,1991年第6 期。
      17.王希:《何謂美國歷史?圍繞 < 全國歷史教學標準 > 引起的辯論》,《美 國研究》,1998年第4期。
      18.王希:《多元文化主義的起源、實踐和局限性》,《美國研究》,2000年 第2期。
      19.王微:《歐美社會學傳統及對當代社會學理論發展的影響》,《河海大學學 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3年12月第4期。
      20.王恩銘:《也談美國多元文化主義》,《國際觀察》,2005年第4期。
      21.王邵勵:《特納的史學觀念與其編纂實踐》,《史學理論研究》,2010年 第3期。
      22.謝國榮:《1960年代中后期的美國黑人權力運動及其影響》,《世界歷史》, 2010年第1期。
      23.徐良:《科學化和職業化:美國歷史學學科的建立》,《史林》,2015年 第5期。
      24.余志森、包秋:《淺論美國多元文化主義》,《華東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 會科學版)》,1995年第6期。
      25.張廣智:《社會科學新史學派》,《歷史教學問題》,1998年第1期。
      26.章可:《歷史學的客觀性:夢想和現實》,《東方早報》,2009年12月 27日B10版。
      (六)碩博論文
      13.孟翊潔:《卡爾一埃爾頓論戰述評》,碩士學位論文,東北師范大學,2012 年。
      2.田志紅:《約翰•富蘭克林•詹姆遜史學實踐研究》,碩士學位論文,江西 師范大學,2015年。
      3.徐孝虎:《戰后美國史學的挑戰與應變研究(1945—2005)—以美國歷史協 會主席演說詞為考察中心》,碩士研究生論文,江西師范大學,2012年。
      4.易蘭:《蘭克史學研究》,博士學位論文,復旦大學,2005年。
      5.閆玉瓊:《約翰•海厄姆史學研究》,碩士學位論文,江西師范大學,2014 年。
      【本文地址:http://www.dnatongmu.com//boshilunwenzhuanti/lishixueboshiluwnen/5769.html

      上一篇: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歷史意識研究

      下一篇:歷史學視野下的中國知識界外交思想研究 ——1931-1945

      相關標簽: